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黑寡妇前兆

舞大唐 怒江山 2048 2020.01.16 12:00

  第43章黑寡妇前兆

  身上的伤很重,可身上的痛远比不上心里的痛,这一刻,多么希望已经死了。

  头领抬头看着李令月,目光中浮现一丝恳求之色,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想说,却不敢说。不说,公主盛怒之下,家人不保,可要是说了,结果依旧一样,主公一样能让他家破人亡。

  李令月抬起手,轻轻地挥了挥,程续缘倒是识趣,打个手势,带着喽啰退到了远处。

  转眼间,李令月身边只剩下了郝健。

  “本公主知你不敢说,但就算你不说,我大约也能猜出来,在我大唐,敢打本公主主意的,无非那几人。你也不需要说,我来问,我若说对了他的名字,你便点点头。”

  “公主......小的.....小的怕.......”

  “你怕什么?今日之事,只有你我三人知道,本公主向你保证,我自不会让那人知晓,也会派人暗中保护你的家人。言尽于此,你还有顾虑?”

  终于,头领沉默的低下了头。

  李令月蹲下身,一双眸子死死盯着面前身受重伤的男子,轻轻说出一个名字。

  “武承嗣?”

  “武三思?”

  当说出武三思三个字之后,头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抬起头,缓缓点了点。

  李令月站起身,眼中寒芒闪过,双手紧紧地握了起来,“武三思么?很好!至于你,可以去了!”

  “那......公主,你之前说过的话!”

  “自然算数!”

  “谢谢!小的.....额.....咳咳......”

  头领说到一半,话便卡在了嗓子眼里,他捂着脖子,眼中尽是惊色。一把短刀划开了喉咙,鲜血迸流,本就生机微弱的身子骨,很快化作一具死尸。

  一把刀,而挥刀的人竟然是那个看上去娇柔妩媚,风情万种的女人。

  刀落在了地上,李令月娇躯轻颤,可很快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一双美目不自觉的看着旁边的郝健。

  郝健同样一脸震惊,直到现在,脑袋还嗡嗡作响,有些反应不过来。

  刚才李令月杀人的果决与狠辣,与她艳丽妩媚的姿态简直判若两人。

  “三郎,你害怕了?”

  “为....为什么?你非要亲手杀他,就算你不动手,他也要死的!”

  李令月抬起手,月光下殷红的血水是那样的刺目,绝美的容颜上满是苦涩,但她却笑了,笑容邪魅而妖异。

  “我讨厌这种感觉,好像什么人都可以拿我做棋子。他.....会死,但是,必须死在我手上......我的人生,我要自己做主......”

  这一刻,李令月是无比的渴求权力,如果有了权力,武三思敢这样胡作非为么?如果有了权力,就可以自己主宰命运。突然觉得,权力并没有那么可恶。

  曾经,讨厌卷入权力争斗中去,可是现在,却一心想着卷进那个漩涡之中。

  郝健紧锁着眉头,虽不想承认,心中着实有些怕了。眼前这个女人,虽然还有些稚嫩,却已经有了历史上那位太平公主的影子。

  “如果有一天,那个阻碍你人生道路的人是我,你是不是也会杀了我?”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永远都不会!”

  “我是说如果!”

  “如果也不行,三郎,你难道还要与我作对不成?”

  李令月慢慢朝前走去,冷月拖着长长的身影,看上去是那么的孤独落寞。

  郝健心中有什么东西碎了,她还是走上了那条路么?未来很漫长,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太平寨柳林外,李令月背对着程续缘,淡淡的说道:“本公主答应过三郎,要保你周全,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三郎吧,伊川县那边,本公主会帮你销案。不过以后,三郎的事情不可瞒我,你懂?”

  “小的明白!”程续缘赶紧躬身施了一礼。

  奇怪,为什么觉得公主仿佛变了一个人?

  .......

  清心楼,自从回来后,郝健和李令月就各自回到房间之中。

  二人似乎商量好一般,全都关紧房门,独自待在房间里。

  房间里,郝健思索着这段时间发生的点点滴滴。

  李令月其实是一个聪慧绝伦的女子,她之所以看上去有些无知,似乎好多东西都不懂。那是因为她出身高贵,没有太多的生活经验。她看上去烂漫,那是因为她对权力没什么兴趣。

  可是现在,她对权力有了强烈的渴望,于是,她变了。

  那些不懂的东西,她会尝试的去弄懂,为了权力,她也会一点点失去那份天真烂漫。

  这个妩媚风情的绝代妖姬,天下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女子,最终会踏上那条荆棘之路。虽然有些事没有承认,可郝健真的喜欢这个女人,偏偏,李令月决定走的这条路,只会让二人关系越来越远。

  李令月变了,褪去稚嫩与天真之后,她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郝健真的很喜欢李令月,可他不想做一颗棋子。

  李令月是高贵的,她满心骄傲。

  可郝健同样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不能因为喜欢,就跪倒在石榴裙下,做一个白面郎君。当小白脸做面首,一年两年可以,时间久了,李令月会怎么想?以李令月的性子,她会真的看上一个小白脸?

  答案是否定的,李令月只会鄙视拜倒在石榴裙下的男人。

  喜欢,不一定要跪拜,跪了,只会真的失去李令月。

  ......

  不知何时,天边有了一丝鱼肚白,门外也响起了李令月的声音。

  开门进屋,李令月跪坐在对面,声音微弱的说道:“三郎,我们似乎忽略了一个人。”

  “薛绍?”

  “是的,既然武三思的人如此确定薛绍到了安州,那么此事八成是真的,否则,也解释不了这块玉佩为何会落到你手中。所以,眼下要先找到薛绍。”

  “要找到他应该不难,一会儿便去问问孟文,看看玉佩从何处而来!”

  郝健神情抑郁,并不是太兴奋。事实上,他毫不关心薛绍的死活。

  “你很在意薛绍?”

  “三郎,你吃醋了?”李令月掩嘴轻笑,她本就妩媚妖娆,这一笑更是风情万种,郝健半张着嘴,就连晨光也痴了。

  这个女人,果然是妖孽。

  她天生就懂得如何俘获男人的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