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报应真快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3316 2019.12.16 20:14

  摩尼山脉蜿蜒二十余里,高四百余米,横亘江华岛北。这个时代的摩尼山植被丰茂,尤其是在江都时代被禁猎数十年,所以山禽野兽并不少见。

  但岛民却很难获取猎物,一来严禁挖陷阱,二来擅射者少,三来弓箭价高。哪怕一只野猪从面前跑过去,也只能干瞪眼。

  弓卡子虽然是个简单的发明,但这个地方的人还真不知道。

  李洛在积雪中跋涉六七里,进入一处山口时已近中午。上午还没有吃饭,等上到山腰,李洛肚子就开始造反了。

  “饿啊!”

  站在山上往东看,是窄窄海峡对面的一片大陆,那是高丽京畿道所在。往东看,是茫茫大海,隐隐看到几朵风帆。

  李洛离开崎岖的山道,进入旁边的林子,在密林中寻找野兽的踪迹。

  林子里面的积雪要浅很多,却很难穿行,李洛大袄已经被挂的稀烂。

  半个小时过去,李洛终于惊喜的发现了一堆新鲜的粪便,花生米大小,一粒一粒的。

  “这是兔子的便便?”李洛不敢确定,但肯定附近有猎物。

  李洛估摸了一个合适的位置设下弓卡子,用薄雪掩盖起来,然后将半升麦子掏出来放在中间。也没忘记折下一根树枝插在附近做记号。

  要离开时,李洛还是忍不住抓回一把麦子放入嘴里。

  最后,李洛清理了下脚印痕迹,退着返回,一边返回一面清除脚印。

  从密林里钻出时,这么冷的天他竟然出了汗。

  李洛刚刚回到山腰的山道上,就听到山下一阵銮铃声响,紧接着十几马就出现在眼帘,看样子绝对是奔着这处山口而来。

  看不清马上骑士的样子,但从闪烁的寒光来看,他们是带了兵器的。

  他们还带着两条狗,是上山打猎的吗?

  李洛没有多想,慢悠悠的往山下走。等走近些,才发现十二三个骑士都是披坚执锐,完全就是军士的装束。这些人气色红润身材精壮,与面黄肌瘦的村民迥然不同。

  看到李洛,这些骑士都是目露戾气,脸现骄态。

  他们不是什么好人。李洛一边走一边思索。

  “田奴!这往上的脚印,是你留下的么!”

  一个骑士手按刀柄喝问,似乎一个哆嗦就要拔刀砍人。

  “汪汪!”一条灰色恶犬也冲李洛狂吠,龇牙咧嘴。

  李洛心里发怒,一脸平静的说道:“在下上山时,也发现有脚印。想来在我之前有人上山。”

  这骑士冷哼一声,转头向被簇拥在中间的一个青年恭敬的说道:“二郎君,那贼子从这上山无疑了。”

  被称为二郎君的青年身穿华丽周衣,外套狐裘坎肩,头戴宽檐高冠。他眼睛狭长,神色倨傲,端坐在白马之上居高临下的俯视李洛,那目光似乎在看一条狗。

  “看到么?”二郎君问。

  什么?李洛不由愣了一下。

  “田奴!郎君问话为何迟疑?”之前那个骑士顿时大怒。

  另一个骑士也喝道:“见郎君不拜,要作死么!”

  李洛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丝笑容,拱手鞠躬道:“在下……”

  二郎君突然扬手一鞭子抽到李洛头上,虽然李洛带着帽子,这一鞭子也抽的他疼吸冷气。

  “小小田奴,也敢在我柳成俊面前自称在下?重新来过。”

  摩北寨柳家!

  一万头草泥马轰隆隆从李洛心头狂奔而过,践踏出滔天怒火。李洛极力压制反抗的冲动,浑身刹那间就滚烫起来。紧接着就松开紧捏的拳头,抬起一张惶恐不安的面孔。

  “小人见过二郎君,请郎君恕罪!二郎君是问小人有看到贼子吗?小人没有看见,只不过这山道之前的确有人先走过。”李洛没再冒充仁州李氏,不然这世家子一定会细细盘问,一旦被戳穿,就是天大的麻烦。

  “滚!”柳成俊面露厌恶的叱出一个“滚”,直冲冲的纵马而过。其实,他从始至终都没有仔细打量李洛。

  李洛赶紧闪过一旁,差点被马踏到。

  十余骑奔入山道不远,就一起下马,留下三人在山坳看守马匹,那柳二郎君带着剩下九人两犬一起上山。

  “快快上山,别让那贼子走远!”柳成俊的声音传来。

  李洛要杀人的目光看着对方的消失的方向,脸色有点狞狰。

  他李洛竟然被欺负了。

  奇耻大辱。

  这就是没有实力没有地位的代价么?李洛肯定,要是刚才他稍作反抗,落下的就绝对不是鞭子,而是刀子。

  好吧,一步一步来吧。慢慢来,不要急,不要死,先好好活下来。

  李洛平复好自己的情绪,慢慢走远了点。不过他没有离开,他现在已经关注上柳成俊,他想看看柳成俊抓回的是什么人。

  李洛在距离山口不远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歇息,这里离那三个留守看马的人不远,却也不容易被发现。

