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男女打架

舞大唐 怒江山 2143 2020.01.14 18:00

  第40章男女打架

  大胡子不想承认,但现实是他已经是骑虎难下,有道是上贼船容下下贼船难。

  “你到底想让老子怎么做?”

  “很简单,无论你用什么手段,只要逼得薛绍弃了公主,独自逃命,这趟差使就算成功了!”

  “嗯?”大胡子满脑门疑惑,“这样做有何意义?”

  “意义?对你来说没什么意义,对主公来说很有意义,薛绍若弃公主逃生,公主必对他失望透顶。所以,婚事嘛.....天皇与天后对公主宠爱有加,只要公主不愿意,薛绍便没了希望!”

  黑衣人站起身,轻轻拍了拍大胡子的肩头,“不过这些事儿跟你没什么关系,你只要安心办差就行了。”

  “哼,你们的事情真复杂,若要阻止婚事,杀了薛绍不就成了?”

  “杀了薛绍?然后呢?天皇天后盛怒,三司以及夜吏司严查,我们也跟着一起陪葬?”

  大胡子不以为然的摸了摸鼻子,“呵,看来先生很聪明嘛.....老子还真怕你事后反悔,办完事儿直接把老子卖掉。”

  “有这个可能”黑衣人目视着大胡子,并无畏惧之意,“你只能赌.....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事情.....”

  “算你狠,说句实话,刚才,老子真想一刀把你剁了。”

  ......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外边终于有了动静。听到脚步声,郝健长长的松了口气,不管如何,得先知道对方想干嘛,像现在这般,无从下手,简直太难受了。

  不一会儿,响起了大胡子独有的豹子吼。

  “他娘滴,你们倒是省心了,用块大石头堵住门,老子问你们,老子该怎么进去?还不赶紧把石头搬开!”

  “咦,老大,不是你说要保证万无一失么?”

  “我是让你们看好人,没让你们用石头堵住门啊,你们.....真是愁死老子了!”

  石屋之中,李令月和郝健面面相觑,明明处境堪忧,偏偏觉得荒诞的想笑。为何觉得眼前这些歹人有点另类呢?

  外边折腾了半天,总算挪开了大石头,大胡子推开门,大踏步走了进去。大胡子并未急着说话,他摸着下巴,左右打量着郝健二人。

  约有半盏茶功夫,大胡子突然眉头一挑,拔出钢刀,直接抵住了郝健的胸口。

  “嘿,薛公子,你没想过会有今天吧?老子要是杀了你,你说旁边这位娇滴滴的小娘子会不会伤心呢?”

  郝健有点懵,这叫什么问题?还没来得及回话,李令月扭过头,冷哼道:“你杀吧,费什么话!”

  大胡子嘴角一抽,二话不说,钢刀挪到了李令月粉白的脖颈上。

  这下子,郝健和李令月全都懵了。郝健觉得头有点大,你这刀子一会儿这一会儿那的,到底想干嘛?

  大胡子似乎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怪异,他咧着嘴,嘿嘿笑道:“薛公子,我若杀了这位小娘子,你会生气么?”

  “?????”

  郝健稍作思虑,抬着头说道:“要杀便杀,动手快点,你要杀她,本公子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你是不知道,自从这女人来了之后,本公子霉运冲天,简直糟糕透了!”

  “.......”

  大胡子笑容有点僵硬,他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儿,这二人的反应怎么处处透着骨子的邪乎劲儿?

  按说薛绍这个反应,自己应该高兴啊,可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

  “嘿,薛公子,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当然,兄台,咱们有事好商量。只要你肯放本公子离开,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这女人也留给你了,怎么样?”

  郝健一副贪生怕死的怂包样,这可把大胡子整蒙了。我还寻思着怎么逼你就范呢,你倒是先上道了。

  李令月气得柳眉倒竖,管都不管旁边的刀片子,转身踹了郝健一脚,“郝三郎,你个死没良心的,你说什么呢?为了活命,你竟然连这种话都说的出口。”

  “刚才这位老大要杀我,你不是也没阻止?”

  “我那是气话,你听不出来?郝三郎,我跟你拼了......”

  李令月转身朝郝健扑了过去,好在大胡子反应够快,及时把刀抽走了,否则李令月非得血溅当场不可。

  转眼间,一男一女扭打在一起,大胡子站在旁边,两眼发呆。事情发展跟自己预料的不一样啊,这特么是个什么情况,怎么这俩人打起来了?

  “哎哎哎.....你们别打了......你们当这里是哪儿呢?哎,还不住手?来人啊,来人啊,把他们拉开......”

  几个喽啰冲进来,好不容易将二人拉开。一会儿的功夫,郝健被挠的衣衫凌乱,头发如稻草,反观李令月,除了脸色红润,其他完好无损。

  脸上有些火辣辣的,伸手一摸,都出血了。郝健气的直瞪眼,让你演戏,你还真下死手啊?

  “你这女人,下手挺狠的!”

  “郝三郎,你不服咱们再来!”

  大胡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举高双手,大声一吼,“够了,你们把老子当空气了?还有你,都这个时候了还装呢,一口一个郝三郎,你当老子是傻子呢?”

  “呼,还有薛公子,只要你能拿出三百贯钱,你就可以走了。”

  “真的假的?”郝健捂着脸,满脸不信。

  “千真万确,老子一口吐沫一个钉,不过,你真的要舍了小娘子,一个人离开?”

  “这娘们这样对本公子,我干嘛要保她?就因为她长得漂亮?整一个母夜叉,本公子可无福消受”说着话,郝健直接将腰间玉佩解了下来。

  “这件玉佩价值连城,少说也值个几百贯,用来赎身,应该够了吧?”

  “够了!”大胡子一把将玉佩夺了过去,左手一甩,豪气道,“放人!”

  郝健二话不说,抬脚往外走,出石屋没两步,身后就传来李令月得喝骂声。

  “郝三郎,你个混蛋!”

  郝健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太平寨,直到走出寨门那一刻,依旧有些恍然。

  就这样放本公子离开了?搞什么鬼?

  太平寨,太平公主......

  李令月啊李令月,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这封号了,这太平寨专门为你准备的吧?

  ......

  夜,叫骂半天的李令月终于偃旗息鼓,蹲在角落里打着盹。

  旁边不远处的破屋子里,大胡子打个哈欠,正打算入睡,却感觉到脸上凉凉的。转过身,往后一看,吓得大胡子一身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你.....怎么是你?你怎么跑老子炕头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