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三郎之怒

舞大唐 怒江山 2079 2020.01.13 12:00

  第37章三郎之怒

  去长安?

  已经有很多人问过这句话了,这些年郑暮雪在信中就提过不下十次,但毫无例外,全都被郝健拒绝了,只是没想到,李令月待在屋子里思考了半天,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郝健是想去长安看看的,身为唐人,谁不愿意去见识下长安的风采呢?

  如今长安乃是万邦来贺,各方商人云集,色目人、胡人、日本人,那里是全世界精英向往的地方。

  可是......去不得......

  如果可以去长安,十九叔就不会离开这么多年,毫无音讯了。

  永远忘不了那支纪律严明的黑甲铁骑,更忘不记十九叔跳崖时候的果决。

  去长安,危险太大了,到时候要面临什么样的困境,无法想象。郝健想活着,好好的活着,长安对于他来说不是福地,而是祸乱之源。

  “我?为什么要跟你去长安?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快乐,长安,虽好,却未必适合我。”

  “三郎,你又何必妄自菲薄?你属于长安,以你的能力,不该窝在安州这个小地方,到了长安,有我在,必保你前程似锦......”

  李令月美目微睁,一双玉手按在桌面上,她神态坚定,甚至有些命令的语气在。

  郝健脸上浮现一丝不悦之色,眉头皱了皱,“可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要的是什么?前程似锦?置身于权力漩涡之中,也必将是步步杀机。你给予的未必是我想要的,你懂么?”

  李令月突然愣住了,在她想来,只要许下荣华富贵,仕途前程,又有几人能拒绝?可郝健拒绝了,还拒绝的如此坚决。

  当看到郝健眼中的怒色之后,她竟有些慌了。美目扫过思幽,粉唇咬了咬,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她轻轻说出口。

  “如果.....为了我呢?可不可以?”

  “为了你?在长安,又有谁能害你?”郝健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我不想再体验一次那种无力地感觉了,二哥的事情,我帮不上忙,你受伤的时候,我依旧什么都做不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三郎,帮帮我,可以么?”

  这一刻,李令月凝望着眼前的男人,目光里充满了柔情与恳求。

  郝健喉头动了动,有那一刹那,真的想脱口而出答应下来,可还是忍住了。看着李令月动人心魄的面容,良久之后,郝健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呵呵,你真的看得起我,这是要让我做你的马前卒么?你需要我,仅仅是因为我对你有用,能为你未来的路提供助力!”

  郝健很失望,同时觉得可惜。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无论早晚,李令月最终还是对权力的宝座有了兴趣。她现在还很弱,没有自己的势力,于是,她第一个想到的棋子竟然是他郝健。

  “对不起......我拒绝,我不喜欢做别人的棋子,如果有一天,我帮了你,那一定是因为我愿意。”

  听出郝健语气中的冷漠,李令月猛地反应过来,她好像说错话了。不,不是那个意思的,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道歉?不,本公主为什么要道歉?本公主何等身份,已经低三下气的近乎哀求了,可你为什么不能体谅我?

  与生俱来的高傲,让李令月不愿低头,她微微坐直了身子,高贵的气息自然流露,哪怕一身賍浊的袍子也掩不住那一身的风华。

  “三郎.....难道我不美么?只要你愿意与我去长安......你就有机会得到我.....”

  “不愿!”

  “你撒谎,如果你不愿,又怎会毫不犹豫的替我挡剑?”李令月很自信,她知道自己的魅力,世间没有几个男儿能忍得住的。

  郝健眉头越皱越紧,眼神越来越冷,终于,他站起身,抬脚重重的揣在矮桌上,一时间杯子碗筷全都掉在了地上。

  突如其来的暴怒,没有吓到李令月,却把思幽吓了一跳。

  “你,说够了么?我承认,我对你动了心,世间没有几个男人能不动心。但我郝健是个男人,不是你随便玩弄的哈巴狗。你.......什么都不懂,这种感情是可以交换的么?你.....如果无事,请出去......”

  看着郝健眼中的凶光,李令月没来由的生出一丝恐惧,她深深的望了一眼,叹口气,起身而去。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

  “我会在安州待一段时间的,等你伤好了再走,我.....不想欠你太多!”

  “随你!”

  ........

  李令月迈步离开,思幽收拾着碗筷,终究还是没能忍住。

  “公子,她到底是谁?她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女道士!”

  “她啊,天皇与天后最宠爱的女儿,封号太平,李令月!”

  “天哪!”

  太平公主李令月,这个女人的名号太响了,哪怕远在安州,依旧知道她。

  怪不得她是如此高贵,浑身散发着一股傲气。但就在刚刚,公子拒绝了她。

  .......

  次日,齐长河亲自来到了清心楼,看到郝健没什么大碍,他也彻底松下一口气。因为知道二人有私密话要谈,所以思幽以及林枫等人都退到了外边。

  “三郎,你可知道那长发男子是何人?”

  “看来他的身份已经查出来了,还请刺史大人赐教!”郝健摇着头笑了笑。

  “那人,便是江湖盛传已久的冷面黑虎魏仲,没想到此人纵横七年,最后却死在了你的手上。三郎或许不知,据本官调查,几年前魏仲入了夜吏司,也算是为朝廷做事吧。不过,这事儿没人承认过,所以,他死了就死了,也没必要再查下去了,再查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刺史大人是知道郝某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是无事,谁愿意给自己惹麻烦?说实话,魏仲身后是谁,又是谁要杀师翔和明则行,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齐长河会心一笑,“三郎如此说,本官就放心了。武攸宁公子也向本官递了话,四郎的事情纯属误会,如今真凶伏法,武家也自然不会再找四郎的麻烦。”

  “那就谢谢刺史大人了!”

  郝健心中不由得冷笑一番。

  武家不找麻烦?不可能的,既然上边有人盯上了清心小街,那以后还会闹幺蛾子,只是不会借师翔的事情发难罢了。

  不过,眼下也只能先如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