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相对发愁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168 2019.12.15 20:46

  崔秀宁嚼着麦子,视角的余光发现一双亮晶晶的狭长眼睛看着自己,似乎还在舔舌头。待她回过头,觉得毛茸茸的母兽尤其可怜。

  崔秀宁不敢再看,感觉麦子也不甜了。

  “看它的样子,真会吃麦子。”

  “现在下大雪,连老鼠都躲起来了,村里家禽也奇缺,它怀着崽子行动不便,所以不能出去觅食。”李洛吃完麦子,开始削竹筒。

  “我倒是想给它一把麦子。”崔秀宁蹙着眉。

  “你是女人,心软正常。但是一把麦子真救不了它,该饿死还是会饿死。就像这村里的人一样。”

  “会有人饿死吗?”

  “会。今天才腊月初三,已有不少村民快没粮食了。要熬到明年春暖花开,恐怕很难。”

  “这点麦子省着点吃,应该能吃三天。我决定明天去野外挖点野菜,兑着吃总会多吃几天。”

  “算了吧。这么厚的雪,你去哪挖野菜?怎么也要等到雪化。再说你不会韩语,更不懂古韩语,出门连交流都不行。”

  “官府会不会救济?”

  “官府已经下了安民告示,说要邻里提携,共渡难关,没提放粮赈济的话。”

  “狗屁的官府,拿走百姓的粮食,不管有人饿死。”

  “这个话题没劲,不谈了。今天宋老板告诉我,几天之内应该会有村正上门,给我们办理户籍落户。”

  “怎么落户这么容易?我还以为很折腾。”

  “这些年高丽人口损失很大,巴不得外来人口落户,也好承担赋税徭役。多一户人家,就多一户剥削的对象。”

  “我们现在哪有钱粮交赋税?村正上门,这次是不是还要征收?”

  “老宋说,那是一定要缴纳的。我们没有田地,不用缴纳农税,却要缴纳口税和征东税。”

  “这……现在我们吃饭都难,哪里还能缴税!要交多少?”

  “口税每人三百文,征东税按照田亩和户口来算,大概每人再加两百文。”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整整一贯钱缴税?”

  “是的。”

  “不交会有什么后果?”

  “有财产就没收财产,没有财产就抓人。”

  “坐牢?”

  “不是。是抓去服劳役抵偿赋税。男的做民夫,女的到官纺局做工,很多人会被累死。”

  “那咱们跑吧……算了,我们这样子能跑哪里去。”

  “一贯钱,倒也不至于让我们跑路。只是时间紧了点,腰带暂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买主。”

  “你有什么法子?”

  “目前也没有好的办法。这地方你也看了,居民太穷,河里没水,我们自然难找到钱。”

  “你今天不是了解了一些情况吗?都给我说说。”

  “行。这江华岛虽然不到中国半个县大,但因为江华岛当过四十年高丽的都城,所以行政级别是郡,也有七八万人口。像摩东寨这样的村子,岛上有上百个,最繁华的是江华山城,也是当年的行宫所在,现在有郡守官衙。老宋说江华山城有一万多人口,有钱人也比较多。”

  “那我们可以去江华山城碰碰运气,要是能卖掉腰带就好了。”

  “进城要收进城税,每人50文,两人就是100。”

  “我去,这也要钱?还有天理吗?”

  “其实还不止花100文。我们在岛南,山城在岛北,要走50多里路,来回超过百里。”

  “明白了,当天肯定回不来,必须要住店,又要钱。再说,我们也没有支持走100里的粮食作为能量,看来没有半贯钱在手,我们去不了。”

  “我们只有三文钱,只能暂时窝在这摩东寨。”

  “摩东寨的情况呢?”

  “摩东寨有一百多户人家,六百多口人。除了高丽人,还有几户女真人,几户汉人,都是从中国来的。其中,家庭殷实的不过十来户。原先的朴家是真正有钱的大地主,可惜被灭门了。”

  “就是说,要找钱只有在殷实人家头上打主意?”

  “警察,你变坏了。”

  “放屁,我有说做坏事吗?”

  “好吧。其实摩尼山附近四个村寨,最有钱的就是柳家。可柳家是坐地虎,很难打交道。一个不好,我们就喊天不应,喊地不灵。”

  “哼,就是土豪劣绅,恶霸地主罢了,应该被革命,被打倒。”

  “土豪劣绅?听说柳家虽只是贞州柳氏的旁支,却在岛上占着上万亩田地,好几艘海船,还养着几百私兵,人人穿甲。你以为只是一个劣绅那样简单吗?柳家根本就是土皇帝,是岛上四大家族之一。”

  “你做的竹筒给我,别修了,能喝水就行。”

  李洛把两个竹筒给她,却并没有停下刀。

  “你这是做什么?”崔秀宁很享受的喝了一口开水,“逃犯,先喝点水吧。”

  “我在做弓卡子。”

  “捕猎用?”

  “你怎么知道?”

  “我在警校学习的时候,有介绍猎枪和弓卡子的。农村有很多人用,造成不少隐患,派出所知道要没收的。”

  “你一个女孩子,为何当警察?还是当刑警?”

  “我爷爷是刑警,我也喜欢这行。不过我父母不想让我弟弟再当警察,他们更喜欢我弟弟。”

  “想家吗?”

  “废话。”

  “不要太伤心,容易生病。一旦病了,就是很大的问题。”

  “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我做完弓卡,明天去山上设卡子,然后在村里逛逛碰碰运气,后天大早去山上看看有没有收获。”

  “逃犯,你忘了很重要的一个东西,没这个捉不到猎物。”

  “没有饵!”

  “对。你舍得用麦子当饵?可能会被鸟吃了。”

  “就用半升,赌一下。”

  “有牙刷就好了,不刷牙不行。”

  “要是搞到猪毛,我们就做。牙膏也要想办法。”

  “那我明天在家把茅厕收拾出来,不然上厕所不方便。”

  “对了,还有厕纸……也是个问题!”

  “高丽村民用什么?总不会有纸用吧?”

  “可能用木片吧,雅号厕筹。有钱人才用纸。”

  崔秀宁:“……”

  李洛做好了几根竹片,又找到一截绳子做弦,一个简单的弓卡算是成了。这七文钱买的半根竹子,总算物超所值。

  晚上还是一人睡炕上,一人睡炕下。母狐被赶到正房当“家主”,麦子也被藏起来。

  第二天早上,雪竟然停了,风也住了,一缕阳光映照积雪,似乎是个好兆头。

  李洛在崔秀宁不舍的目光中拿走半升麦子。然后离开小院,往摩尼山的方向而去。

  (敬请推荐,收藏,感谢各位的支持!笔者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