  三人的谈话借着风隐隐传过来。

  “雪上有脚印,又有猎犬,那人跑不掉。”

  “要是抓不住他就坏事了。”

  “二郎君是不是大意了些?该多带些人马。”

  “笑话,十人两犬抓一个人还不够么?人马太多没的引人猜疑。”

  …………

  从他们的谈话内容,李洛感觉被追的人不是一个贼那么简单,而是身上担着什么干系。会是什么呢?

  谁知,足足两三个小时后,柳成俊还没有下山。

  难道追到其他山头上,离这已经很远?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眼看快黄昏了,上山的十人仍然没有回转,留守看马的人也急了。

  正在这时,突然一人惊到:“灰狼怎么回来了!”

  李洛偷偷看去,那只之前冲他狂吠的灰色恶犬,竟然带着血迹跑下了山,一只羽箭赫然插在它的背上。

  “郎君遇袭!”

  “那人山上一定还有同伙!”

  “要是郎君死了,我们会被杀掉的!”

  “灰狼要死了。”

  “快上山救郎君!不然我们也没命。”

  三人反应也很快,连马都不再看管,抽出腰刀就往山上奔去。

  等三人消失,李洛走了过去,看到那恶狗血淋淋的躺在雪地,已经流血而死。李洛心中一喜,拔出恶狗身上的箭,赶紧挖了一个深深的雪坑把死狗埋起来,然后清除痕迹记住位置,打算夜晚无人时再来取。

  这条死狗最少有三十四斤肉,足够两人吃大半个月了。内脏还能便宜那只母狐。

  李洛眼馋无比的看看一群马,这该值多少贯钱啊!可惜目标太大,一匹都别想牵走,不然他和崔秀宁很快会出现在柳府地牢。

  随着又一个小时过去,山上却仍无动静,李洛就待不住了。

  那人一定在山上藏有同伙,柳家私兵大意之下,有没有可能全军覆没?

  如果是这样,他们杀了柳成俊和这么多私兵,一定不会继续滞留原地,而是赶紧转移,逃避柳家紧接而来的报复。

  假如这个推测成立,那么山上应该有死尸,有死尸就可能有遗物,比如铜钱。

  尤其是柳成俊这个富贵公子,可能会留下值钱的物件。

  其他不说,就是那件狐裘坎肩,就值不少钱。

  这些东西目标小,就是拿了柳家也不会知道是他拿的。

  可能还有另一条死狗,不对,是肉。

  当然,也可能都被另一活儿人当战利品搜走了。可是,谁知道就没有遗漏?

  要想活下去,最要紧的是钱粮。这就是个找钱的机会,干嘛不冒险试试看?

  李洛当然是个胆子很大的人,不然当初也不会犯罪。他没犹豫太久,就拿起那只箭,掖入大袄里,然后趁着现在没人赶紧上山。

  到山顶其实不需太久,李洛小心的上到山顶,哪怕早有心理准备,也有些惊心。

  首先看到四个私兵倒在山道上,他们要么脸上中箭,要么脖子中箭,应该都是被对方躲在两边密林里近距离射杀,都避开了盔甲防护。不用想也知道,对方不是一个人。

  李洛曾亲手杀过一个人贩子,并不怕死尸。可他只扫了一眼,就失望了。

  四个家兵的盔甲,全部被剥掉带走,几乎全光了,怎么可能有钱?

  再往上看,又是五具失去盔甲的尸体,到处都是血迹,在在积雪上显得触目惊心,几把豁口的直刀扔在地上,显然发生过激烈的厮杀。

  五具全部是跟柳成俊上山的家兵,原来九个跟他上山的家兵全部战死了。可是,却没有发现柳成俊。

  这家伙应该是被对方活捉带走了。你之前不是欺辱老子,鞭打老子吗?报应真快啊。

  还有条狗呢?

  还有后来上山的三个人呢?

  难道这次冒险的收获,就是几把残破的直刀?

  还是赶紧走吧,几把破刀总还能藏起来,到时换点钱不成问题。

  可正在这时,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完了,找不到郎君……”

  是那三个后上山的私兵!李洛想都不想就卧倒在地,滚向一丛灌木后面。

  PS:求推荐收藏!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