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警花的日记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557 2019.12.21 21:43

  “小小一个村干部,拽的二五八万一样,张嘴就是三贯一百钱的赋税。”崔秀宁说道。

  李洛道:“村正虽是个小吏,但主管赋税,治安和仲裁,在乡间很有权势,我们现在根本得罪不起。老宋说,自从朴家灭门后,摩东寨最有钱的就是高村正家,而且高简是世袭村正。这人应该会调查我们的来历,可能会拿我们当升官的筹码。”

  “逃犯,我们逃吧。这么多赋税逼着,值得我们逃了。”

  “四面都是海,我们能逃哪里去?”

  “我想念我的警服了,还有那把新型转轮手枪。”

  “想想办法,真到时候交不了税再跑不迟。”

  “你之前问高简为何官府不把收回的田分给村民,而是分给外来户。他说不好明言。你有答案了吗?我也奇怪,村民本来地就少,为何不分给本地人,反而分给我们这样的外来户?难道为了吸引流民?”

  李洛冷笑:“吸引流民不是重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世家大族的手段。世家大族不愿意让百姓分更多的地,哪怕分给外来移民,也不便宜本地人。”

  崔秀宁不解,“为什么?”

  李洛解释:“因为他们希望自耕农的地越来越少,最后沦为庄园农奴。闵家以前有十几亩地,现在只有八亩,遇到减产就只能当佃农了。摊薄农民人均土地才最符合世家利益。”

  崔秀宁又问:“为何世家不直接占有无主土地呢?这不比免费分给我们更有好处?”

  “那是因为世家是庄园经济,需要大量农奴。等某地地方破产者增多,有了农奴,他们再占不迟。但这之前,他们宁愿把无主土地分给外来户收税。”

  “世家做的这么过分,高丽王就不管不问吗?”

  “高丽主要是世家大族执政,高丽王想管也管不了。金李崔林柳这些世族轮着出权臣,高丽王很多时候就是个吉祥物。也就是这些年,靠着元朝支持,高丽王说话才管用不少。”

  “我有点气馁。按说我是中国刑警大学的全优生,而你初中就辍学。可是为什么你懂得比我多?”

  “你当然有你的优势,只是暂时没有发挥的舞台罢了。至于我,只不过刚好比较了解这一块儿而已。”

  “你虽然不是好人,却很有自知之明。我现在对你的看法虽然没变好,但也没有变得更坏。”

  “谢谢你警察。”

  “说说地吧。这地我们是不能种的,但田税又免不了。干脆不要白不要,哪怕荒在那。”

  “警察,地不能荒,太不划算。”

  “逃犯还要种地?”

  “不,是建房子。我们要建个大宅院。”

  “这不是占用耕地吗?官府会同意?”

  “可以,但是田税一分不能少。”

  “那就说说建房子的事,说实话我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我们好好说下这个规划,我打算靠这个规划让日子有点盼头。”

  “果然,没有女人不关心房子的,一提就不能停,女警也一样。”

  “你先说下你的规划。”

  “现在院子连同周围的七亩地都是我们的。我想把这一整片全部圈入未来的大院。”

  “什么?那就是七八亩面积的院子,这么大要花多少钱?你以为还有上亿身家?”

  “我大概算过。如果是建成三进五间的传统大宅子,前后两院,青砖黑瓦,占地总面积四千平以上的话,光建材和人工成本估计在八百贯到一千贯之间。”

  “八百贯以上﹍顶得上附近村民五十年收入!你确定我们需要烧这么多钱建地主大宅显摆?”

  “你们女人不是喜欢房子越大越好吗?”

  “我肯定不嫌大。问题是,我们现在连一文钱都没有,还有几贯钱的赋税火烧眉毛。”

  “这不是规划吗?而且这么大有用途。”

  “也是,建个大宅子方便你躲在里面搞事情,我也巴不得住大房子,只要你能找到这么多钱。”

  “怎么成我一个人的事儿了?不是一起搞钱的吗?”

