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莫名的长发男子

舞大唐 怒江山 2137 2020.01.11 12:00

  第33章莫名的长发男子

  油纸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竟然一点没有破损,包裹着的《无相经》也是完好无损。

  之前李令月将此书说的神乎其神的,郝健心中好奇,忍不住翻开看了看。

  无相经的内容倒是通俗易懂,插图配文字释义。翻看几张,郝健的眼珠子就瞪了起来,脸色扭曲,仿佛见了鬼一般。

  神特么《无相经》,这不就是一本魔术教程么?用大唐俗语说,那就是变戏法教程。

  姥姥的,弄了半天,《无相经》就是这玩意儿?

  郝健大失所望,自己知道的魔术揭秘,可比《无相经》强多了。翻到最后一页,赫然留着一个署名,朱红色笔迹,洋洋洒洒四个字。

  李淳风·著!

  郝健不知道该说啥了,李淳风还真是个全才。不仅是数算大家,化学家,还是位魔术师。

  大唐初年,出了两位牛哄哄的牛鼻子道士,一个是袁天罡,另一位便是李淳风。只是,从未想到李淳风居然还对变戏法有如此深入的研究。

  ......

  李令月见郝健捧着书看得出神,蹲下身将书夺了过来,翻看几页,越看越惊奇。

  “当真是奇书也,没想到李仙师还留下如此大作.....”

  “这也算奇书?”郝健心中甚是无语,我要是给你变一次大型魔术,岂不是要一战封神?

  “三郎说的什么话?你有本事也写一本啊,本....贫道到时第一个捧你场!”

  “得了吧,道长....你看两眼就行了,咱们还得把书放回去。”

  李令月不情不愿的合上书,抬手扔给郝健,“你打算继续带着我们守株待兔?”

  被人说破心中想法,郝健尴尬的笑了笑,“不守株待兔,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明则行也不是十足的蠢货,他在白兆寺没找到经书,早晚会找到这里吧?”

  李令月和思幽对视一眼,全都一脸闷闷不乐的表情。守株待兔?万一明则行这只兔子蠢笨至极,一时半会看不破不了其中的秘密,那岂不是要在这里守到天荒地老?

  真不知道郝健是真没别的好办法了,还是故意偷懒。

  ......

  夕阳西下,淡红的余晖如水挥洒,黄杏林枝叶茂密,风中带着微凉。

  郝健三人躲在一处阴凉的地方,耐心的等着,他们却不知道此时在不远处的银杏树上,正坐着一个人。

  此人身材颀长,长发披散,仅仅用一条黑布条绑着额头乱发。他眯着眼睛,脸上看不到半点表情,一把诡异的长剑悬在腰间。

  说是长剑,又像是锋利的锐刺,说不是长剑,偏偏又与窄剑非常类似。

  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天色渐暗,郝健三人没有离开,银杏树的男子也没有离开。

  酉时末,林中终于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顺着声音望去,首先看到一颗闪亮的光头。锃光瓦亮的脑袋,实在是太扎眼了,哪怕是暗淡的傍晚也依旧如此。

  明则行紧锁着眉头,身上的灰色僧袍早已不见,换上了一身黑色劲装,左手握着一把钢刀。

  他走的很慢,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来到古老的银杏树下,四处瞧了瞧,再三确认没什么危险后,方才在银杏树附近搜索起来。明则行特别渴望找到那本《无相经》,他这一辈子对大多数事情都没什么兴趣,唯独对那法术特别在意。

  找到《无相经》,不仅是明则行的心愿,同样是师傅临终前的嘱托。

  师傅不希望一生所学没有传人,本来师弟明珪是最佳人选的,可惜,他志不在此。师傅要将藏书之地说出来的,但他受的伤太重了,还没来得及说完,便咽了气。

  安州已经是危险重重,那些人不知道从何得到消息,竟然追到了这里。

  若想活命,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安州,继续隐匿行踪。

  可明则行做不到,若是完成不了师傅的嘱托,此心难安。

  天色越来越暗了,明则行却毫无所获,他不自觉的靠在银杏树上,喃喃自语。

  “叶海滔滔钟声响,纵使千年亦称王!是这里么?师傅,你老人家临终前为何没能多说几句话?那本书.....到底在哪里?”

  一双眸子有些茫然地扫视四周,忽然,看到了那块石头。一块石头,立在此处,似乎有些突兀,而且附近泥土有些新,应该是被人挪动过。

  明则行几乎是本能的朝着石头走去,由于之前石头被移动过,所以他很轻松就将石头推倒了。

  那本《无相经》静静地藏在石头底部凹槽中,明则行心中大喜,也许是因为太高兴了,竟没有觉察到身后多了一个人。

  “明则行,你终于还是来了!”

  声音冷漠无情,明则行只觉得后背发寒,整个人如坠冰窖之中。将《无相经》藏到怀中,起身转过了头,钢刀脱鞘,刀尖朝下,手臂青筋暴涨。

  “是你......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你到底是什么人?某家与你无冤无仇,你先杀师翔,又死咬着某家不放!”

  “你无需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你为什么而死就行了。师翔为什么被杀,你心里不清楚么?要怪,就只能怪你说的太多了,有些秘密,师翔知道了,那就要死!”

  “你......哈哈......某家明白了”明则行忍不住冷笑一声,眼中射出浓浓的恨意,“你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某家跟师翔的关系,你们一直在利用他......你们太狠了......某家隐匿行踪,做一活死人,你们为何还不肯放过我们?”

  长发男子双目眯成一条缝,手中兵刃反握。只见那兵刃宛若铁棍,偏偏四周有着锋利的棱,顶部尖锐。

  “只有死人,才是最保险的.......”

  话音未落,长发男子如猎豹一般朝明则行扑去。明则行倒是没想过继续逃,而是正面迎了上来。钢刀与锥剑相击,仅仅以下,长发男子一往无前,面不改色,明则行却脸色苍白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再一次欺身而上,长发男子手腕一抖,锥剑竟从诡异的角度朝着明则行腹部刺去。明则行大吃一惊,倒转钢刀,打算用刀背格挡一下。哪曾想,刚刚倒转钢刀,对方手腕居然猛地往下一缩,锥剑立刻改变方向,自下而上朝着明则行的脖颈刺去。

  明则行凸着眼睛,满是骇然之色,他深深地记得,师翔就是这样被刺死的。

  噗的一声,锥剑一击而中,明则行再没能躲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