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只剩三文钱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3583 2019.12.14 19:52

  这副对联,在后世能把人俗的吐出来。可在宋守业眼里,却是好的不能再好,远远超出了心里预期。尤其是对他这个小商人来说,更是最好的吉祥话。

  还有这字。宋守业当然不懂书法,但只要他不瞎,就知道李洛这字强过林学究太多。要是逼他评价,他只能说好看,气派。这样一幅对联,在宋守业看来,不是小门小户能贴的上的。

  就算付出一吊钱,他也认为不亏。

  “李郎君真不愧是李氏子弟,大才!大才!小人服了,李郎君就算不靠家族荫举出仕,也必能中进士做高官呐!”宋守业半是惶恐半是讨好的说道。

  加上这副对联这笔字,他判断李洛必是世家子弟无疑了。

  “作为世族子弟,在下确有出仕为官报效朝廷之念。如今在这江华岛,也就暂居罢了。借此感受一番民间疾苦,日后做官也通晓民情。”李洛放下笔,语气淡淡的负手而立。

  宋守业不禁弯下了腰,觉得这李郎君带给他的威压越来越大,让他如坐针毡。

  李洛心里暗笑,嘴上说道:“宋店主,你我相逢微时,也算一个缘分。日后在下回到仁州,必不忘今日。”

  宋守业听的心尖一颤,这话究竟何意?他无法判断李洛的意思。要是李洛再开口借钱可如何是好?他小门小户,如何能满足世家子的胃口?

  “小人三生有幸,竟得李郎君抬举。郎君但有需小人效力之处,小人莫敢不从。”宋守业硬着头皮说道。他打定主意,哪怕吃点小亏,也绝不能得罪李洛。但如果还是借钱,那只能硬说没有。

  “在下刚才写的对联,宋店主也看了。若是在下包写附近村民的对联,让你代卖如何?”李洛说道。

  宋守业苦笑道:“郎君初来此地,必不知晓。如今赋税太重,村民日子艰难,饭且吃不饱,哪来余钱购买对联?郎君莫看一副对联润笔费不过三十文,可如今纸贵,加上纸费,一副对联的成本少说也要七八十文,能买五升粮食。”

  李洛有点失望,“只七八十文,竟也如此窘迫?”

  宋守业弯腰说道:“好教郎君得知。如今只说摩东寨,一百多户人家,此时能拿出一贯钱的,最多十户罢了。至于大多数人家,吃了上顿愁下顿,哪有余钱买对联呢?郎君光临小店半天,未曾来过其他顾客,便是此理。以至小店难以为继,关门闭店怕是不远。今日若不是李郎君,小人也打算省了对联的钱。”他虽然叫苦堵住李洛借钱,但说的也算实情。

  “哀生民之多艰兮!”李洛半真半假的忧叹一声。既然此路不通,只能另想办法了。

  宋守业恭维道:“李郎君慈悲心肠,日后必能为我等小民做主。”

  李洛知道,今日只能搞到这点钱了。在他看来,不怕门道深,就怕吝啬人。吝啬人爱财如命,向来最是难搞。自己假借世家之威,连恐带吓软硬兼施的一番揉搓,这宋守业也只出了一百文钱,再多就难了。

  不过,接下来宋守业倒是多给了李洛一升麦子,又以便宜二十文的价格卖给李洛一只吊罐,便宜三十文的价格卖给李洛一把柴刀,算是又出了五六十文钱的血,已经很买李洛的面子了。

  吊罐花了四十文,柴刀花了五十文。李洛一吊钱的润笔费,顿时只剩下十文。

  又和宋守业了解了一下当地的情况,最后李洛带着一个吊罐,一把柴刀,一小袋麦子出了“宋记大店”,宋守业恭恭敬敬的送到院子门口。

  看到李洛的背影消失,宋守业长长出了口气,如释重负。

  李洛掏出表看看时间,已是下午四点。他没有心情在村寨里闲逛,径直朝回走。不过一路上遇到几个村民,都是目露惊奇的打量他,还有人问他的来历。

  李洛用亲和而又带点傲慢的神色打着招呼,顺便透露出自己的世族出身,然后将面带惊疑和畏惧的村民扔到脑后。

  “是真的吗?”

  “像是真的,可这穿戴不像啊……”

  “这年头的事谁说得清?不管真假,横竖不要得罪就是了。”

  听着身后传来的议论,李洛知道暂时是不会有太多麻烦。

  回到荒院新家,看到崔秀宁还在烤火,不过她并不孤单,还有一只狐狸趴在火堆的另一边。

  那狐狸似乎知道这里的新主人对它没有恶意,显然胆子也大了起来,干脆跑到厢房火堆旁烤火,只是不敢离崔秀宁太近。

  崔秀宁显然也有点防备母狐,因为她的手里有根棍子在拨火。

  看到李洛进屋,女人和母狐全都向他看过来,一人一狐的眼神都不太友善。

  “这狐狸还真是狡猾,好像会读心术,竟然不怕我们。”李洛说着,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来。

  崔秀宁道:“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它在烤肚子,估计怕冻着崽子。”后半句当然说的狐狸。

  “看来野兽未必真的怕火。”

  “你哪来的钱买罐子和柴刀?现在我们还真缺这个。”

  “我给店主写了福对联,又拿出身吓了吓他,才搞到这些。三升麦子,一把柴刀,一个吊罐,还剩十文钱。”

  “倒不算是诈骗和恐吓。我用吊罐烧开水喝,你劈点柴晚上烧炕。”

  “警察,麦子怎么吃?和开水煮吗?”

