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花海与长街

舞大唐 怒江山 2125 2019.12.31 18:00

  第11章花海与长街

  枣树低垂,南风吹拂,吹着那个清冷孤寂的身影。

  她站在那里,就像她的名字,气若雪莲,那份清冷之美,让人仰之弥高,不敢触摸。

  “三郎,我明天便回长安,这次分开,或许要很久很久都不能见面了。你确定想一辈子待在安州,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

  “人各有志,别人认为好的,未必是我想要的!不能见面,还可以写信,若有机会,你可以再回安州,到时候你会看到不一样的清心小筑!”

  郝健语声不高,却很坚定。

  郑暮雪也没再勉强,或许,郝三郎说的有道理吧。就像是那份来自宫里的消息,入宫嘛?也着实不是她想要的。

  第二天,一辆马车缓缓驶离安州城,看着那个成熟冷艳的女子慢慢远去,心中有些怅然。

  郑暮雪是个喜欢安静的女子,离开的时候,知道的人很少,来送行的唯有封昭、孟文和郝建。

  马车里,郑暮雪放下车帘,静若处子,似乎是在想着心事。

  婉馨觉得有些无聊,见郑暮雪想事情想的有些入神,忍不住出声问道:“三娘子,你在想什么?”

  “婉馨,你觉得咱们在长安开一家酒楼如何?”

  郑暮雪轻声一语,却是如此的突兀。婉馨瞪大眼睛,双手无处安放,若不是知晓三娘子的性情,都要以为是在开玩笑了。

  堂堂郑家三娘子,却要开酒楼,做一商贾,此事成何体统?就算家里人宠溺三娘子,不忍责怪,可是宫里那边呢?

  “三娘子,你说真的呢?若是这样做,与你名声大大不好啊!”

  郑暮雪展眉一笑,如同盛开的花,美艳不可方物。纤纤玉指放在嘴边,美目中闪过一丝狡黠,“对名声不好?这就对了。皇宫是高雅的地方,应该不会招一名商贾女子入宫吧?”

  郑暮雪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但有些事如果不试试,这辈子都会后悔的。

  .......

  朝阳划破宁静的天空,草叶上凝聚着一棵棵圆润的露珠,伴着阳光,灿烂若星辰。青草连绵,一片翠绿,周围是成片的桃林,粉色桃花蔓延开来,宛若花之海。

  驱寒迎暖,春风徐徐,桃花朵朵轻轻摇晃,如同无数粉色樱唇。桃林花开,正是人间最美时。

  不远处,是成排的建筑,这些房屋沿着官道两侧,绵延一里地。在最中央的地方,有一座三层楼房最为显眼。

  三层高楼,棕色琉璃,朱红廊柱,三楼轩窗朝北而开,正对桃林,此间美景可尽揽眼中。

  第一抹朝阳穿破云层,一个身材健壮的青年男子从三楼窗口探出头,他闭上眼睛,用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随后伸了个懒腰。

  桃林花海,风景秀美,花圃中已有鲜花盛开,引人入胜,与这桃林融为一体,化作人间仙境。

  看着眼前的一切,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今年是调露二年,又是将近四年时间匆匆而过。郝健也从当初的少年,彻底走向了成熟。

  三年多的时间啊,真的好快,即使再努力,仿佛总是摸不到岁月的尾巴。这些年,郝健带着思幽和媚兰,一心扑在南郊三岔口,一砖一瓦,都倾注了三人的心血。

  三层楼的客栈,接着是一家家房屋店面,然后是大车行货存房,一点一滴,从无到有。当年无比荒凉只有一座茅草屋的南郊三岔口,变成了拥有上百房屋的一里长街。

  一年前,官道通行,来往客商车队越来越多,三岔口的价值也渐渐显露出来,连带着这条长街也变得繁华了许多。

  如今沿街上百店面都已经租了出去,客栈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说是客栈,其实是集吃喝住宿为一体的酒楼。起初,客栈也很冷清,好在熬了过来,渡过那段寒冰期,总算守得云开见明月。

  郝健在有些事情上很会偷懒,例如起名字。

  客栈的名字叫清心楼,而一里长街叫清新小街,而那片花海桃林依旧叫清心小筑。不过当初的茅草屋已经没有了,随之而起的是一座小阁楼。

  比起几年前,郝健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稳重。一里长街的繁华,也让郝健成为安州最年轻的富商。

  洗漱一番,刚拉开门,便看到一名靓丽的女子翩翩走来。

  一身红色长裙,过着丰腴的娇躯,她步履轻盈,暗香浮动。美丽的容颜噙着点笑,让人心中悸动。长发高高盘起,却插着一支普普通通的木钗子。

  很快,红衣女子身后多了一个绿衣女子,她也是很美,只是比之红衣女子少了分从容稳重,多了分调皮。

  这二人便是思幽与媚兰,几年时间,清新小街渐渐繁华起来,生意越来越好,偏偏郝健不爱管这些事,最后所有的事情几乎全落在了思幽身上。一段时间下来,思幽变得更加成熟,也多了几分干练。如今整座安州城都知道郝健身边有位铁娘子,名为岳娘子,因为她叫岳思幽。

  反倒是媚兰,这些年一点长进都没有,性情毫无改变,或许这就是性格原因吧。媚兰在清心楼坐镇这么久,竟没几个人知道她姓辛,可见其中的差距了。

  可惜,媚兰对此毫无感觉,哪怕思幽说她没心没肺,她也不在意。

  思幽盯着郝健打量了一番,随后蹙起黛眉,有些责怪的推着郝健回了屋,“公子,你怎么还穿这件脏袍子?如今你可是安州有头有脸的人物,整条清新小街都是你的,你不在乎脸面,我们还在乎呢。”

  “幽幽姐,今日去见老祖而已,不用太在意吧!”

  “见老夫人?那也不行,昨日给你的新衣服,快快换上!”

  思幽让郝健站好,从柜子里找到一件新袍子,动作轻柔的替他换上。

  等换好衣服,思幽想起什么,瞥了媚兰一眼,小声道:“公子,三娘子又给你写信了。”

  “信呢?”

  媚兰嘟着嘴,不情不愿的从身后拿出信,“给你!”

  接过信,这才发觉气氛有点不对,郝健苦笑道:“你们别胡思乱想的?我跟雪儿姐之间清清白白。”

  二女同时转过脸,显然是不信。

  .......

  长街上,一辆马车缓缓驶来,当来到清心楼附近后,一名中年男子探出头,看着眼前繁华热闹的所在,眼中透出一丝阴鸷之色。

  【调露二年,公元680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