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狐狸生了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593 2020.01.02 14:18

  接下来,应智海要求,李洛又写了四封信。

  第一封是以智海的名义写给八思巴的信,用的是吐蕃文。智海口述,李洛笔录。信中无非是表达对八思巴的敬仰,代表高丽禅宗对密宗的善意,附上礼物清单。

  第二份信,是以李洛自己的名义写给八思巴的请安信,也是吐蕃文。这当然是智海的最后试探。如果李洛真是八思巴的记名弟子,一定会写这封信。

  李洛抬头就写:“吾师大宝法王,普天之下释教至尊活佛,大元帝师讳八思巴大人在上,弟子高丽李洛谨拜如面。”

  现在密宗还没有活佛的说法,李洛提前按在八思巴身上,算是拍足了马屁。

  至于八思巴不认识李洛,那重要吗?八思巴这样的大人物,认识他的很多,他当然很难知道每个认识他的人。八思巴更不会专门写信告诉智海说李洛不是他弟子这样的蠢话。

  李洛接着写:“不见吾师三年,犹记宝象玉音。当年蒙赐摩顶,至今没齿难忘。如今弟子东归高丽,吾师亦西归萨迦。东西相望万里,何日再聆教诲...”这其实是玩弄文字,被八思巴摩顶的人多了去,听他讲法教诲的人同样多了去,八思巴记不起李洛这号人物很正常。

  李洛翻译给智海听,智海最后一点疑心也荡然无存。

  李洛又提到智海,算是向八思巴“引荐”智海,说了几句好话。智海听了更是满意。

  第三封信是写给真金太子的,算是替智海“引荐”。因为真金精通汉学,李洛用的是汉字,而不是新创立不久的蒙古文字。

  李洛同样是玩弄文字:“区区臣仆李洛,叩拜殿下如面。惶惶恐恐,不知所言。”

  又写:“殿下英明睿智,体恤下卑,察纳雅言,天下咸闻。人皆知殿下,事陛下至孝,待兄弟至悌,牧臣民至仁,古之贤储,莫可及也。然储政院日理万机,万望殿下珍重玉体...”

  无非是拍马屁罢了,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李洛的字。真金太子仰慕汉家文化,酷爱书法。李洛的字或许能讨喜。

  李洛书法一直学的董其昌,已经小有火候。董其昌是后世集书法之大成的一代宗师,他的字古拙性灵,风华真朴,格调很高。

  李洛练习董字已有十年,起码写的形似了。以前他甚至伪作过董其昌的书法。

  就冲这笔字,真金太子也不会难为自己。

  说白了,真金太子和八思巴都是有气量有格局的厚道人,不会和李洛计较,方便李洛狐假虎威。这也是李洛说认识八思巴和真金太子的原因。

  他怎么不敢说认识奸相阿合马?因为阿合马绝对不是那种好利用的人,阿合马要是收到李洛的信,一定会计较起来查个水落石出。

  智海很满意李洛的信,对李洛的字更是赞不绝口。智海自己也精通书法,自然看出李洛书法的妙处,虽然还是神韵不足,但已有别具一格的大家潜力。年轻子弟中,能有如此书法,智海还未见过。

  看来李洛在中原时不但家室富贵,也必有名师指点。一般人连字都不识,安能写出这样的书法?

  接着智海也写了一封信交给李洛,是写给江华郡守郑律的荐任信。

  至此,双方算是彻底达成交易。

  ........

  腊月十六上午,译写完《大日经》的李洛,带着崔秀宁终于离开传灯寺。

  这次的收获,除了一封举荐信之外,就是价值三千贯的银瓶。

  走出去老远,两人都还有点激动。三千贯啊!

