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两个人的除夕夜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548 2020.01.12 12:08

  董格来到柳府后,柳成椽已经恢复了冷静的风度,没有再责骂董格。

  毕竟李洛是董格的顶头上级,李洛命令村正们低息放贷,占了爱护百姓的大义,董格又如何能硬抗?

  再加上董格毕竟做着村正官,在柳家圈建庄园的计划中还有用,柳成椽自然不会让他太难堪。

  “老董,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柳成椽直接说道,他哪里知道董格已经成为崔秀宁的卧底?

  董格拱手:“请大郎君示下。”

  “你回到村里放出风声,就说李洛身家巨万,因为大宅还没修好,他的钱财都存在如今住的小破院里。”柳成椽道。

  “大郎君是打算让海盗知道?然后借海盗的手?”董格问。

  柳成椽笑了,“这是你猜的,本郎君何曾说过?”

  董格腹诽道:“朴家被灭也和你脱不了干系,你当我真不知道么?”

  心里这么想,口中说道:“小吏回去就散布消息。”

  在董格看来,柳成椽当然很不好惹,但李洛和那个李夫人更不按常理出牌,同样难惹。如今被那李夫人死死拿捏着,竟没了反抗的勇气,只能乖乖就范。

  那李夫人端的厉害,好像能看透他的心思,每句话都敲在他的软肋,让他不知不觉就上了李家的船。

  董格离开后,柳成椽又叫来一个心腹,让他去仁州。

  “过完除夕你就去仁州,散布一个消息,就说李洛靠着冒充仁州李氏,谋到了一个都寨的官职,此人打着李氏的旗号招摇撞骗,有损李氏颜面。”柳成椽吩咐。

  “是。”那心腹领命。

  一个私兵百长忍不住说道:“大郎君何须如此,干脆让奴才带兵直接将那李洛或抓或杀,岂非干净?”

  柳成椽笑骂道:“你这混账狗才,说话好没道理!李洛是郡守亲自委任的都寨,再小也是朝廷命官,我柳家私兵怎能直接抓杀?倘若此人真是出身李氏,岂非恶了仁州李氏?再说他如今三百乡勇摆在那里,你又如何能动他?此人妨碍了柳家的的谋划,必然要除掉的,但暂时不宜硬来。”

  私兵百长汗颜道:“是奴才短了见识。”

  旁边的庄园田长季丁,闻言垂下眼睑。此时季丁暗想,要是把这个消息报给李夫人,李夫人会给几贯赏钱?

  想到李夫人,季丁就有点冷。那女人真的很不简单。

  柳成椽自然更想不到,作为他心腹之一的季丁,此时也投靠了“李夫人”。

  这倒不是柳成椽蠢。

  现代刑警为了预防犯罪和侦缉犯罪,对安插眼线,渗透瓦解,信息情报,心理战术,讯问技巧等都要研究。

  这些听起来简单,但专业性极强。没有受过严格警务特务训练的人,既不会操作,也不知厉害。

  在情报和警务技术落后的古代,古人对特务工作并不重视。直到大名鼎鼎的明朝锦衣卫成立,真正的特务情报机构才走上历史舞台。

  董格和季丁第一时间就通过崔秀宁安排的联络人,将柳成椽的暗算透露给崔秀宁。为此,崔秀宁又花了十几贯的赏钱。

  李洛一点不心疼钱,因为这情报很有用,起码说明,柳家开始布局对付自己了。

  以前的都寨是柳家走狗,而他李都寨显然不是,这绝对妨碍了柳家的扩张计划,除掉自己,最少让他丢掉都寨官职,才符合柳家的利益。

  柳成椽连拉拢都不尝试,而是直接对付自己,说明柳成椽很有见底,他猜到自己不可能投靠,也就懒得做无用功。

  “柳家想引导海盗对我们动手。要是海盗近期来袭,我们还真无法抵挡。”崔秀宁担心的说道。

  董格当然不会再听从柳成椽的命令,散布“李家有钱,海盗快来”的流言,但肯定拖不了多久,过段时间柳成椽一定会知道。

  李洛道:“最好能拖到坞堡修好。乡勇没有三个月苦练,根本不能指望他们抵挡海盗。要是海盗在坞堡修好前来袭,我们也要有时间转移。”

  崔秀宁点头:“海盗上岸只能通过海港村的港口,其他地方悬崖峭壁,他们上不来。那港口我布置了好几个眼线。”

  李洛道:“仁州的谣言怎么对付?”

