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贴身死掐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3318 2019.12.17 20:37

  李洛藏在一丛灌木后面。

  这是从未有过的凶险,要是被三个返回的私兵发现,不是把他当做敌人同伙抓回柳家立功赎罪,就是当场斩杀。

  李洛慢慢把手伸入大袄,紧紧抓住那只箭。这是他唯一的武器。要是被发现,他只能掷出这只箭,然后拼命往密林中跑。

  不知为何,此时他身下的积雪有点不一样,应该是被人动过。

  难道?

  三个私兵的谈话这次听到清清楚楚。

  “郎君估计是被俘虏,所幸他没死,我们还能将功折罪。”

  “那人应该有好几个同伙。真是大意了,谁知他还留了一手。”

  “不对,就算他在山上有几个帮手,但弟兄们也不是吃素的,为何九个兄弟都战死,他们却连一具尸体都没有?”

  听到他们的谈话,李洛越来越肯定,他身下的雪地里,可能埋有尸体,不然为何像是被动过?

  “我留下搜索附近雪里有没有敌人尸体。徐忠你赶快回府报信,请大郎君多带兵马!”

  “好,我回去报信!”

  “刘四你快随徐忠一起下山,看住马群,别让马跑散了!”

  “曹兵长,我们下山了,你自己小心点!”

  看到徐忠和刘四两个家兵立刻飞奔下山,只剩下那曹兵长一人,李洛顿时压力骤减。但危险仍未过去。

  能被世家豢养武装的私兵,当然都算精锐,看看这些人的体格和做派就明白了,无论单兵战力还是意志肯定强过一般官军。

  加上对方装备了皮甲直刀,真要对决的话,李洛有九成的几率会死。他的体能素质虽然很不错,但肯定不会比这曹兵长更强,冷兵器厮杀更是比不过。

  那曹兵长持刀在附近雪地搜寻,遇到灌木拱起的雪堆,就刺出一刀,一边查看地下的脚印。

  李洛断定,自己躲不掉。

  果然,几分钟之后,曹兵长向他所在的灌木丛而来。只要对方不瞎,就算找不到尸体也不会看不见他这个活人。

  曹兵长神色一动,很快发现了异常。可是他还没有走近,突然一个人影从灌木丛后暴起,同时一只羽箭疾射面门而来。

  他的反应可以点赞了。身体猛的往后一仰,同时直刀往上一挥,“嚓”的一声将羽箭斩为两段。可是等他站稳身形,那暴起之人就扑向几丈外雪地上的直刀,身手竟然很是敏捷。

  李洛扑向距离最近的直刀,借着惯性一个打滚,就持刀站了起来,同时对方已经逼到眼前。

  “原来是你。”曹兵长此时已经认出李洛,就是山下的那个田奴。

  持刀在手,李洛的胆气顿时壮了不少。

  “无论你信不信,我和此事都没有干系。”李洛真不想和对方拼命,胜算实在不高。“我不想和你厮杀,与其同归于尽,不如你没看见我。”

  曹兵长咧嘴一笑,“有没有干系,去了柳府家狱再说。你敢反抗,我就斩下你的首级。”抓个活口,当然比死人强,他不信李洛和敌人没干系。就算真没干系,又重要么?

  “兔子急了也咬人,为何不能你活你的,我活我的?”李洛调整好呼吸和姿态,准备拼命。可不知为何,他的手有点抖,他怕了。

  李洛没玩过冷兵,更没有穿甲,也不懂刀术,连手里的刀都满是豁口,然后与一个古代武士单挑,能不怕吗?

  “你连拿刀的姿势都不对,还有资格与我同归于尽?”曹兵长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李洛,他双手持刀于肩,左腿伸直前踏,右腿后撤屈膝,立刻全身充满了一种危险的张力。

  李洛立刻醒悟,高丽直刀柄长,类似唐刀,正确的持刀的确该是曹兵长这样。他马上下意识就摆出相似的动作。

  “现学晚了。”曹兵长冷笑,“好好站着让我砍头,会痛快点。”健壮的身子猛然跃起,带着直刀只劈李洛脖子。

  他的动作说不上多快,却干脆利落,精准无误,娴熟狠辣。哪怕李洛早就蓄力戒备,等反应过来时,直刀已经劈到面前。

  没有射出的弓才最有威慑,曹兵长一出手,李洛反而不怕了。

  李洛动作也绝对不慢,全力挥刀一格挡,“当”的一声堪堪挡住对方的刀。可紧接着对方直刀顺势回收再横着一斩,变刀自然熟练,划向李洛左肋。

  这就是熟手和生手的差别了。李洛的敏捷度不可谓不优秀,身体素质也算很棒,可完全跟不上对方节奏,他根本没有持刀厮杀的经验。曹兵长这刁钻的一刀,顿时让李洛手忙脚乱,虽然险而又险的总算挡住这记杀招,可他的刀却被磕飞,左肋部的厚袄还被划开。

