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暗杀计划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375 2020.01.13 14:54

  董格解释道:“李洛年前要在朴家遗址修建宅院,有人建议换个地方,说那里危险,海盗来过第一次,就会来第二次。”

  “李洛说他巴不得海盗来。小吏就问为何。他冷笑道,海盗不来本官如何立功?你们以为这三百乡勇全是饭桶么?里面可有几十人上过战阵的。”

  “李洛又说海盗中已经有人暗暗向郡守投诚,一旦海盗再来,官府马上就会得到消息,到时…。”

  “李洛又警告各村正,海盗有人暗投官府的事严禁泄露。之所以告诉我们,是让我们到时放心带壮丁配合围剿。他还许诺,等灭了海盗,人人有赏,他甚至会推荐某个村正接任他的都寨之职。”

  “后来我向李洛身边的女真护卫提起海盗,那少年说,希望海盗快来,他好杀几个过瘾。就怕海盗下次不从摩尼乡上岸。”

  “我观察乡勇,发现三百人中的确有几十人像是做过军的,他们身材比较魁梧,右手大拇指粗壮,以前应该长期练过箭术。”

  “还不止这些,李洛是有兵器的,或许能武装上百人!只不过为了向海盗示弱,才没有发放。这些兵器是郡守特批的。小吏寻思,只怕这些是郡守有意为之。因为海盗再不剿灭,他官位也难长久。”

  柳成椽皱眉,“他真有几十人能上阵打战?还有一批兵器?”

  董格毫不犹豫的顺:“千真万确!”

  柳成椽琢磨起来。如今海盗可是郡守的心病,若再不剿灭,的确有碍仕途。

  难道,真是郡守的安排?不然为何李洛建宅院偏偏选在朴家遗址?他就不嫌晦气?

  那股海盗多次作案,每次都选择靠近海边居住而又缺乏武力的富户,搞的不少富户纷纷内迁。朴家遗址,就在海岸附近。总不会是李洛傻吧?

  柳成椽总结出来,只要散布那个消息,海盗一定会来,他们都是爱财胜过爱命。

  柳成椽之所以确定这点,是因为他已经散布过两次消息,第一次灭了双河乡的白家,第二次灭了摩尼乡的朴家。柳成椽也顺利兼并了两家地主的土地。

  官府之所以不利用这点引海盗自投罗网,是因为官府并不知道柳成椽故意散布过消息,也就不知道这个规律。

  柳成椽阴险多疑,正因为如此,所以会自动脑补对手的阴谋诡计。

  海盗每次上岸不到百人,倘若李洛真有数十敢战之士,又提前布置,只要拖到官兵来援,就稳操胜券了。

  虽然董格说的合情合理,但柳成椽仍未相信。他吩咐一个私兵,将另外一个投靠他的村正王范叫来。

  私兵骑着快马赶去,半个时辰后带回王范。

  “老王,李洛曾对村正们说,不怕海盗来袭?”柳成椽劈头盖脸的直接问道。

  王范回道:“年前是说过,他们好像是在等海盗来。对了,小吏正要禀报,李洛的乡勇,里面有不少做过军的,兵器也藏的有。只是不知道为何,却没有都拿出来。”

  很多话李洛的确对村正们说过,本就是演戏,王范也不算撒谎。

  柳成椽冷哼一声,“他这是示弱,好让海盗放心来。”

  听到王范的印证,柳成椽这才信了董格的说辞。

  有时候,越多疑的人反而越轻信,尤其是涉及阴谋的事。

  可惜啊,这次不能再借海盗的刀了。

  但是,李洛一定不能再待在摩尼都寨的位子。看此人做派,必定要妨碍柳家圈建庄园的计划。

  想了想,柳成椽挥手让董格和王范离开。很快室内只剩下柳家兄弟和两三个心腹。

  “柳武,你挑几个私兵,装作蒙面大盗把李洛做掉!”柳成椽下令道。

  暗杀!

  “是!”私兵百长柳武毫不犹豫的领命。

  “大兄,李洛的娘子乃是人间绝色,要不…”柳成明突然说道,他对崔秀宁念念不忘,想让柳武暗杀李洛后,将她带回来。

  柳成椽冷哼一声,“别为女人坏事!要是被人知道她女人在柳府,岂不做实了是柳家暗杀朝廷命官?也一起杀了!”

  不能明着动武,那就暗中见血吧!只要不留下证据,谁也没办法。杀人者是蒙面大盗,与柳家何干?

  “是!”柳成身子一挺。

  “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柳成椽不放心的问,一是担心暗杀失败,二是担心留下证据。

  柳成道:“奴才会在半夜动手。他可能有几个护卫,先趁黑摸掉,再杀李洛夫妇,得手立刻就撤!”

  “这就是你的计划?”柳成椽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你这个蠢货!你是谁?你是大盗!为的是钱财和女人!只杀人,还是强盗吗?那是刺客!谁会派刺客杀李都寨?最有可能的不就是我柳家么!”

  “是奴才短了见识。”柳武一脸羞愧。

  “重新来过!”

  “是!”柳武想了想重新说道:“前面不变。进去后杀了李洛,再到处翻东西,搜寻钱财。然后,当场把那妇人轮流玩儿一次,再一刀杀了。”

  “废物!”柳成椽再次骂道,“尔乃猪乎?其蠢若何!还轮流玩儿一遍,那岂能快速撤离?耽误越久,风险越大!”

  柳武顿时跪了下去,“奴才愚蠢,还请郎君指点。”

  柳成椽摇摇头,说道:“前面不差,主要是那妇人。强盗向来是既劫财杀人,又要蹂躏妇人。但又要快速撤离,怎么办?就把那妇人一扒,下面直接几刀捅的稀烂,又省了功夫,又像是真做了那事。官府来查,自然不会怀疑我柳家。”

  柳武赶紧拍马道:“大郎君高明啊!”

  柳成明确嘴角一抽,满脸遗憾之色,暗想大哥真是暴殄天物。

  旁边的田长季丁,看到这一幕,心想这次要不要将消息透漏给李夫人?要不干脆让柳武把她灭了,这样自己贪墨的把柄不就没了?也不用再替她效力?

  不过,想到崔秀宁的大方,和柳家的小气苛刻,季丁又有点犹豫。

  再想到柳武有可能在李家翻出自己留下的投名状文书,季丁就更加犹豫。

  最后想到刺杀可能会失败,李洛可能是李氏子弟,以及崔秀宁给过他的许诺和敲打,季丁终于决定一条道走到黑。

  还是要把消息传给李夫人。因为这样对季丁更有好处,也更保险。

  他是柳家庄园田长,是柳家心腹,可是说到底也是个奴才!

  尤其是柳家对下面并不大方。虽然他衣食无忧,可每年拿的例钱不过十几贯。这让喜欢赌钱的季丁经常手头紧张,开始贪墨田庄的收成。

  而他从崔秀宁那里得到的赏钱,短短半个月就超过了十贯。更别说崔秀宁答应的其他好处了。

  季丁不傻,他知道李夫人和李洛都很不简单,这样的人完全值得下注,他是个赌徒,本来就爱赌。

  柳家兄弟决计想不到,季丁这个效力柳家二十多年的心腹老人,会把暗杀李洛的计划向对方和盘托出。

  “大郎君,我何时动手?”柳武问。

  柳成椽想了想,“你先挑人,再准备,三天之内动手!”

  季丁松了口气,三天之内动手,传递消息完全来得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