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雪窝子里的对话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3024 2019.12.07 19:02

  不到一丈的雪窝子,洞口朝南,刚好挡着外面的北风。雪窝子中间放着一块大石头,石头上烧着一堆柴火,红红的火光映照着两张木然的脸。

  总算暂时解决了保暖的问题,虽然还是冷,但不至于冻死了,两人都是松了口气。

  不过两人之前一追一逃,都累的一身汗,现在被火一烘烤,汗气蒸腾,小小的雪窝子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汗酸味。

  闻到这股味道,崔秀宁既尴尬又恼怒,言语也更加不善。

  “你这个人渣,就该把牢底坐穿。现在好了,连累的我给你陪葬!”想到再也难以见到父母家人,崔秀宁的语气愈加恶劣:“在国内第一次追捕你时,我不应该心慈手软,当时要是果断开枪,就不会有今天的事。”

  她的目光充满厌恶和愤恨,手关节捏的咯咯作响,还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似乎随时会动手。

  李洛烤着火,懒洋洋的,目光有点散的瞟着她,“当个警察至于这么认真?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崔秀宁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逃犯,她猛然站起来,用棍子指着李洛,居高临下的咬牙道:“虽然我现在无法逮捕你回警局,但可以狠狠收拾你一顿,你信不信?”

  “别拿棍子当枪。”李洛看都不看她,拿起两根枯树枝,好整以暇的敲敲上面的残雪,慢悠悠的加到火堆上。

  崔秀宁继续挑衅的说道:“看你年纪轻轻,人模狗样,可惜已经犯下盗墓罪,文物走私罪,故意伤害罪。”

  “人活在世,总要有点价值,像你这样的社会渣滓,连不事生产的造粪机都不如。因为你们触犯法律,危害社会。考不上大学的人很多,别人都老老实实找个工作,可你呢?妄想一夜暴富,铤而走险,害人害已。”

  李洛点上一支烟,置若罔闻,理都不理,完全就是顽固不化的神态。

  崔秀宁看他的态度如此不老实,顿时更加愤怒。

  “你给站我起来,我们外面单挑!站起来!”

  她厉声呵斥间,棍子往前一伸,离李洛的脸只有几厘米。

  “你够了!”李洛一把打开棍子,“呼”的一声站起来,“你是警察,我是逃犯!可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咹?我告诉你,这个时代的残酷会远超你的想象!如果你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除了化敌为友没有任何出路!”

  崔秀宁恨恨瞪视着李洛,想不到他突然就爆发了。看着李洛带点狞狰的表情,她突然有点畏惧。

  “别给我说教!”李洛指着自己,“我今年才二十二,就已经打下上亿的身价,这都是搏命换来的,可现在全特么完了!白白便宜了瑞士银行!”

  “我也曾经想好好读书,将来做个小富即安的白领。可我三岁就被人贩子拐卖,至今不知道亲身父母。”

  “八岁之前,养父母对我还不错,可等到他们自己终于生下孩子,对我就变了。那些年的那些事,绝对会让一个孩子发疯!我能有今天,还算个正常人,已经不错了。”

  崔秀宁呆呆听着,手里的棍子不知不觉掉到火堆。

  “你说,我有健康成长的资本吗?能念完初中就谢天谢地,想好好读书,不存在的。我十五岁就混社会,十六岁就加入一个盗墓团伙,十九岁开始贩卖文物,挣到第一个千万。你知道我有钱后干了什么吗?”

  李洛露出一丝令崔秀宁心悸的笑容,“我花钱打听到了当年拐卖我的人,把他抓起来问,是从哪里把我拐走的?我想找到亲身父母。”

  “可那个人贩子说,他拐卖的儿童太多,涉及的地方也太多,已经完全忘记我是哪里人了。他倒不是撒谎,而是被拐卖的太多,他真的忘记了。这么办?简单,我挖了个坑,活活把他埋了……”

  崔秀宁干巴巴的说道:“原来,你还是杀人犯。”

  李洛坐下来,“只杀过一个。”

  “那你也是杀人犯。那人贩子是该死,可你也没有权利剥夺他的生命。”崔秀宁突然感到很无力。

  李洛冷笑:“那让谁来剥夺他的生命?谁来惩罚他?要不是我,他现在还是活的好好的。他逍遥法外这么多年,做过这么多坏事,你们为何抓不到查不到?”