  李洛失去武器,拼命往地上一扑,连滚带爬的企图拉远和曹兵长的距离。

  曹兵长两刀打飞李洛的兵器,正要痛下杀手,却不想这小子一下子滚出去一丈多远,紧接的第三刀自然失去目标。

  李洛逃过这刀,根本顾不上看曹兵长一眼,就拼命向下山的小道跑去。

  “能逃哪里去!”曹兵长心中恼怒,他是柳府一等战兵,一把刀少说也杀过五六人,今日杀李洛竟然有点费力气。

  李洛很快逃到山道,曹兵长也紧追而来,两人就隔着几丈来远一追一逃。由于积雪齐膝,行动不便,逃的人逃不远,追的人也追不上。

  曹兵长没打算用刀投掷李洛,要是一击不中让这小子捡到刀,逃的就是他了。

  李洛偶然回头,曹兵长满脸的杀气更是让他没命的迈腿。

  曹兵长心里冷笑,这小子往山下跑是找死,刘四就在山下看马,他能逃得掉?他不知道李洛压根没打算真往山下逃。

  很快,两人就来到山腰的位置。

  李洛顿时松了口气,他发现了之前设弓卡时进入的密林,他装作犹豫一下的样子,就一头钻了进去。

  曹兵长看见李洛突然往左钻入山道边的密林,并没有丝毫停止追击的打算,他今天一定要砍下这小子的脑袋。

  所以,曹兵长也跟着钻入密林。密林里追当然更难,可这小子逃也更难。

  李洛根据自己之前做的暗记,将不知不觉的曹兵长引入弓卡附近。正如曹兵长一定要干掉他一样,他也一样要干掉曹兵长。

  曹兵弯腰紧追不舍,突然听前面“哎呀”一声,似乎是那小子摔倒了。等他绕过几个障碍,果然看到那小子坐在地上,满脸痛苦之色。

  “我腿都折了,你该放过我……”李洛面露乞求,“我和贼人真没干系。”

  曹兵长狞笑道:“好,我放过你。”提刀直接走过去。

  可是突然地下一动,“噌”的一声,紧接着双腿就被什么束缚住。树根?他吃惊之下还没反应过来,就往前摔倒。

  但他直刀往下一拄,竟然没有完全倒下,可他还来不及站起,之前还满脸痛苦之色的李洛就一扑而上。

  曹兵长顿时被李洛扑倒在地。

  李洛使诈扑倒对方,一边压住对方,一边拼命去夺刀。

  曹兵长则是死死抓住刀,拼命要翻过来。可是他的力气并不比李洛更大,脚还被束缚,哪里能翻身?

  李洛也清楚,光压住对方没用,关键是要夺下刀。

  两人完全靠蛮力硬拼,也不骂也不喊,就是沉默而剧烈的死掐。但曹兵长终究处境吃亏,很快就被李洛居高临下一拳砸在鼻子上。

  曹兵长痛哼一声,顿时脑袋发懵,紧握刀柄的手也忍不住松开。李洛一把抢过直刀,顺手一刀插到曹兵长胸口,可却忘了对方穿了皮甲,这匆忙的一刀竟然没有破甲而入。

  曹兵长“蓬”的一拳砸在李洛下巴,差点把李洛的打的仰翻过去。这一下让李洛更是发狠,他忍着剧痛猛然横刀下按,照着曹兵长的脖子往左一拉。

  刀锋入肉饮血的感觉传来,李洛忍不住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嗬嗬……”曹兵长的脖子被割开,顿时眼睛惊恐无比的瞪大,一缕血线飙射出来刺破空气,发出微风般的声音。

  李洛怕被血溅到,马上滚到一边,拄刀半跪。却看曹兵长挣扎着爬起来。他的血还在从脖子上不要钱的飙射,但他死死瞪着李洛,仍然想拼命爬起来。

  李洛没有再补刀,而是就这么看着曹兵长,“我早说过就当没看见我,你活你的,我活我的。可你非要杀我,活着不好吗?”

  曹兵长指着李洛,他想说话,想起身,却终于无法完成。很快,他就彻底躺了下去,再也没有动静。

  李洛下巴痛的厉害,浑身也已湿透,精疲力尽。他之前就活埋过一个该死的人贩子,这是他第二次杀人,并没有多少杀人后的恐惧和不适。他其实是后悔了,冒险上山差点被干掉,却没有多少好处。

  柳家很快就会出动大批人马搜山,无论如何他必须离开了。

  李洛将曹兵长的皮甲扒下来。这皮甲做工不差,价值最少也在十贯以上,可惜暂时无法脱手变现。剥下皮甲之后,他当然不会放过对方的衣服。

  很快他就面露喜色,竟然找到四个当百的大铜钱。这铜钱直径近两寸,比一文的铜钱重的多。上面铭刻:当百。

  四个当百大铜钱,就是四百文。

  接着,李洛挖了一个坑将曹兵长埋了,然后把竹卡子远远藏起来,皮甲也藏在另一处。最后,李洛也没忘记把直刀掖在大袄里带走。

  李洛一边倒着离开一边用树枝扫灭自己的脚印,在密林中慢慢往下,距离山道只有百米。

  直到半个小时后后,李洛才从密林中下到一处山脚。他用雪擦擦自己的脸,远远绕开之前上去的山口,不紧不慢的离开。

  此时天快黑了,李洛刚刚来到村寨附近,就远远看到一队骑兵穿过村寨往之前的山口方向而去。

  李洛松了口气。柳家大队人马虽然赶到,但他也离开了摩尼山。

  PS:感谢各位大人的推荐票!笔者拜谢!欢迎收藏,点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