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五月天的一把火

舞大唐 怒江山 2105 2020.01.04 12:00

  第19章五月天的一把火

  郝健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思幽和媚兰丝毫不知,因为无论怎么问,他都不说。

  眼看着四月就要过去,郝健依旧没什么行动。不,应该说还是有点行动的,趁着秦钟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清心小街的时候,他又派人把潇湘楼的老鸨子挖走了。

  郝健的种种行径,直接把秦钟搞蒙了。

  所有人都在问,郝三郎挖一个老鸨子干嘛,难不成已经被秦家逼疯了?

  五月初一,晴空万里无云,热风阵阵。一支庞大的商队来到了清心小街,这支商队打洛阳而来,押送着大量的物资。

  商队领头的是一名胖胖的青年男子,莫看他胖,却是异常灵活。来到清心楼门口,撅着屁股,腿一撩,便下了马。胖子落地沉稳有力,表情轻松,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哟,这里就是清心楼啊,不错不错!喂,管事的呢,赶紧出来下!”

  片刻功夫,思幽便领着四名仆人来到门口,躬身福了一礼,“客观,奴家便是清心楼大掌柜,你有什么事与我说便是。”

  “咦,早就听说清心楼掌柜是一名美得冒泡的铁娘子,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啊”胖子将马鞭扔给旁边的仆从,搓搓手向前走了两步,“本公子洛阳贾富贵,押送一批上好毛皮去扬州,需要在你这里休息一日。听说你们这里有存货房,还请腾出两间来,放心,价钱好商量。”

  “两间货房嘛?这倒是不成问题!奴家这就安排!”

  见思幽要派人离开,贾富贵赶紧抬手道:“慢着,有些事情咱们得提前说好了,这些可都是上好的毛皮,最忌明火,还请好生看顾,若是出了岔子,你们可要照价赔偿。”

  “货物入我们库房,自有我们看顾,若有损失,赔偿也是应该。贾公子请里边歇息,奴家这边去安排人挪货!”

  “嗯,娘子做事倒是雷厉风行”贾富贵点点头,走进门后转头对旁边的中年男子说道,“老罗,你派几个人轮班,没自己人守着,本公子着实不放心。”

  “少东家放心,罗某已经安排妥当,夜里自有两班人会跟库房当值的人一起守着。”

  ........

  清心小街,靠北端的店铺中,秦钟仰躺在矮榻上,神态悠闲的哼着小曲。

  严琦与秦怀远则坐在不远处的桌子旁,秦怀远喝口凉茶润了润喉咙,小声道:“刚才贾家的车队到了这里,这次贾富贵亲自押送,据说是一批上好的毛皮,现在正存放在西边库房里。”

  “嗯?没想到咱们拿下清心小街七成的店面,竟然还没能拖垮郝三郎,他们居然还有心思替商队存放物资。”

  严琦轻轻点了点头,“或许这就是咱们失算的地方吧,清心小街的店面虽然大部分归我们手中,但郝三郎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清心楼的生意加上货房大车行,依旧能让他盈利不少呢。尤其是货房大车行,前些天仔细筹算一下,每个月进项居然是清心楼的两倍。”

  秦怀远眉头紧皱,眼中透出一丝不甘之色,“哼,何止如此,那岳娘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猪油蒙了心,对郝三郎竟死心塌地。”

  一直自诩翩翩公子,气度不凡,结果回到安州,还拿不下一个侍女出身的岳思幽。秦怀远颇有些脸上无光,似乎有人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秦钟坐起身,冷声道:“没出息的东西,早就说过了,想要得到那女人,最好直接点。算了,现在主要还是怎么整垮郝三郎,失了郝三郎,岳思幽还不是你囊中之物?”

  沉吟片刻,秦钟起身来到桌子旁,盘腿坐下,继续道:“之前是我们失算了,以为拿下清心小街大部分店面,就能很快拖垮郝三郎。如今看来,郝三郎似乎还能拖一段时间啊。手里握着这么多店面,一天天耗下去,郝三郎自然没什么好处,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严琦心中已经猜到了点什么,不过他还是躬身问道:“那按照东翁的意思,接下来该怎么做?”

  秦钟双目一眯,手指轻轻点着桌面,轻促的敲击声,就像一下下敲在人心中,给人莫大的压力。

  思索一会儿,秦钟脸上闪过一丝阴狠之色,“时间拖得太久,搞不好最后就是两败俱伤。为今之计,只能快刀斩乱麻。大郎,贾家的货物粗略估计价值几何?”

  “这次贾家车队运送的都是上好的皮毛,全都是做裘氅的好料子,粗略估计应该值个三万多贯。”

  “三万多?加上大车行货房其他物资,应该超过四万贯了,贾家车队来的真是时候。哼,无毒不丈夫,大郎,你今夜安排人手悄悄地放把火。若是货物被烧干净,那些商户车队自然找郝三郎要赔偿,呵呵,这么多钱,再加上清心小街眼下的状况,我倒要看看郝三郎还怎么撑下去!”

  “放火?”秦怀远心中一惊,脸上浮现一丝慌乱,“父亲,这是不是太过分了.....若是被官府查出来.....”

  “怕什么?一把火烧起来,人直接跑了,官府怎么查?大郎,我看你是读书读的胆子都小了!”

  “父亲,孩儿总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妥......”

  “不用再说了,就这样办吧!”秦钟用力挥了挥手,他心中不像秦怀远那般顾忌太多。这辈子能赞起这么大家业,靠的就是这诸多手段,所以,秦钟一直相信这样做是没有错的。

  ........

  夜,风起!

  临近子时,夜深人静,鸡犬沉睡。

  清心街大车行一间货房突然燃起了火,因为夜里有风,风助火威,转瞬间变化做一场熊熊大火,通红的光芒直冲天际。

  大车行火势冲天,连远在安州城内的百姓都能看到那弥漫的浓烟与火光。

  无数人跑来救火,可是大火无情,破坏力十分大,当火势弱下来时,大车行被烧掉了一半。最惨的莫过于贾富贵,两车物资,刚送进货房,还没过完夜就被烧了个精光。

  秦钟躲在人群中,神态悠闲的看着热闹。

  这场大火烧的好啊,倒要看看郝三郎怎么办。

  正得意的笑着,突然身后一阵渗人的哭嚎,那哭声让人心神一颤,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是谁?

  谁的哭声这般凄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