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这官,我想试试!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271 2020.01.23 12:33

  完颜隼,完颜仝,阿山等女真少年也都任命为亲卫什长。

  李洛目前对私兵亲卫更倚重,不但待遇比乡勇更好些,连军衔也提前授予。

  毕竟,几次大事都是这些女真私兵做的。那时,乡勇们都在盖房子,还没有开始训练。

  要是与乡勇一视同仁,反而显得李洛不公正。

  如今洛宁营的最高军衔是少校。而少校和上尉这两阶目前都是空置,李洛和崔秀宁为了保持超然的地位,都没有要军衔。

  都烈和乌图只是客座教头,地位相对超脱,两人既不是乡勇,又不是私兵,所以也没有授予军衔。

  中尉,才是目前最高的实授军衔。而且只有私兵队长虎古,和亲卫队长光夏两人。

  私兵亲卫体系还有四个女真人获得少尉军衔,都是参加过几次行动的“老人”了。这四人分别是虎古和光夏的队佐和队监,队长之下的第二把手第三把手。

  颜隼,颜仝,阿山等人既是什长,也都授予了上士的军衔。

  李洛的身份是这些女真人的“狼主”,如今极得他们的拥戴和依赖,不用担心他们的忠心。

  各级代理军官任命之后,洛宁营的组织已基本完善,算是完成了一次蜕变,训练效果更加彰显。

  这只小部队,真正有了一点精锐之姿。

  春天的日子好过,转眼就到了四月中旬。

  不但洛宁营在日复一日的严格训练中蒸蒸日上,夜月堂的培训也在稳步推进,四十九个学员的面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经过几个月的布局,崔秀宁的情报触角已经延伸到海对岸的仁州,汉阳等大郡,下一步就是王京开城了。

  李洛烧制好的骨瓷,几次积累也超过了一百件。只等最近这批烧制好,就找个大商行一次出手。

  四月十五,月圆之夜,夜月堂今晚破例没有开课。李洛和崔秀宁陪着义父颜铎,在中院观月亭赏月闲聊。

  几个侍女兼助理的少女,送上瓜果、点心、茶水,酒菜,替三个主人服务。

  美酒佳肴,庭院深深,明月当空,颜铎手持酒杯,恍惚间好像回到少年时代,在皇宫王府中富贵闲适的日子。

  自从蒙古灭金,颠沛流离,落魄天涯,绝大部分日子都是和族人吃了上顿愁下顿,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悠闲日子了。

  因为反元,他两次家破人亡。想不到临了临了,命运使然,上天对他终究不是太薄,竟让他有了一对投缘的义子义女,老来膝下也不算凄凉。

  义子义女皆非等闲之人,又对他很见真情实意,颜铎可谓老怀大慰。

  “吾儿,要移民去那宝岛,的确要有几艘大海船。要是商船也就罢了,可你想建战船,却有些急了。”颜铎说道。

  李洛皱眉:“义父的忧虑我也知道。但花那么多钱造船,却不能用来打仗,真有些不甘。”

  为了实施移民宝岛,建设隐蔽根据地的战略目的,李洛原打算建造两三艘大战船,既能海上作战,又能运输商用。这是最划算的方案,一举两得。

  可是义父却担忧惹出麻烦。

  其实崔秀宁也觉得建造战船风险太大,有失稳妥。

  崔秀宁道:“我查过,无论高丽还是元廷,对私造战船都以海盗或谋逆定罪。只有水军才能拥有战船。而且,就算是水军将领可以自造战船,造出的船也属于官府所有,并不属于将领私有。”

  一句话,李洛不是水军将领,不能自造军舰。就算李洛谋到水军的官职,他自己掏钱造的战船,也属于朝廷所有,说调就调,与他没有关系。

  战船与商船区别很大,别人一看便知。显然私造战船还要隐瞒过关是难以得逞的事。尤其是大型战船,那么大的东西,怎么藏?

  颜铎赞同崔秀宁的话,继续说道:“老夫不知你为何如此仇视那日本倭国,别人唯恐避之不及,吾儿偏要上赶着想随元军出征。就是占了日本,你说的那什么石见银山也未必被你拿到手,风险忒也大了些。”

  李洛道:“义父所言极是。儿亦知风险所在。可时不我待,日本我必要从征的。现在不造战船,就赶不及了。”

  颜铎道:“那你须得先谋到一个水军官职才能合法建造。”

  李洛苦笑。他当都寨不过四个月,自问没有能力这么快谋到一个水军官职。

  “义父,还有一法。我干脆直接购买三艘大商船,先把可以迁徙的女真族人运到宝岛,就在那岛上造战船。等到我谋到水军官职,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动用战船了。那岛不属于元廷所有,那里也没有他们的水师,我们造战船不会被发现。”

  颜铎点头:“这倒是个变通的好法子。如此,那你便快些买商船,为父再动员高丽各地的女真流民,令他们迁徙出海。”

  李洛很是期待,想象几千人去宝岛后成为先锋农垦团,筚路蓝缕、开荒拓殖的画卷。

  有人会问,李洛为何不舍弃高丽的一切,直接搬到宝岛?那么大的岛,够他折腾了吧?岂不更简单?

  这是因为,一旦这么做了,就是弃官。宝岛目前毕竟没有官府,他将失去任何官方身份。

  一个没有官方身份的海岛势力,哪怕实力再强,也只会被定义为海盗,不可能随同朝廷大军征讨日本。

  有机会从征的,要么是元军,要么是高丽军。没有这个名义,你征日算什么事?又能捞到什么好处?不是被元军剿灭,就是被日军消灭。

  只有钉在高丽,拥有官军的身份,才可以大借其势,浑水摸鱼,而不是彻底甩开朝廷自立门户。

  计议已定,李洛再问崔秀宁:“我们还剩多少钱?”

  崔秀宁道:“不到一千贯了。”

  李洛道:“我们只有上次买的一艘中等商船,最少还要再买三艘大型商船。这钱远远不够。”

  崔秀宁点头,“月底还要发放八百贯的春季军饷,快要没钱了。你何时出发卖瓷器?”

  李洛道:“四月二十第四批瓷器会出来,二十一那天一起运到汉阳。汉阳的大商行你调查的如何了?”

  崔秀宁笑道:“基本上摸清楚了。就卖给山海商社吧。山海商社刚好有仁州李氏的参股,也是高丽三大商行之一。他们财势雄厚,生意涉及中原和日本,诚信度也不差。”

  “还有一个消息,是关于郡守衙门的事。”崔秀宁继续说道,“郑律最近在犯愁兵役的事,有心利用乡勇。他打算任命一个团练使来负责,可是没有合适的官员愿意接手。”

  李洛眼睛一亮,“这官…我想试试!”

  他现在最愁的是什么?不是钱,不是粮食军械。

  他最愁的是…兵额啊!

  你敢超编就是图谋不轨。一个都寨如果练了一千兵马,那就是造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