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借粮三升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3007 2019.12.19 20:20

  腊月初五,李洛和崔秀宁来这个时空的第四天。

  两人已经断粮。今天李洛必须要把粮食买回来。崔秀宁看见李洛揣着‘四大铜钱’出门,赶紧叮嘱他别忘了买纸。然后她也没闲着,开始用柴刀刨院子里的草根。

  狐狸懒洋洋的钻出来,狭长的眼睛一直盯着崔秀宁看,终于看的她火起。

  “没有了!老娘还没吃呢!再看我把你剥了吃肉!”

  狐狸失望了,拖着笨重的身子,蹒跚着跨进门槛。

  崔秀宁刨了一个小时的草根,肚子咕咕叫,胃里冒着酸水,头也有点晕。毕竟昨天就吃了小半升麦子,今天还没有吃东西。

  看看这个破败荒凉的小院,崔秀宁突然气的一柴刀砍在地上。

  警校苦学四年刚毕业,还没好好办件像样的案子,也没好好谈场恋爱,就来到这个鬼地方,这个鬼时代。

  老天爷,你让我因公殉职可能还好些,不该这么对我。

  不穿到清宫当格格也就算了,起码也要是大家小姐吧?你竟然让老娘没饭吃,整天和一个逃犯讨生活。

  好气哦!

  老娘一个警花,穿的像个难民,饭都吃不饱,洗澡都没地儿,更不能忍的是……用雪擦屁屁。

  妈蛋!

  李洛,都是你这个人渣,害人精!你为什么不乖乖让我抓回去?你跑个屁啊!老娘让你害死了。

  崔秀宁越想越来气,突然站起来,一柴刀劈出去,再一划,一个鞭腿,反身柴刀一斩。竟然练起一套刀术。

  李洛此时刚刚回来,他提着购买的东西站在院门口,正好看到崔秀宁耍刀。

  身穿大袄耍柴刀,牛逼啊。

  这女孩子是刑警,又出身警察家庭,会点刀术很正常。她这刀术美观度肯定够了,技巧也不能说没有,可是终究还是花架子了些。

  曹兵长的刀术美观度和她差的远,可要论简单直接娴熟狠辣,又强出一大截。要是两人拼刀,崔秀宁多半要香消玉殒。

  差不多一套刀术耍下来,崔秀宁突然转身对李洛虚劈一刀。她早就发现李洛回来了。

  “你觉得怎么样?”崔秀宁丢下柴刀问道。

  “英姿飒爽,霸气侧漏,挺好看的。”李洛拎着东西进院子。

  “什么意思?你觉得是花架子是吧?”

  “我没说,就是觉得高大上。”

  “要是和那个兵长打,你觉得谁能赢?”

  “他不会输。”

  “就是我会死?好吧。要不我们过几下?放心,我有分寸。”

  “我不和你打。”

  “没劲。你买了多少东西?四大铜钱换了多少文?”

  “原来一枚大铜钱能兑换七十文,宋守业给我面子,一共给我兑换了三百文。买了5升白米,5升麦子,5升豆子,一两盐巴,一刀黄纸,共花了290文。”

  “就是说我们只剩13文钱了,还要买柴。这十五升粮食省着吃也只够吃半个月,肯定撑不到过年。黄纸多少钱?”

  “三十文,只有十来张。宋老板问是不是写信用,我说用来当厕纸,把他吓到了,说什么果然世家子弟就是不同。”

  “黄纸而已,做厕纸就这么奢侈吗?”

  “怎么不奢侈?你看这纸,质量虽不差,却只有16开大小。你一次起码要用两张吧?就是6文钱。如果一家五口算,都用的话一天就是30文,一年光是擦屁股就要花10贯钱!顶的上村民一家全年收入了,不是奢侈是什么?这时代没有机器,纸全靠手工做,不贵才奇怪。”

  “那我一个人用就行了,省钱。”

  “我呢?”

  “你是男人,就用雪疙瘩。除了太凉,也没什么不好。”

  李洛:“……”

