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我挖你家墙角

舞大唐 怒江山 2056 2020.01.02 18:00

  第16章我挖你家墙角

  岁月匆匆,脚步不停。四月如约降临人间,清晨雨露低垂,处处鸟鸣。金色的阳光下,柳枝吐露新绿,嫩芽青青,伴着那些盛开的花朵。

  最美人间四月天,桃花谢去送红颜。

  郝健靠在窗口,双手无聊的拍打着棕木地面,眉宇紧蹙,似有化不开的愁绪。自从三月末开始,清心小街就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首先是孟家将手中的租赁权转给了秦钟,接下来秦钟开始利用各种手段回收店面。

  这次秦钟算是下了血本,直接以金钱开道,那些已经租出去的店面,租户不愿让出来,他便不断提价,面对金钱的诱惑,大多数商户还是心动了。秦钟给出来的价钱,让人无法拒绝,那笔钱多到在清心小街做五年买卖都赚不回来。而且秦钟向所有人做了保证,过不了多久,他们还可以再将店面租回去。

  短短半个月时间,秦钟手里就掌握了清心小街一半的店面,可秦钟却紧闭店面的门,也不对外出租,搞得整条清心小街有些冷清。

  思幽从外边回来,寒着脸推开房门,见郝健不慌不忙的样子,她气道:“公子,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坐的住,现在街上乌烟瘴气的。孟家此举实在是太过分了,必须找姓孟的评评理才行。”

  郝健坐起身,拎着茶壶给思幽满上一杯茶水,安慰道:“幽幽姐,你也别太着急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至于孟家,虽然此事做的着实不地道,但于理也过得去。租赁权已经给了孟家,这一年时间里,孟家如何处理,那是孟家的事情。”

  “那我们就把店面收回来,省的秦钟瞎搞,弄得整条街上的人都惶惶不安。”

  “收回店面?幽幽姐,你忘了吗?当初契书上可是写的清清楚楚,若是我们违约,可是三倍赔偿的。眼下,咱们可拿得出这么多钱?”

  思幽顿时语塞,精致的脸蛋绷着,凤目噙着寒光,她咬着粉唇小声道:“清心小街刚刚走上正轨,清心楼这边用钱的地方也多,之前置办物资,弄货仓和后边的小楼,花去许多钱,如今账上只有三千多贯钱。”

  “才三千多贯钱,远远不够啊。回收店面的事情不用想了,咱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秦钟这次金钱铺路,耗费也是颇多,他还空着店面,资金无法回笼,想必也坚持不了太久。”

  “那.....那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啊......”

  “当然不会什么都不做!”郝健招招手,让思幽坐过来一些。看着这仗成熟美丽的脸庞,郝健拉着她的手,轻轻摩挲着,“秦钟在清心小街搞风搞雨,那咱们就去城内搞些事情呗,他忙他的,我们忙我们的。”

  或许因为离得太近,感受着那强烈的男子气息,一向稳重的思幽心如小鹿乱撞,脸颊红润起来,“你的意思是?”

  “城内德贤楼、聚雅楼都是姓秦的产业,他眼下估计根本不在意那两家酒楼的事情。这秦钟为人不怎么样,但是他酒楼里的大厨可都是顶级的,他折腾我们清心小街,那我们就挖他的大厨。”

  “挖大厨?可.....可这对秦钟又有多大影响?”

  “呵呵,现在自然看不出来,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郝健神秘一笑,却未多解释。思幽娇媚的白了对方一眼,哼,又卖关子。

  .......

  安州城内,由于清心楼的崛起,城内各大酒楼的生意变得冷清了许多,连带着酒楼人工的待遇也直线下降。其中尤以德贤楼和聚雅楼最为过分,薪酬红利直接砍了一半。

  酒楼管事大厨自然是心中不满,酒楼生意冷清,又不是因为饭菜不好吃,凭什么让我们背锅?但大厨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秦东家在安州的势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奈之下,只能忍气吞声。

  岳娘子这时来挖人,可以说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了。

  事情非常的顺利,顺利的让思幽以为是在做梦。本来还以为要高价挖人的,没想到只是原来的价格,这些大厨就跳了过来,只不过违约金需要清心楼这边垫付。

  违约金虽多,但对清心楼来说不算什么大事儿。

  ......

  秦家,下人禀报着事情,秦钟仔细听着,可是听到一半,猛地坐直身子,嘴里的茶水直接喷了出来。

  “咳咳......郝三郎派岳娘子把咱们酒楼的大厨挖走了?”

  “是的,清心楼待遇好,郝三郎对下边的人也颇有情义,岳娘子来挖人,那帮子人一个个争前恐后的跳了过去。东家,你看要不要小的带人教训下那些人。”

  秦钟摆摆手,却对旁边的严琦说道:“此事,严先生怎么看?”

  严琦双手垂在膝盖,眯着眼思索一会儿,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东翁,此事属下也有些看不透,郝三郎干嘛做这些事儿?挖走几个厨子而已,可解不了清心小街的困局啊。”

  “哈哈,依秦某看,郝三郎这是黔驴技穷了,到底是年轻气盛,束手无策之下乱出招,用这事儿来恶心秦某。他倒是盼着秦某跟他争厨子呢,可秦某偏不争,哼哼,只要能拿下清心小街,城里的酒楼就是全倒闭了,咱们都是赚。”

  “东翁说的是,严某也是这么觉得,事有轻重缓急,郝三郎这是分不清主次了。”

  .......

  郝健矿挖秦钟的墙角,可秦钟根本不上钩,注意力依旧放在清心小街上边。

  秦钟老奸巨猾,似乎看透了郝健的心思,对此,郝健也是莫可奈何。

  清心小街变得越来越冷清,局面越来越糜烂,整条街也唯有清心楼还维持着正常营业状况,其他店铺在秦钟的冲击下,早已是惶惶不安,无心经营。

  秦钟这次金钱开道,并未用太过狠辣的手段,便是想告他也找不到理由。

  .......

  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一天风和日丽,一名蓝衫公子打马走过清心小街,最后停在了清心楼门口。

  他蓝衫如水,面如冠玉,面料上临摹着一些诗词,整个人多了几分儒雅气息。

  翻身下马,抬头看了看清心楼的匾额,眼中噙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