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声望大涨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575 2020.01.11 12:46

  腊月二十四,小雪,无风。

  坞堡开工已经三天了,工地上热火朝天,一切顺利。

  我的眼线告诉我,摩西村正董格,昨天去了柳家。

  董格今天悄悄来工地,我注意到他找了匠长孙三福。

  这肯定有鬼。

  我带着颜隼,直接控制了董格,带回小院审问。

  开始他还大喊冤枉,失口否认捣鬼,不过在我面前,那都是徒劳的。我没用太多功夫,他就老老实实交代了。

  原来,柳家的大公子柳成椽,想看工程图纸,以此判断我们修的是什么。

  如果他知道我们修的是防御功能很强的坞堡,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

  我让董格写一张证明背叛柳家的“投名状”文书,按上手印。软硬兼施下来,董格不得不答应投靠我们。

  李洛警告他,如果三心二意,他不但丢掉村正的职位,还会死。

  我画了一张假的图纸,告诉他,这就是你该给柳成椽看到的。等到柳成椽发现不对,坞堡也已经修好了。

  我交代董格怎么应付柳成椽。他对柳家的人事很熟,我逼他说出一个可以拉拢的柳家心腹,让他交代对方的住址。我能感觉到,他现在很害怕我。

  最后,我给了他五贯钱。

  董格走后,颜隼对我说:“夫人,倘若他不听话,就让我亲自做掉他。”

  我看着像我弟弟一样大的颜隼,心道这少年怎么杀心这么大?

  逃犯却很高兴的说:“颜隼你很不错,以后有的是机会杀人。”

  颜隼听了竟然也很高兴。

  …………

  转眼就是四天过去,已经腊月二十八了。

  宅院已经初现雏形,但粮食也消耗的飞快。昨天,李洛又安排虎古带着几个乡勇,驾着两辆牛车去城里买粮食。

  附近的高丽村民,也开始羡慕乡勇有饱饭吃了。不少人要求来帮工,李洛同意了。他现在不心疼粮食,只希望坞堡尽快修好。

  这样一来,工程进度更快了。

  事实上坞堡没有成型前,参与的劳工也不知道修建的是坞堡而不是普通宅院。

  晚上,崔秀宁回来,李洛一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她有收获。

  “怎么样警察?”李洛问。

  “那人叫季丁,是柳成椽的庄园田长,平时很得柳家信任,柳家有什么消息,他也能及时知道。”

  “那他是怎么就范的?”

  “此人有贪墨嫌疑。根据他的性格一番威逼利诱,设置一个一个心理陷阱,让他无路可退,逼着写书信按手印。”

  “你和谁去的?”

  “颜隼,还有乌图的儿子颜仝。这两个半大小子还真狠,当时季丁要是拒绝,他们肯定会杀人。”

  “警察,你这么干不是刑警的做派,而是特务的做派吧?”

  “的确不是刑警的做派,可要说到操作技术,刑警和特务其实差不多。”

  “你的眼线目前总共有多少了?”

  “十几个吧。分外围,重要,核心三种。”

  “目前能起到哪些作用?”

  “港口,柳家,工地都在我监控之下,是交叉重叠监控。无论是海盗还是柳家的威胁,都有情报支持。一旦有可疑分子,立刻就会被逮捕。”

  “你的规划呢?”

  “转过年,江华山城就会布线,三个月之内,郡守府,仁州布线。半年之内,开京布线。一年之内,大都,日本也会布线。当然,这需要很多资金。”

  李洛笑道:“钱你不用担心,我有的是办法。按照你的计划,一年之内我们就有一个像样的情报机构。”

  崔秀宁道:“内外敌我,治安保密都要顾及到,尽量消弥一切隐患,逮捕嫌疑分子。”

  李洛问:“组织结构和名称呢?”

  崔秀宁解释:“我的章程是在正式组建情报机构前,必须先要组建一个组织。然后将情报机构纳入这个组织之下。”

  李洛拍手叫好:“这点我也想到了。情报机构很容易失控。一定要置于更高层级的组织之下。这组织就叫洛宁社怎样?”

