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再次谋官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196 2020.01.23 20:09

  名义这东西,看着往往很虚。但是,很多时候又不可或缺。

  就说乡勇吧。

  乡勇的官方称呼,叫“郡州县保胜精勇军”。

  正式公文中简称:州县军。

  乡勇只是俗称罢了。

  但是,所谓的保胜精勇军,听起来牛叉的很,却又的确不是是常设的正规官军。没有军饷钱粮,没有规定各级军官,其实就是松散的预备役。

  高丽只有五百多万人口,常设正规军也就十万左右,一旦爆发大战显然不敷调用。但高丽又养不起那么多兵马,只好大量藏兵于民。

  历史上,隋朝,唐朝,辽国都曾大规模征讨高丽,可高丽竟然能短时间内动员几十万大军,就得益于高丽的预备役制度。

  但,“保胜精勇军”又不同于源自北周的隋唐府兵。

  隋唐府兵虽然也是藏兵于民,但府兵训练严格,组织严密,各级军官具备,都是正经武职。而且府兵还授予土地,能减免赋税,还时有赏赐补贴,待遇并不差。

  隋唐府兵可不是预备役,而是实打实的朝廷经制主力官军。

  “保胜精勇军”却不同,完全就是苦役,不然也不会被称为乡勇。

  可名义上,“保胜精勇军”却是朝廷武装,仍然属于官军序列。

  这个名义很重要。只要你有了职权,又不超编,就可放心大胆、名正言顺的编练。只不过要服从征调而已。

  没有这个名义,就是聚众谋反。

  所以,负责统管乡勇的江华团练使之职,才会让李洛动心。

  拿到这个官职,他就有了扩编的名义。

  崔秀宁道:“团练使如今是烫手的山芋,明年要是出不了堪用的兵役,必定是要问罪的。担这么大干系,时间又紧,还没有钱粮油水,哪个官员肯干?郑律虽是郡守,也没法子逼着下面的属官干。”

  李洛道:“要不,我主动去见见郑律,让他主动提出来?”

  崔秀宁摇头道:“我的情报是,郑律已经考虑到你了,郡守衙门中的书吏中,就有我们的线人。”

  “这么说,他还是否决了我?”李洛问。

  “他倒是想让你接团练使的苦差,毕竟现在没人愿干。可是团练使是七品。按照高丽制度,无功升迁不得超过两级。你是正九品,团练使正七品,中间差了四级。”崔秀宁解释。

  李洛有点失望:“懂了。就是他没有办法一下子让我连升四级,提到七品。哪怕这官儿没有愿干,也轮不到我。”

  崔秀宁笑道:“对。但团练使虽然当不成,团练副使却能谋到手。而且我认为,团练副使可能更适合你。”

  “你说说看。”

  “团练副使是正八品,你升两级就够了,郑律也有这个权力。而且,团练副使是两人,一个负责江华北部五个乡镇的乡勇,一个负责江华南部四个乡镇的乡勇。”

  颜铎插话道:“这个老夫倒是知道。负责江华南部四乡的,叫‘南靖团练使’,这官职已经空缺好些年了。”

  崔秀宁道:“义父说的没错。最适合你的,就是这空缺多年的南靖团练使。作为江华团练使的副手,才是实际负责南部乡勇编练的主官。而团练使,只是抓总,其实不实际管事的。”

  李洛立刻做出决定,这个八品“常务团练副使”,一定要到手!

  南靖团练使,负责南部四个乡镇的乡勇,其中就包括摩尼乡。

  其他三个乡,都是在摩尼乡附近。最远的桑林乡,也不到三十里。

  崔秀宁道:“南部有摩尼,东滩,西湾,桑林四个乡镇,人口三万五千余。有一千二百人的乡勇编制。”

  李洛今年计划编练一千人以上的乡勇,这个兵额够用了。

  主要是其他三个乡的都寨,会好好配合吗?

  李洛思索,如何才能从郑律那里实现利益最大化。

  崔秀宁又抛出一个信息,“西湾乡的都寨如今也空缺,去年七月,海盗从西湾登陆烧杀掠夺,上任都寨硬着头皮抵抗,死于海盗之手,至今没人敢接任。”

  颜铎道:“这是西湾乡被海盗所杀的第三个都寨。五年前,当时的都寨也是死在海盗手里。三年前,又死了一个都寨。”

  难怪如今无人谋取西湾乡都寨之职,五年内三任都寨都死于海盗之手,如此高危职业,谁敢接任?

  原因也很简单。西湾乡有天然良港,非常便于海盗登陆。而且,西湾乡最富裕,是海盗经常照顾的地方。

  江华有三千水军,作用是镇守,并不轻易出动。而且,水军都是大战船,近海巡逻并不适合,对反应灵活、防不胜防的小股海盗震慑有余,打击不足。

  真正对付海盗的,只有郡守府的四百海路巡检兵。几百个兵七八条船,却要巡逻近两百里的海岸线,可想这防线漏洞有多大。

  差不多就是不设防了。海盗怎么会不嚣张?

  如此,西湾乡都寨久久无人接任,也就不足为奇了。

  崔秀宁和颜铎的意思是,让李洛把西湾乡都寨的位置也拿下来。

  这样,南部四个乡有两个乡的都寨是李洛担任,再有团练副使的名义,其他两个乡的都寨就翻不起大浪。

  “我明天就去拜访郑律,汇报乡勇的进展,让他对我有信心。如此他必会主动提出请我接任团练副使,我再装作为难,提出一个要求,兼任西湾乡都寨。”

  颜铎笑道:“不错。如今这团练副使和西湾都寨都是苦差事,郑律巴不得有人担责背锅。这番谋划应该可成。”

  李洛也笑了,“别人眼中的苦差事,对我刚好有大用。不过,除了兼任西湾乡都寨,郡守大人还要给点其他好处,我才能勉为其难的答应。”

  颜铎和崔秀宁也都笑起来。

  第二天大早,李洛就带着一些银瓶,乘坐牛车,在颜隼等一队亲卫私兵保护下离开坞堡,往江华山城而去。

  如今是四月暮春时节,乡民们的庄稼都已种下,路边处处都是水光粼粼的青苗稻田,暖风吹过,秧苗混着春泥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李洛心旷神怡。

  看样子,今年是个好年景啊!可以就近解决军粮了。

  这也得益于他之前拨私款修缮水利,让百姓的春耕灌溉条件有了很大提高。其他乡的庄稼,未必有这么喜人的长势了。

  田中百姓看见李洛标着太极家徽的牛车,纷纷跪拜,口称“乡君”。

  乡君,在中原是诰命夫人的一种封号。但在高丽,“乡君”却是都寨的美称。可是能让百姓称为乡君的都寨,却是少数。

  由此可见李洛如此的民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