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卖了三千贯!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470 2020.01.01 22:40

  李洛暗笑。传灯寺送出价值六七万贯的重礼,却不知八思巴不到一年就要死了。他这礼物送到根本没有价值。而且八思巴现在也不在大都,而是已经回到乌斯藏萨迦寺。

  “国师并不喜爱金银货币。不过国师喜爱举办大型法会,需要金银法器,金页,金丝,法衣。小子建议将金瓶银瓶全部铸造成法器。紵布染红可制僧衣。高丽青瓷和人参之类国师不喜,倒不必送。”李洛建议道。

  智海道:“原来如此。”说完面露难色。将金瓶银瓶铸造成法器,肯定会增加很多成本。3000匹紵布染红,又会增加很大一笔开支。

  李洛哪里不知道智海的顾虑?微笑道:“只要能让国师满意就成,到不必送的太多。小子知道高丽青瓷和人参之类国师不喜,倒不必送。这样就能减省一笔。”

  “果真?”智海问道。

  李洛确凿的说道:“这两样的确不用进献。”

  智海心里默算,如果减去青瓷和人参两项,一增一减后反而还能节省一万多贯。而且按照李洛所说,会更让八思巴满意。

  能花更少的钱,把事情办得更好,何乐而不为?智海顿时觉得找李洛是问对人了。

  “施主提议,甚是在理。”智海点头认可。

  李洛又道:“还有一事,好教大师得知。国师虽仍掌管佛政,然已不在大都,他两年前就回后藏萨迦寺了。”

  智海眉头一皱,“那这礼纲却是要送至乌斯藏,迢迢数千里,难免不出变故。”他自是相信李洛的话,因为这样的事无法撒谎。

  李洛笑道:“大师放心。礼纲还是直送大都,转交真金太子。真金太子和皇帝俱尊国师为师,尤其是太子向来与国师亲厚。太子见到礼纲,无需多说自会派遣护卫亲自押送赴藏。一来保险,二来能结交太子,三来也更让国师重视,岂不一举三得?”

  智海顿时目光一亮。这李洛说的很有见底,如果真能实施,可不就是一举三得?

  “真金太子性情如何?”

  李洛继续说道:“小子曾为太子储政院九品掾史,对太子稍有所知。其人不爱金银珠宝,不爱宝马海东青。太子仰慕汉儒,喜爱书法字画,古籍珍本。不过太子最爱的还是新奇之物。曾数次命人至西域南洋,搜罗大元未有之物。”

  智海沉吟不语。书法字画古籍珍本倒也罢了,可高丽也属于大元,哪有大元未有的新奇之物?

  “太子未见的新奇之物,高丽自是没有。也只能搜罗些书画古籍献上。”智海微叹。他很想借此机会结识到蒙元太子。有八思巴和真金两人说话,高丽禅宗和护国法师的事情自然更加顺利。

  李洛突然露出犹豫之色,慢慢说道:“这新奇之物,说起来小子倒是有一件。真金太子必未见过,定会喜爱。只是,此物委实难得,算是独一无二的稀罕物,小子也心有不舍。可事关我高丽荣辱,又知该效绵薄之力。”

  “哦?”智海微微一怔,也生出好奇之心,“小施主竟有此物?不知可否一观?”

  李洛看看边上一个伺候的小沙弥,故意作态迟疑。

  智海对几个小沙弥道:“你们出去吧。”心想这李洛到底有何新奇之物,竟然还要屏蔽左右?

  待到小沙弥离开,李洛才解下一直藏在腰间的“彩金宝带”,献给智海。

  “大师请看,此为‘彩金宝带’,出自极西之国已故皇家大匠师之手。”李洛说道,语气带着一丝颤抖,几分自得。

  这腰带李洛是在意大利买的,花了三万多美元,拿到现代都算是奢侈品。腰带扣是几种贵重金属合金,镶嵌细钻,蓝宝石,皮带材质是尼罗鳄皮,上面印制着精美的暗纹。

  “咦?此带倒真是稀罕之物,这材质犹如五彩霓红,非金非银。这宝石如此璀璨夺目,也不知是何物。皮质青蓝,大是古怪。还有做工,如此精巧,简直是鬼斧神工,竟似非人力能为啊.....”

  哪怕智海见多识广,看见‘彩金宝带’也忍不住啧啧称奇,大开眼界。

  这不怪他大惊小怪。古人哪里见识过彩色合金?更别说现代机床铸造的带扣了,那种精巧度和美观度对古人肯定有极大的视觉冲击。

  别看一条小小的腰带,那也是代表了现代制造技术。就算二十一世,仍然有很多发展中国家造不出这么好的腰带。

  李洛解释道:“大师好眼力。此金名叫五彩真金,只产极西海国,价值数十倍黄金。这宝石名曰金刚玉,亦只产此国,价值更是百倍黄金。此皮取自百年龙鳄,极其难得。”

  智海忍不住问道:“的确是难得的稀世之物,宫中御带也不能及。只是施主如何得来?”

  李洛正色道:“去年小子在中原,偶遇来自极西海国的人。自称是该国国王的使者,带了两船礼物万里迢迢来进贡。谁知海上遇到大风,贡礼全部沉入大海,幸好此带随身携带,没有失落。”

  “此人被过往船只救起后,因为失落两船贡品,罪大当死,所以不敢回国,也无法面见大元皇帝,只能滞留中原。他当时已经贫穷潦倒,见我出身富贵,又不像杀人夺宝的恶人,所以主动售卖此带与我。”

  “他说了此带来历,言称价值万贯。小子一番讨价还价,终于以三千贯的价格贱买了过来。因此物贵重稀罕,小子一直不敢出示。上次回国遇到强盗洗劫,连外套都被剥了去,竟然没被那些贼人发现此带,端的侥幸。”

  智海叹道:“原来海如此曲折。这带名为五彩真金带,倒是和真金太子相合,莫不是天意缘法?”

  李洛哎呀一声,装作恍然之态,“五彩真金,真金太子,哪能如此巧合?自然就是佛家缘法了,大师明见!”

  智海微笑道:“此物本是贡品,却流落民间。”他已存了势在必得的心思。智海也是很有眼力的。这绝对是稀罕物,他断定这东西就是忽必烈见了,应该也会喜爱。

  “小施主,老衲想以此带进贡元朝太子,可否转售于老衲?”智海突然说道。

  终于来了!

  李洛正等着这句话,“苦笑”道:“小子既然向大师出示此物,自然也是为了为我高丽禅宗。大师如此慷慨轻财,忍辱负重,小子又如何绵尽微薄?与其留着招灾惹祸,不如让大师做点事情。”这智海可是最好的买主啊,高僧到底是比世家强,起码不会杀人夺宝。

  不过他有点紧张。智海到底会出多少钱?

  “施主倒是颇有慧根。”智海微微一笑,也不与李洛计较,“老衲也不愿施主为难,就加一千贯,四千贯如何?”其实他当然知道李洛没有花三千贯。

  东西再好,终归只是一条腰带,又怎能真的价值万贯?

  李洛摇头道:“大师雅量高致,小子敬服无比。安能多受大师一文?小子只要三千贯,不至亏损便好。”

  智海大有深意的笑笑,心道此人倒也识趣。

  “如此,老衲就谢过小施主了,就三千贯罢。”智海一锤定音。三千贯当然不是小钱,但对于传灯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李洛暗自激动不已。成了!

  三千贯!

  这腰带原本卖个上千贯李洛就心满意足。想不到一番铺陈,竟能卖上三千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