  “洛宁社?”崔秀宁道:“这个不错,比较低调。我还以为你会取什么光复党,华复会这样的作死名字呢。”

  李洛无语:“我就这么白痴吗?取这样的名字不是嫌命长?”

  崔秀宁笑道:“行,体系的名称就定洛宁社。”

  李洛道:“社团的框架和章程我先出方案,到时你再修改完善。”

  崔秀宁点头,“我没意见。社团下面的情报机构,我拟定的名字叫特察局,你觉得如何?”

  “特察局…就是特务兼警察?”

  “对。情谍工作和本地治安都要负责。”

  “好。毕竟我也算乡长,本地治安肯定不能不管。”

  “李洛,还有两天就过年了,乡里很多人家已经断粮,会有人饿死。一旦死的人多了…”

  “放心吧,我已经召集村正开了会,我出五百贯,村正们一起出五百贯,凑齐一千贯,向断粮人家放贷,利息一成。其他富户也可以放贷,但利息不能超过一成。”

  “我赞成。这样我们没有损失,还有利息赚,又能帮他们度过难关,双赢。”

  “还不止如此。我这个都寨还能收获民望,以后做事更容易。”

  …………

  腊月二十九,一个消息迅速传遍整个摩尼乡。

  都寨大人牵头各村正,向断粮户低息放贷一千贯,来年秋收偿还,利息只要一成!

  有富户放贷者,利息也不得超过一成。否则严惩不贷!

  此令一出,顿时在整个摩尼乡掀起惊涛骇浪。

  都寨大人,英明仁慈,民之父母啊!

  这样一来,原来不少快饿死的人,就能熬着继续活下去!

  原来要卖儿卖女的人,就能家庭圆满。

  一时间,李洛的声望直线上涨,乡野一片赞扬。

  到腊月三十,借贷人都拿到了钱,少则一贯,多则两贯。当拿到低息救济贷款的时候,很多人都忍不住向着摩东寨李家的方向跪拜。

  别以为这是小恩小惠,在百姓看来,这是大慈大悲!

  以前闹荒年不是没有人放贷,可无一例外都是高利贷。九出十三归都算好的,更多的是折腰贷,借一还二,还利滚利。

  借一贯钱,可能要还好几贯,直接家破人亡,卖身为奴。

  与这些天杀的高利贷相比,一成利息还叫利息吗?而且还款时间放宽到明年秋收,这明显就是故意给百姓留活路了。

  宋记大店里,宋守业看着络绎不绝拿着贷款来买粮食的人,听他们说着都寨大人的好话,心里不禁有点后悔。

  说起来,都寨大人落魄时,还给自己写过对联,自己才给了他一点小钱。

  虽然当时他对李洛也很客气,但终究没能大方的雪中送炭。

  这才多久?李洛竟然当上都寨了。

  要是当时咬牙赌一次,他不就抱上大腿了?

  可惜啊!

  李都寨是仁州李氏出身,又如此会做官,定然前途无量。他怎不后悔错失良机?

  有人欢喜感激,有人追悔莫及,也有人咬牙切齿。

  柳家院内,得知消息的柳成明,气的摔了一只青瓷酒杯。

  “可恶!他让本郎君的钱贷给谁!不当人子的混账!”柳成椽简直是勃然大怒,再也顾不得风度的骂起李洛。

  今年歉收,乡民日子很难。柳成椽早就计划乘机放印子钱。

  他的主要目的不是用高利贷赚利息,而是要借此逼得贷款人为田奴,吞并田产。

  本来,这次高利贷放下来,来年一逼债,起码有几百人会沦为柳家田奴,那么不出三年,柳家就能再圈建一个庄园。

  谁知,这李洛突发善心的一个举动,就完全打破了他的计划。

  现在一千多贯低息贷款已经放出,他再也没有机会放高利贷了。

  可恶至极!

  “把董格这废物给本郎君叫来!混账东西!”柳成椽传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