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警匪互怼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427 2019.12.24 20:55

  “军需图”的材料是一块葛布衣角,一面是字,一面是画。

  李洛首先看到几百个繁体字,好在两人都认识。

  “祥兴二年三月初二,太傅令余赴日求援,与北夷决南海。余乃率船北上,于十七日抵日,二十五日见日王北条氏。言诸夏危如累卵,请发援兵共拒夷狄。

  日王不允,只愿助军需粮四千石,盔甲千具,长枪两千杆,倭刀三百把,铁八万斤,弓千张,箭五万枝等。

  四月八日装船出海,至十六日始抵浙海,然已闻噩耗,崖山大败,天子已崩,太傅死国,大宋亡矣!呜呼哀哉,痛心疾首,惊骇呕血。

  似此穷途末路,万难东山再起。乃藏军需于浙海一岛,只待来日,或有可期。

  然亡国之臣祸不单行,先遭风暴,水兵多死。再遇海盗,惨胜如败。又起内讧,残兵相杀,千人船队,仅存数人。

  辗转大海数月,八月入台州,欲联络太傅旧部。未至,路遭元军搜捕,左右护卫突围,血战尽死,余仅以身免。闻齐鲁有义军反元,乃出海孤身北上,幸遇太傅旧部。然病重不起,乃作此图。南望崖山,泣血再拜。祥兴二年十月四日绝笔,耻不留名。”

  短短数百字,交代了“军需图”的来龙去脉。此人是南宋忠臣,但因为“耻不留名”,不知道究竟是谁。只是不大可能是武将,倒像个文臣。

  至于文中的太傅,应该指张世杰。因为张世杰与文天祥,陆秀夫并称“宋末三杰”,官封太傅,也是崖山之战的总指挥。

  一个南宋忠臣奉张世杰的命令,去日本求援兵。日本镰仓幕府没有答应出兵,只送了一批军需物资。从文中所列数量看,这批军需物资并不多,只能武装几千人的军队。但对于当时已退守南海,军需断绝的宋军来说,无疑是一次宝贵的补给。可惜军需还没送到,崖山已经大败,宋朝彻底灭亡,军需也无处可送了。

  所以此人只能将物资埋在一个岛上。但接着连遭飓风,海盗和内讧,上千人只剩下几个人。上陆后又遇到元军,最后只有他一个人逃出来,死前见到张世杰的一支旧部,于是留下“军需图”相赠。

  那么所谓的“宝木部”就是宋军旧部了。宝盖头加一个木子,不就是“宋”字吗?

  至于“军需图”如何被柳家人知道,就不得而知了。可惜“宝木部”得到军需图,却又阴差阳错落到李洛手里。想到此人为国奔波,颠沛流离,九死一生的遭遇,两人不由很是同情敬佩。

  两人翻过军需图,看见上面是一副简陋的画,画着一个海岛,上面有两根并立的石峰。边上只有一行字注释:“距浙东沿海百余里,有无名小岛,大若一村,一对石峰并立西岸,藏之二峰之间。”

  李洛皱眉:“浙海领域的小岛很多啊,起码有上百个,说的这么模糊怎么找?”

  崔秀宁没有回答,而是专心致志的揣摩图,口中喃喃道:“这地方,好像有点印象……”

  李洛不敢打断她的思路。在地图学上,崔秀宁肯定比他强。优秀的刑警会了解地图地理,便于布置追缉。

  “我绘制过中国沿海的海岛分布图,因为很多犯罪分子都会往岛上逃。浙海的岛虽然很多,但大概分布我都有点印象。我也看过沿海岛屿的高清地貌图,这个小岛我肯定浏览过,可却想不来名字。”崔秀宁拧着眉头说道。

  李洛顿时有些失望,“真想不起来?”