  “我觉得生吃最好,虽然肯定不好吃,但能最大限度保持营养。这三升麦子我们慢慢吃,今晚先吃半升。”

  “女人更会过日子,这个你来定。”

  “它吃什么?那样子几天没吃了,可怜还怀着崽子。”

  “不知道。狐狸不是吃肉吗?肯定不吃麦子。”

  崔秀宁用吊罐打了一罐雪,吊在火堆上烧。李洛找了块石头磨柴刀,那狐狸听到磨刀声,立刻警觉起来,一直盯着李洛磨刀。

  不过看到李洛磨了一会儿开始剁柴,就又翻过肚子向着火堆。

  半个小时后,吊罐咕噜噜响起来,水开了。

  可是崔秀宁反而犯了难。

  没有杯子没有婉,怎么喝水?就用罐子喝不是不可以,可问题是只有一个罐子。

  如果她先喝,李洛后喝,那等于是李洛吃她口水,她觉得是自己吃亏。可如果是李洛先喝她后喝,等于是她吃到李洛口水,她觉得更吃亏。

  横竖都是她崔秀宁吃亏啊。而且这不光是吃亏的事,还很膈应。

  “逃犯,这附近有竹子吗?”崔秀宁突然问。

  李洛停下刀,他知道崔秀宁的意思,“警察,我不是没想到这点,但我们一个碗都买不起了。我去看看有没有竹子,你看着火。”

  看到李洛提着柴刀出去,崔秀宁掏出一些麦子,小心的分成两份。开始两份麦子分量差不多,可等到崔秀宁又抓了一小把放到另一份,两份麦子明显分量不同了。

  李洛逮住一个村民,问出三里外有片小竹林,不过是权家的,并不是无主之物。

  李洛找到了那片竹林,只是北方竹子不好,明显比南方毛竹小。竹林就在一户人家边上,应该就是权家了。

  权家的院子破旧,显然很贫穷,李洛听说虽然权家有片竹林,但没有田,种不了粮食,只靠这片竹林过活。

  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男子看到李洛,立刻问道:“买冬笋吗?只要五文钱一斤。”

  不过等他看到李洛的柴刀,立刻又说:“大竹子三十文一棵,小竹子二十文一棵。”他显然有点激动,很久没人买竹子了,笋也不能当饭吃。

  可是他很快就失望了,这个像过惯好日子的小子不是来买竹子的,也不是买冬笋的。

  “老哥,我只想砍两截竹子当杯子,不要一根。”

  “哪有砍两截的,要砍也是一根啊,小的只要二十文。”权家主人说道。

  李洛只有十文钱,当然不会花二十文买根竹子。这户人家如此贫寒,他也不好冒充世家压人。

  “我给你三文钱,老哥给我两截竹子。”李洛说。

  权家主人还没说话,忽然一个女人的喝骂声从屋子里传来。

  “我打死你个作死败家的妮子,敢放这么多麦子!你就富贵命,吃不得野菜怎的!你寻思着吃完这点麦子上吊,还是嫁人?我打死你!”

  喝骂声中,一个身穿破棉袄的高丽少女哭哭滴滴的跑出来,也不顾李洛在场,捂着脸可怜巴巴的喊道:“爹呀,娘又打我……呜呜!”

  权家主人直跺脚,“打得好!家里统共就剩半斗麦子,你这样祸害怎么得了!不到过年咱家就要饿死!”

  一个身穿白衣的高丽妇女冲出来,“谁叫你在外人面前露脸卖哭的,给我死回去!”扬起巴掌又要打。

  李洛看的一头黑线,只能戳在那里发愣,犹豫是不是该离开。

  等到中年妇女拎着少女的耳朵回去,权家主人终于顾得上李洛了。

  “你给我十文钱,我给你砍半根。”

  李洛道:“我只有七文钱。”要不是经历这件事,他最多只会给五文钱。

  “行,我去给你砍。你的钱呢?”权家主人说。

  李洛慢慢摸出七个铜钱递给对方,权家主人带着李洛进了竹林,指着一根酒杯粗的竹子:“这根?”

  “那根吧!”李洛摇摇头,指着一根茶杯粗细的竹子。

  权家主人也不再计较,干脆利落的砍下半根。

  李洛拿着半根竹子离开时,屋子里仍然传来少女的哭声,还听她母亲说:“估计过不了年了……”

  回到荒宅,崔秀宁正在骂狐狸:“你不是吃肉的吗?怎么连麦子也想吃?要再敢碰这个袋子,我就赶你出去!”

  李洛笑道:“警察你要有点同情心。”不过口风一转,“它吃到没有?”

  “没有。”崔秀宁难得的笑了笑,有种令人惊艳的感觉,“趁我打个盹,它就扒拉袋子,刚好被我抓个正着。”

  “那你应该抓它回警局。”李洛道。

  崔秀宁立刻不笑了,本来明媚的眼眸顿时锋利起来,“应该抓的人是你。”

  “好了。”李洛摆摆手,转移话题:“半根竹子,花了七文钱。”

  崔秀宁蹙着好看的眉,“就是我们还有三文钱。”

  李洛一边开始用柴刀做竹筒,一边说:“寨子里的人,不少都要断粮了。我们也快了。”

  崔秀宁说:“先吃了麦子再做竹筒。”她指指分好的两捧麦子,自己先吃起来。

  “警察,我的比你的多。”

  “你干体力活了,男人饭量又大,就多一口吧。”

  “这麦子生吃,好像有点甜啊,真不难吃。”

  “它在看我们。”

  “让它看吧。反正它吃肉。”

  “我们也是肉。”

  “那晚上真要小心。”

  PS:敬请推荐收藏,笔者打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