  中午两人熬了半升白米粥,吃的心满意足。古代糙米熬的粥,真是好喝啊。比干嚼麦子美多了,连崔秀宁都喝了三竹筒。

  崔秀宁虽然上午骂了母狐狸,但看在它怀崽子的份上,还是把最后一点稀饭给它吃了。

  李洛知道,这样的事在村民家里是不可能发生的。说到底,崔秀宁包括他自己,仍然没有改变现代人的惯性,骨子里还是富人做派。

  正在母狐美滋滋的舔粥之际,忽然院里传来说话声:“李郎君在家吗?”听口音是个高丽男子。

  “他喊什么?”崔秀宁不懂韩语,更不懂古韩语。

  “有邻居来了,问我在不在家。”李洛出了屋子,看到院子里竟然来了三人。

  一个是面黄肌瘦的高丽男子,穿着灯笼裤,正满脸谄笑的弯着腰。

  还有一个是穿着高丽“则高利”的妇女,脸色蜡黄,手里捧着一个大陶碗。

  最后一个却是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流着鼻涕,因为太瘦眼睛显得很大。

  “闵大哥是有什么事吗?快进来吧,外面冷。”李洛认出这是住在对面的闵家汉子。之前在路上和他聊过话。

  闵家汉子连连点头,“真是太打扰李郎君了思密达。”他是听说李洛是世家子弟的村民之一,所以态度很是恭敬。

  三人进屋,那闵家娘子看到崔秀宁,顿时夸张的叫起来:“哎呀呀,真有天仙般的人啊,李娘子您一看就是大家小姐啊思密达!”说着连连弯腰。

  崔秀宁虽然听不懂她说什么,但也知道是恭维话,只得客气的笑着点头回礼,心里想:干嘛来的?不会是打秋风吧?

  那闵家汉子说道:“知道李郎君落难在这,一定没有准备过冬的泡菜吧?所以给您送来一些尝尝,这天天只吃粮食也会腻的。”

  闵家娘子双手捧着大陶碗,敬献一般对着李洛说:“请您收下吧思密达!”

  李洛现在的古韩语已经很流利,他想不到对方如此客气,很不自在的说道:“闵大哥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

  崔秀宁不知道对方送的什么,也只能摆出礼貌的笑容摆手推辞。

  闵家主人有点自豪的说:“听说李郎君虽是高丽世家公子,却是在中原出生长大,一定很少吃到家乡正宗的泡菜吧?我们高丽的泡菜,可是中原没有的好东西啊!很多中原有钱人都吃不到呢!”

  李洛一头黑线,敢情棒子国的自恋自大是基因啊,高丽人和他们的后代韩国人还真是一个尿性,一个泡菜都说的这么高大上。

  这时闵家人终于发现了狐狸,看到狐狸在吃白米粥,几人的眼睛都直了。

  “这,这是一只狐狸呀!”

  “它吃的是白米粥吗?这……”

  闵家汉子顿时反应过来,“哎呀,李郎君真是和我们这些农民不一样啊,就算落难了,家里的狐狸也吃白米!”

  李洛哪里还不知道对方的来意,苦笑道:“闵大哥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小人主要是来给李郎君送点泡菜思密达,不过,不过……”闵家汉子有点结巴了。

  闵家娘子看他说话都不利索了,顿时急了,干脆接话说:“不过家里的粮食快没了,孩子饿的太狠,都怕风一大就被吹跑了。”

  说着一把拉过小男孩展示,“李郎君李娘子,您看这小崽子,他是太饿了。”

  李洛很是无语,敷衍道:“果然大伙儿都缺粮啊,你们家里还有几斗粮食?”

  “哎呀呀!”闵家娘子夸张的叫起来,“哪里还有几斗粮食?就是几升都没有啊!一锅粥也就放一把麦子,看着全是菜叶子!”

  “是啊李郎君,人不是牛羊,光吃菜叶子哪成呢?大人还能忍忍,小崽子饿得太可怜了。”闵家汉子说着又将闵家娘子手里的孩子拽过来,再次展示给李洛看,“李郎君请看,小崽子像个皮猴子一样,光剩骨头。”

  这次轮到李洛结巴了,“这个,这个……”

  闵家汉子立刻抓住小男孩的胳膊,训斥道:“见到李郎君这样的贵人就不会说话吗!”

  小男孩瘪瘪嘴,吸吸鼻涕,“李,李郎君,请借我们一斗粮食吧李郎君……”然后打住话头,皱眉苦想。

  闵家汉子急了,双手发力,被捏痛的小男孩立刻又想起后面的话:“等明年夏天打了粮食,再还给李郎君!”

  闵家汉子怒道:“你个兔崽子,谁叫你给贵人说这个?回去打死你!”

  闵家娘子立刻揪住小家伙的耳朵,“你就是饿死了,也不能为难李郎君啊!”

  李洛口瞪目呆,他想不到闵家人跑来上演这出戏,这算什么?

  不过他还是被打败了。

  算了算了,拿几升粮食换个清净吧。

  崔秀宁早就忐忑不安,她是听不懂,但不代表她看不懂。可是怎么拒绝呢?拒绝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邻居之间岂不是很尴尬?

  李洛摇摇头,说道:“倒也不用还。不过一斗粮食真没有。最多给你们三升,给小孩子补补身子。”

  明知对方是“漫天要钱”,可他也不能不“坐地还钱”。

  闵家三口顿时露出喜色,将李洛和崔秀宁好一阵恭维。最后李洛给了两升麦子,一升百米,终于将他们打发走。

  PS:谢谢推荐支持,求收藏。一万七千字收到签约信息,只是近期没时间搞合同,可能过几天再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