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同屋不同床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671 2019.12.10 14:06

  晚上又是一顿烤肉泡菜。饭毕泡脚洗漱后,颜铎老爹在厢房的土炕下烧了柴火,带两人入内休息。

  今天是腊月初三,晚上外面风雪甚大。这屋子虽然简陋无比,但墙壁用厚厚的黄土夯实,外面铺茅草,地面铺海沙,反而比现代屋子要暖和。只不过没灯,好在土炕下灶洞中还烧着明火,倒不太暗。

  土炕这东西,朝鲜可谓自古就有。但却不是朝鲜人发明,而是在唐代从东北的渤海国传入,说起来也算是中国的专利。

  大炕只有一个,棉褥也只有一床,这样问题这就来了。

  崔秀宁压低嗓门,一个字一个字的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我睡炕上,你睡炕下。”

  李洛冷笑:“废话,这用你说?”同样压着嗓子。

  崔秀宁:“郑重警告。你应该知道刑警的警惕心,如果半夜你敢靠近我,我就实施正当防卫。会不会防卫过当,我不敢保证。”

  李洛:“崔秀宁,你不觉得自我感觉太良好吗?我承认你很漂亮,但还不至于威胁到我的犯罪底线。”

  崔秀宁:“你本来就是罪犯,犯过很多罪。”

  李洛:“我没对女人犯过罪。如果你害怕,可以去外面拥抱大雪。”

  崔秀宁:“李洛,你就不是个东西。”

  李洛:“我今天在雪地背了很久的石头,太累,睡了。”

  崔秀宁:“……”

  李洛拥着大袄靠在灶口。不冷,能睡着。

  屋子里半明半暗,显得很不真实。可是正房传来的颜铎老爹的鼾声,又让李洛感觉真实无比。

  真来到七百多年前的元初啊!

  李洛有些遗憾自己为何不是蒙古人。这个身份能轻而易举让他一辈子活得很滋润。当然,他也没忘记鄙视一下这个念头。

  他想到个人名下账户里躺着的一千多万美元,还有存在花旗银行保险柜里的一堆金条,买在澳洲的还没来得及住的花园洋房,还有藏起来的一件元代青花……

  李洛第一次尝到丧失财产的滋味。那种痛悔交织的,安全感被摧毁的滋味。

  与原本就没有的亲情相比,这些财产才是他在现代的依靠。

  李洛听到崔秀宁在床上翻来覆去烙馅饼,她幽幽叹息的声音不像是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倒像是个多愁善感的哀伤弃妇。

  李洛多少有些愧疚。崔秀宁来到这里,也算是受他连累。但一句话说回来,要不是崔秀宁紧追不舍,他也不会来这里。说不清到底谁连累谁。

  过了一会儿,睡不着的崔秀宁,声音又像做贼一样低低传来。

  “你干嘛要冒充世族子弟?要是被戳穿,我们不是惹祸上身?”

  “一年半载之内谁能去查到根底?暂时没事。现在的高丽是门阀贵族统治,就像后世韩国财团一样。庶民和贱民做事寸步难行,世家子弟却会方便很多,你以后就知道了。真要等到要露馅的那天,我们早不知道去哪了。”

  “你说这颜铎老爹到底是什么人?”

  “估计是逃难来高丽的金朝官员,甚至是宗室。”

  “你的皮带真能卖一千贯钱?”

  “彩金在这时代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稀罕物,别说千贯,就是再多几倍都会有人买。不过我感觉,卖这东西不会这么容易,颜铎老爹可能想简单了。”

  “一千贯抵得上几十万人民币吗?”

  “不止,应该能抵上百万。”

  “那卖掉以后,我们就买两个小院,我一个,你一个,离得远点,但也不用太远。”

  “嗯,挺好的。”

  “到时你干什么是你的事。我会办个女生识字班,做个女先生,专门教富人家的小姐学习汉字,这样就能养活我自己。不信我一个女人就不能有尊严的活下去。”

  “女生识字班?呵呵。还没睡着,你咋就梦了?”

  “你不但是个逃犯,还是直男癌,晚期。再次警告,半夜不许靠近我。”

  李洛:“……”

  半晌之后,李洛似睡非睡间,隐隐听到一阵抽泣声,是崔秀宁在被子里哭。她极力压制的哽咽,听起来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哭就对了。说明警花也是女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崔秀宁终于哭累了,算是收了“悲声”。

  “李洛你睡着了吗?”