  崔秀宁苦笑:“警察不是神,我们只能敬职敬责,却无法确保结果。”

  李洛摇摇头,“算了,咱不说这些,没劲。还是商量接下来咋办吧。一句话,我们要活下去。”在小警花面前吼了一通,他的心绪终于平静下来。

  崔秀宁坐下来烤火,撩撩头发,对自己的犯人说:“我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你有什么?”她的背包根本没有带过来。

  李洛的回答让崔秀宁失望:“我行李都在酒店,手机也在房间充电。现在只有半包烟,一个火机,一张银行卡,一块手表。”

  崔秀宁冷笑:“还是江诗丹顿的,卖了应该能换不少银子。”

  李洛拨着火堆,“不能卖。这可是现代世界最宝贵的念想了。打火机也不能卖,还有用。”

  当然,真要卖的话,李洛相信就算一个打火机就能卖不少钱。

  崔秀宁不满:“这也不能卖,那也不能卖,我们下山后吃住怎么办?保暖问题怎么解决?难道去偷去抢?”

  李洛笑道:“就算偷抢乞讨,也不能卖手表和打火机。”

  崔秀宁换了个话题:“你估计这是什么时代?”

  李洛想了想,沉吟着说道:“看摩尼山下的村寨规模风格,和江华湾的码头,估计不是高丽王朝,就是朝鲜王朝,不大可能是朝鲜三国时代,距现代最少两百多年,最多千年左右。拿到中国,应该就是宋朝到清朝前期。”

  崔秀宁不屑的说:“说了等于没说。”不过她还是有点佩服自己的犯人,起码能凭这点信息推断出历史跨度,虽然这跨度实在太大了些。

  不管怎么说,反正就是古代了。而且还不是在中国,是在远离中原的古朝鲜。

  接下来有多难,还用怀疑吗?

  虽然暂时解决了御寒的问题,可是从两人肚子里传来的叫声,说明新的危机再度降临。

  两人连一点吃的都没有。

  下山找吃的,是面临的第二个刻不容缓的问题。

  “我们烧起两个大火把,用大火把路上取暖,尽快下山到村寨中。”

  “这里是古朝鲜,我们言语不通,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我倒是会韩语,之前文物生意上和韩国人打交道很多。不过,韩语是现代朝鲜语,肯定与古代朝鲜语有区别,能不能和古朝鲜人交流也是个问题。”

  “这个我不懂,但我知道古朝鲜人也用汉字,大不了书面交流。”

  “你想多了,古朝鲜只有上层人物懂汉字。别说古朝鲜,就是古中国,底层老百姓也都是文盲,认字率很低。”

  “我们还能回去吗?”

  “不知道,别指望再玄之又玄穿越回去了。就算再穿越一次,你能保证回到的时空是现代?”

  “但我们可以回中国,无论宋朝还是明朝,总比在这异国他乡强的多。”

  “小警花,你想简单了。万一现在中国是我大元,或者我大清,我们还能回去吗?”

  “你别有这种狭隘的思想,元朝清朝也是中国,为什么不能回?还有,我叫崔秀宁,不叫小警花。”

  “算了。我不和女人辩论这个思想问题。看在算我连累你的份上,崔秀宁,我可以带你一起走。”

  “你以为我想和你这个该判死刑的罪犯一起?笑话。各走各的更好。”

  “别忘了你是一个女人。在古代东亚,你知道女人是什么地位吗?我告诉你,比一头牛,一头骡子强不了多少。你独身一人,又没有背景来历,最好的结局就是给一个土财主当小妾。以你的相貌,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想祸祸你,你可能连半年都活不下去。”

  “哼,那又怎样?我承认古代女人地位很低。不过谁要敢打我的注意,我会打的连他妈也不认识。”

  “你的格斗术也就能欺负欺负两只弱鸡。再说了,就算你能自保,那吃什么穿什么?靠什么生活?你一个小女人没家没产,连抛头露面都难,能干什么?除了去卖相卖笑,你什么都干不了。”

  “我承认你这个人渣说的有点道理。但你又能做什么?你以为是男人就比我强?”

  “我能做的远比你多。起码我能随便四处抛头露面,起码能找个体力活干。卖力气的能种地,扛运,脚夫,拉纤,水手。体面点的能当账房……”

  “账房难道我不会?”

  “你当然会很多。可问题在于你是个女人,你根本没有施展的舞台,这完完全全就是男人统治的时代。当然,你可以当丫鬟。”

  “你说了半天,就是告诉我,我一个人无法有尊严的活下去,而你却能,对吗?”

  “好像是的。”(新书求推荐收藏,笔者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