  两人都背着几十斤重的包袱,却一点不觉得累,因为里面装着近百个银瓶。

  高丽不用银两,而用银瓶。银瓶形状如同两寸高的葫芦,一个重一斤,也就是十六两。一个银瓶能兑换三十贯铜钱。

  因为额度太大,普通百姓根本不用。只有富裕阶层和大额交易使用。

  整整一百个银瓶。李洛背了六十个,崔秀宁背了四十个。一路走来,谁也不知道两人背着大量银瓶。

  “李洛,你说我的腰带能卖多少?”崔秀宁一边走一边忍不住问。

  李洛翻翻白眼,“你那腰带就是不锈钢带扣值点钱,忽悠一下说是白金,估计能值个几十贯吧。”

  崔秀宁只是刚毕业的小警察,用的是几百块的女式腰带,牛皮,轻飘飘的小带扣,做工一般,不但值不了多少钱,也很难出手。

  真当古人是傻子吗?东西好坏还是会看出来的。

  背着几十斤的东西走二十里雪地,到家后两人都是很累。李洛准备一进屋就开始挖地洞埋银瓶,崔秀宁则是准备烧火塘。

  两人刚进屋子,就看到那只母狐狸盘在炕下,好几只毛茸茸的小狐狸在拱着它。

  “它生了。”崔秀宁喜道,“三只,一黑一白一灰!”

  “眼睛都睁开了,应该生了两三天。”李洛道。

  母狐似乎精疲力尽的看着两人,目中充满哀求之色。它身下三只小狐狸正饿的呜咽乱叫。

  “它没东西吃,缺了奶水。”崔秀宁明白了。

  走时两人把狗肉悬挂在房梁上,狐狸根本吃不到,再狡猾也没办法。

  崔秀宁取下狗肉,李洛剁了一大块肉扔过去,那母狐顿时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三只小崽子也叫的更厉害。

  等到火塘重新烧起来,李洛也埋好了银瓶,两人吃着烤肉喝着开水,这才彻底踏实下来。

  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再也不用为生存发愁了。就是一向清冷的崔秀宁,脸色也红扑扑的,眼角眉梢都带着愉悦的笑意。

  “今天十六,还有四天不到村正就要来收税。我们要拿一个银瓶去兑换铜钱。”崔秀宁道。

  李洛点头,“下午我就去老宋店里兑换。再买点粮食,去看看颜铎老爹和都烈大哥。”

  有了三千贯在手,李洛也算富人了。想到颜铎和都烈可能断粮,就想去看看。

  下午宋守业再次发现李洛时,差点认不出来。之前李洛穿着破袄,如今穿着一身细紵布的簇新蓝袍,脚蹬革履,显得更是气派,慌的宋守业赶忙出店迎接。

  也算熟人了,李洛也毫不客套的大喇喇进店。

  两人聊了一会儿,宋守业背着钱袋,跟着手提粮袋的李洛一起出来,竟是要帮着送回去。

  李洛一个银瓶换了30贯钱。又买了五斗大米,花了一贯钱。可是还剩29贯钱仍重达百斤。宋守业不帮他送,他还真不好弄。

  东西送到,宋守业又恭敬的离开。他现在对李洛是越加敬畏,李洛光是拿出一个银瓶,就彻底将他镇住了。

  李洛拿出两贯钱,把剩下27贯埋起来。又和崔秀宁各自背了一斗米,然后向大坟场都烈家而去。

  大坟场也在摩东寨,都烈之前说住在那里,但李洛一次都没去过。

  两三里路很快就到了。原来大坟场是一片荒坟地,现在分给了流落来此的外地人居住。

  李洛问一个村民,得知如今大坟场共有八户人家,除了三家女真人,竟然还有五家汉人!

  都烈的家在大坟场最外面,又小又矮的院子,门口屋檐下晾着各种干菜。

  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穿着露出芦花的袄子,踩着板凳,正在摆弄干菜,她看见李洛和崔秀宁进来,乌黑的大眼睛顿时圆了。

  “这可是都烈大哥的宅子?”李洛笑着问道。

  “你找我爹?”小姑娘立刻扭头喊道:“爹呀,有客找你!”又对两人羞涩的笑笑:“客人进屋烤火罢!”她面黄肌瘦,但仍能看出长相标致。

  等她看到客人背的袋子里面好像是粮食,顿时眼神微微一亮。

  “原来是李兄弟!”都烈笑呵呵的出来。李洛一眼看出他更加瘦削,脸上都没了血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