  “没。”

  “你出去。”

  “什么?”

  “我要用马桶,你先出去。”

  “好吧。”

  “带上门。”

  李洛裹紧大袄打开门闩出去,顿时一股凛冽的寒风卷着雪花扑来。李洛关上门,站在门口呆呆看着雪夜的天空。

  大雪漫卷,思绪如麻,李洛不觉感到一阵铺天盖地的茫然。

  接下来怎么办?在这该死的世道苦苦挣扎活下去?面朝黄土背朝天,只为缴纳苛捐杂税之后不至饿死?服劳役兵役,一不小心就嗝屁?还是靠着现代知识经商致富,然后让贵族官吏宰割,随便按个罪名抄家夺产?

  没有权势,没有实力,除了老老实实当牛做马,逆来顺受之外,又能做什么?活着就已经不错了,要想活的自在滋润,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与其注定这么艰难活着,还不如赌一赌,输了无非一条命而已。太苦的命,在李洛看来不值得自己珍惜,尤其是对于享受过现代生活的人,活的太苦不如死了痛快。

  至于造反,李洛现在压根不敢想。他现在只想活的更安全,更自在,更舒适,更有尊严。谁阻止他得到这些,他就要和谁过不去,哪怕高高在上的蒙古大汗也不行。

  远处的夜空,忽然开始发亮,越来越亮。慢慢的,一股火光冲天而起。李洛立刻知道,那处村寨的某户人家起火了了。

  火势越来越大,映照了一片夜空的大雪,竟有几分宏阔的壮美。

  远处隐隐传来呐喊声,锣鼓声,动静应该很大。只是因为隔得比较远,这边还是一片静谧。

  李洛笼着袖子看火,心里安静了很多,感觉更暖和了些。

  看了一会腻了,李洛抖落身上的积雪,再次回到屋子。

  崔秀宁已经睡着了,传出细微的鼾声,还不时发出梦呓。

  “抓你回警局……”

  “你找死……”

  “妈妈……”

  李洛摇摇头,靠着灶口坐下,很快也沉沉睡了过去。

  ………………

  第二天醒来,李洛掏出手表一看,竟然已经九点多了。他有点失望,这不是一个梦啊。

  这个点起床,在古人看来是不可原谅的事情。崔秀宁还没醒,睡得很沉,也不知道她所谓刑警的警惕性去哪了。

  “起来了。”李洛轻轻推推她。

  谁知崔秀宁立马惊醒,她好像下意识的手腕一翻,就扣除李洛的右手,“你干什么?”

  看她眼睛红肿的样子,李洛懒得说话,把手表放在她眼前晃晃。

  “九点!坏了,迟到了……”

  话刚出口,就脸色一变,东看西看,显然明白了状况,慢慢的也露出失望之极的神色。

  “还以为是个梦。”声音懒洋洋的,带着起床的怨气。

  李洛低声道:“咱们快出去吧,颜铎老爹该不高兴了。”

  两人来到颜铎的正房,看到除颜铎之外,还有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汉,正一边烤火一边和颜铎老爹说话,竟也是带河洛口音的汉语。

  “昨夜那伙海盗甚毒,不光放火烧宅,还屠尽朴家主仆十几口,不等高丽官差来拿,早卷了朴家财货扬帆出海,哪里捉得……”一条大汉说道。

  另一条大汉道:“可惜朴家也算仁善,竟遭如此横祸。”

  李洛听到两人对话才知道昨夜看见的火光是海盗在杀人放火。

  这两人都是身材甚高,只是瘦骨嶙峋,面黄肌瘦,显然很难吃得上饱饭。

  李洛喊了声“颜铎老爹”,赶紧对两人拱手见礼,“李洛见过两位老哥。”崔秀宁也微微鞠躬致意。

  颜铎对那两人笑道:“这就是昨夜留宿的小夫妇。”又对李洛分别介绍:“这是都烈,这是乌图,都是我的族侄。”

  都烈,乌图也抱拳行礼,口称贵客,只是神色都有点冷淡。

  PS:主角暂时不能回中原,但还是会恢复身份回去,假冒高丽人是为了利用高丽的资源。求收藏推荐评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