  崔秀宁苦笑:“这个没办法。”

  李洛冷笑:“或许不是坏事,起码能让仁州李氏留意我们,方便以后的计划。”

  崔秀宁道:“虽然无法阻止柳家散布谣言,但我们也不是不能反击。”

  李洛道:“你指的是柳家夺船抢货杀人的黑幕?现在不宜爆料,免得柳家狗急跳墙来硬的。”

  崔秀宁表示同意:“好。等坞堡修好,乡勇有了战力再说。我们暂时不主动反击柳家,先低头发展。”

  “好了警察,再说说过年的事吧。今天大年三十,乡勇和工匠也都回家了。这年我们怎么过?”

  乡勇和工匠回家过年时,李洛每人送了三升面粉,一斤猪肉,让他们正月初三就来开工。

  “还能怎么过?吃羊肉饺子吧,再喝点高丽清酒呗。这年过的……”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可是整个乡村并没有什么年味,实在是村民们的日子太苦,他们连高丽春节食物“五谷饭”都吃不上。。

  李洛本想贴对联,但考虑到高丽春联都是白色,也只能作罢。

  两人开始包饺子,一直忙到晚上八点,才搞好了饺子。

  大小四只狐狸也要过年,它们分了一大块猪肉。

  两人把火塘烧的旺旺的,炕洞里也烧着火。饺子酒水和餐具,直接摆到大炕上。

  外面的雪越来越大,北风开始呼啸。院子里两头露天的牛,也被冻的哞哞叫唤。

  “秀宁,新年快乐!”李洛端起酒杯,眼中有点湿润,第一次叫“秀宁”。

  “李洛,新年快乐!”崔秀宁忍不住流下泪水,一口喝尽杯中酒。

  来这个世界一个月啊!

  多少次希望一觉醒来发现只是个梦,她能再次回到警队,回到家里。

  可是,终究不是梦。

  每年过年崔家都很热闹,可现在,没有家人,没有朋友。

  只有一个李洛,这人还是她之前追捕的犯罪分子。

  李洛知道她在想什么,淡淡笑道:“我很多次过年都是一个人,今年有你陪我过年,我很高兴。秀宁,谢谢你。”

  崔秀宁带着泪花笑了,“好吧,我也谢谢你陪我过年。”

  她这笑容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单论长相,她的确属于颜值榜最顶端的极少数人。

  李洛给她夹了几个饺子,又给她斟上一杯清酒,“过年我们应该高兴,别伤心了。”

  崔秀宁点点头,“你之前不找个女友陪伴,是不是怕自己有一天坐牢,耽误了别人?”

  李洛叹息,“你很聪明,就是这个原因。谁会喜欢寂寞?谁不怕孤独?本来打算再赚一个亿金盆洗手后找个女人的。”

  “呵呵,金盆洗手。”崔秀宁鄙视。

  “你呢?”李洛反问,“想追你的人估计能编一个团吧?”

  崔秀宁又喝了杯酒,“很多,很烦。但我没想过。警校里专注学业,本来打算工作几年后再找个合适的人。”

  李洛道:“你酒量不行啊,已经桃花脸了。少喝点,多吃饺子。”

  “嗯。吃完年夜饭我想擦个澡。”

  “好。到时我去院门守着。”

  “你别忘了给牛喂点草,全指望它们运粮食哦。”

  年夜饭这么敷衍过后,崔秀宁开始在厢房擦澡。李洛到院子喂牛,随便给崔秀宁放哨。

  两头牛挨在一起取暖,看的李洛一笑。这两头牛像不像他和崔秀宁?

  想到这里,李洛心里忍不住泛起一股暖意。

  竟然是…那种唯一亲人的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