  “真记不得了。”

  李洛只好徒劳的再次低头看图,却不知崔秀嘴角漾起一丝狡黠的笑意。

  “其实吧,就是你想起来也没用。”李洛手一摊,自我安慰的说,“我们没有自己的大海船。茫茫三千里海路,小船分分钟就翻了,而且找到物资也运不回来。第二,就算咱有大海船,也没有几百人的可靠人手搬运护航。说白了,这图现在就是一张画饼。唉,白瞎这么多粮食了。”

  李洛说的当然是实话,这图现在对两人来说根本没卵用,但不代表图就真的没用。如果是柳家这样的势力,仗着人多船多,在那片海域分散的找,也是能找到的。

  崔秀宁心里想:“我当然知道,但就不告诉人渣。这人渣如此不安分,拿到大批装备怎么可能不折腾?到时就是天大的祸事。”

  李洛突然道:“警察你笑啥?”

  崔秀宁摸摸脸,“我笑了吗?”

  “笑了。虽然你的笑很好看,但这次笑得有点奇怪。”

  “哦,我在想狐狸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好吧。对了,狐狸……狐狸快生了啊。”

  “所以,逃犯你快把这死狗剥了,给未来警狐的妈妈补点营养。”

  李洛:“……”

  等到李洛把死狗剥了皮收拾好,天都快亮了。此时柴已经烧完,睡了一觉的崔秀宁都冻的醒过来。

  “一股子血腥味。搞好没有?”崔秀宁睡眼惺忪的从炕上被子里探出脑袋。

  李洛搓搓手,“好了。皮子除了一个箭孔,几乎完好无损。肉大概二十多斤,狗下水也收拾了,给你喂狐狸。”

  “好冷,冻得睡不了。”崔秀宁打个哈欠,“你快砍两斤狗肉,去安家换柴烧。”

  “警察,请你考虑下劳动人民的辛苦好吧?一整夜的我可是没过合眼。”

  “这么冷,你想合眼也合不上。”

  “那我还不能打个盹?再说现在不到五点,安家人肯定没有起床。你可是警察,就不能忍耐一下?”

  “忍个毛线,不是你这个人渣,老娘至于到元朝受罪!”

  “你够了吧?你好好的度假旅游,干嘛非要抓我?当时拿我当空气不行么?不是你非要逮捕我,我又咋会来这遭罪?我有一个亿啊!”

  “你自己想想你的话有道理吗?李洛,你应该彻底反省一下,认识到自己是个害人害己害社会的人渣。就算我不抓你,你以为你真跑得掉?你有同伙已经自首把你供出来了,可笑你还蒙在鼓里。别说一个亿,你十个亿都没机会花。”

  “是谁!”李洛顿时跳了起来,像一条被蝎子蜇到的猫。

  “终于被踩到尾巴了?是谁我还不想告诉你,你慢慢琢磨吧。”

  “好好好,警察,算你赢了。”

  崔秀宁哼了一声,脑袋钻进被子。

  两人一顿互怼,让没柴烧的屋子变得更冷了。

  李洛呆呆坐了半天,苦笑着摇摇头,这才开始分解狗肉。

  好不容易天亮,李洛提起一块狗肉,往安家走去。留下崔秀宁在屋子里跺脚取暖。

  半个小时后,安家主人高高兴兴的跟着李洛运柴过来。

  李洛的狗肉让安家人笑得合不拢嘴,已经很久没吃肉了啊!李郎君真是个有场面的好人。

  最后,两斤狗肉换到整整两千斤干柴,够烧到春暖花开了。

  等到火塘再度烧起来,两人的脾气都好了很多。

  “你睡两个小时好了,可以上炕睡。”

  “你呢?”

  “先不睡了,等你去传灯寺了我再睡。”

  “谢谢警花。”

  “我把狗肉烤上。”

  “我去!狗下水呢?”

  “被它叼走了。还没等到我主动给。”

  “这狐狸,简直了……”

  PS:求收藏,推荐,请给予宝贵的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