  “哼,不是你说的吗?这是男人的天下,我一个女性能做什么?当警察?”

  “哈哈,你不是说要当女先生,办个女子汉字学习班吗?”

  “呵呵,你看看这里的村民,饭都吃不饱,还有钱交学费?”

  “好吧。不说房子的事儿了,说说赋税的事儿。”

  “一说这个我就发愁。半个月我们去哪找几贯钱?粮食也只够吃几天,柴也够烧几天。要不把你藏的刀和甲卖了?”

  “亏你还是警察。柳家私兵现在到处在搜查那伙人,要是因为刀甲查到我们头上,会是什么后果?”

  “那你快去搞钱啊!你不是赚过上亿的不义之财吗?不是很牛吗?怎么现在就没办法了?我连韩语都不会,反正是抓瞎。”

  “行吧,我去搞钱,并没有指望你,谁叫我是男人呢?对了,你昨晚是不是又哭过?”

  “没有!”

  “我都听到了。今晚吃什么?”

  “大米粥加泡菜吧,思密达!”

  “嗯嗯。”

  接下来几天,李洛每天去村里转悠,希望找到立刻来钱的法子。

  崔秀宁终究没舍得用纸来擦屁屁,她自己也觉得有点奢侈了。不过,她开始用纸来写日记。笔,用的是竹枝里面插根磨细的泡软的木炭。

  ﹉﹉﹉﹉﹉﹉

  腊月初八,小雪。

  今天是来元朝的第七天,上午吃的煮豆子,下午吃的白米粥加泡菜。我除了烤火和苦思冥想,真的无所事事。李洛又去了村里晃荡,像是游走的狼在找食物。他晚上回来告诉我,一文钱没搞到,还说岑家一个老人饿死了。突然觉得自己好无力,好没用。

  狐狸好像真的快生了,我今天给它吃了大半升豆子。

  李洛的神色一直都还好,看不出低落的样子。但我是警察,他的细微表情都被我敏感的捕捉到。我知道,他其实很焦虑,他在装。

  我想我的家人,想我的警服。

  腊月初九,小雪。

  今天看到粮袋空了一半,再过几天我们就要断粮了。真的很焦虑。李洛还没找到钱。我也没有办法,除了学了几句古韩语,我什么都没做,也做不了。我在这个世界,这个地方能做什么呢?

  我本来瞧不起李洛,现在也瞧不起自己。

  今天柴快没了,最多只能烧到明天晚上。还有十天就必须要向封建官府交纳该死的赋税,怎么办?

  今天没给狐狸吃东西,她哀怨的看了我很久。它让我想起养过的小警犬了。

  昨晚好像又哭了。半夜听到逃犯在叹气。

  腊月初十,雨夹雪。

  快断粮了,今天上午我们只吃了半升麦子,火堆已经不敢多放柴。李洛去了更远的摩西寨,摩东寨算是没有找钱的法子了。

  下午的时候,果然来例假了。肚子倒是不痛,可是实在太尴尬,因为什么都没有。这简直比用雪团擦屁屁还要令人恼火。妈蛋的老天爷,老娘去你的。

  可是,下午李洛就带着喜色回来了。我一看,不知为何就松了一口气。

  我问有没有搞到钱,他说没有。但是,他说打听到一个好消息,要是抓住机会,一下子能赚到几十贯钱!

  原来,是传灯寺要写一部《大日经》,可是传灯寺的和尚们没人懂吐蕃文,也没有吐蕃文的《大日经》藏本,就是整个江华岛也没人懂吐蕃文。所以传灯寺发了“法旨”,凡是懂吐蕃文并能将汉文经书翻译为吐蕃文的人,赏钱三十贯,工作期间还可在寺中吃住。

  恰恰李洛会藏文,据他吹牛说,他对藏文可以说是精通。

  看来,今天虽然来了例假,却是个好日子。

  PS:谢谢推荐支持,求收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