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被武三思盯上了

舞大唐 怒江山 2061 2020.01.24 12:00

  第59章被武三思盯上了

  “三郎有所不知,我家许娘子最喜欢吃山楂了,你这里的山楂她还没吃过,我带回去让她尝尝!”

  “.......”郝健眉头狂跳,用力的挥了挥手,“滚,赶紧滚,你就抠吧,早晚抠死你算了。”

  郝健有些后悔,当初怎么就把程胡子留身边了?早知道让他跟着李令月去长安了。

  程胡子省钱抠门,每每都能弄出新花样来。上次说要请四郎吃饭,结果到了饭馆,愣是弄得饭馆老板几乎暴走。

  鸡蛋葱段不放鸡蛋,肉片藕丝不要肉片,这就是程胡子让人家做的菜。要不是看在郝健的面子上,人家早把程胡子揍出来了。到了现在,四郎就怕跟程胡子吃饭。

  ......

  清心小筑种了许多果树,几年收成不错,郝健也懒得卖。以他现在的身价,真补缺卖水果这点钱。

  郝健看不上这点小钱,但有人看得上,孟文一大早,便带着封昭来到清心小筑,还没进雅楼,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三郎,出来谈生意了,为兄来收水果的!”

  二楼窗口,郝健好整以暇的笑道:“滚,缺你那几个水果钱?再跟你们说一遍,我家水果不卖,自己留着有用。”

  “哎,三郎,你家能吃得了这么多?我们也是为你好啊,这么多水果放着也坏了。你是不知道,北边遭了虫灾,长安洛阳水果价钱节节攀高,咱们弄些水果送到洛阳一倒手,能赚不少。贾富贵可是发了话,只要是水果,品相过得去,他是有多少收多少,而且不愁销路!”

  “那也不卖,都跟你们说了,有别的用处,你们怎么就是不信?小弟也是好奇,二位兄长也算是安州数得着的富商了,咱们靠着清心街,还缺这点钱?”

  说话间,孟文和封昭已经上了楼,封昭抖着袖子,一脸苦笑,“三郎,你是看不上这点小买卖,但为兄看得上啊。赚钱的买卖,谁也不嫌多。”

  上了二楼,就看到思幽和媚兰正带着几个侍女忙活着。侍女们各有分工,洗好的水果放在桌上,有的负责切,有的负责往瓦罐里放,还有的负责封口。

  看到这一幕,孟文和封昭顿时急了,封昭气的直跳脚,“败家啊,三郎,你这是干嘛呢,你不卖给我们,也别霍霍了啊,这么好的水果。”

  “你们懂个什么?在弄罐头呢,谁霍霍了?得了,跟你们说了,你们也不懂!”

  罐头?这又是什么稀罕玩意儿?

  罐头工艺其实并不复杂,罐头加热,然后封蜡封好口,接下来就是存放。

  ........

  十月下旬,一封信,一箱罐头,随着一列车队前往长安。

  如今路况,虽有官道,但车队抵达长安,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

  十一月,天气转凉,身上的衣服也多了几分。

  太平坊内太平观,李令月盘腿坐在软垫上,手里捏着一封信。一封信而已,却看得一会嗔怒一会笑,外边一名娇媚女道姑,偷偷看上两眼,也不敢进屋打扰。

  “哼,郝三郎,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主动写信了啊,还以程胡子的名义写,真当本公主看不出来?”

  收起信,李令月笑眯眯的喊道:“月奴儿,你进来。”

  “殿下,你有何吩咐?”

  “一会儿本公主写封信,你以你的名义让人送到安州去。还有啊,刚才信上提到了罐头,那些罐头何在?”

  “罐头?哦,想起来了,好像车队带来了一箱东西,应该就是罐头了,殿下,你等等,婢子这就去取!”

  一刻钟后,李令月盘着腿,捧着一个碗,吃的颜笑眉开。这就是罐头么?甜而不腻,清凉可口,尤其是汤汁,真想多喝上一点。

  “此等好物,才送来一箱,郝三郎端的是小气得很。你准备一下,取四件罐头,一会儿随本公主入宫....”李令月放下碗,捏着帕子抹了抹嘴角,犹豫了一下,补充道,“还是取两件吧,父皇身子骨不好,吃太甜的东西不好!”

  “???”花月奴掩着嘴,想笑又不敢笑。

  公主可是很少展露这种小女儿姿态的,没想到今日竟然为了一箱子罐头这般犹豫。到底是因为罐头呢?还是因为郝三郎呢?

  .......

  皇城东侧崇仁坊,一家豪宅门前坐落着两头石狮子,狮子张口怒吼,异常凶猛。这座府邸,便是武三思在长安的居所。

  武三思居所紧靠着皇城大明宫,庭院错落有致,南北三进,西侧还有花园,其规模装修堪比东宫。按照规矩,已经有些逾制的,可除了少数御史上书弹劾武三思外,大部分人都保持了缄默。就算是有人弹劾,也是泥牛入海,没引起半点动静。

  由此可见,武家之势,堪比皇族。今日不用上朝,武三思一身紫色锦袍,上锈飞莽,坐在庭院里,逗弄着笼中金丝雀。

  武三思身材中等,长相富态,如果在外边,不认识的话,大多数人都会将他认作一名和善的富商。他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只有眉宇间偶然闪过的精光,能给人一丝压力。

  在武三思身后,站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老者弓着身子,双手放在小腹处。

  “东翁,安州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本来一切还算顺利的,可郝三郎横插一杠子,毁了整个计划。”

  “程大胡子的人为何会帮他?而且,以程胡子的人也杀不了我们的人!”

  “具体情况还不太了解,不过郝三郎的事情应该是可以确定的,那日,郝三郎着实去过太平寨!”

  “郝三郎,就是那个跟魏家悔婚,惹得郝处俊火气四窜的小子?”

  “正是他,此子本是一名私生子,却在安州折腾出不小动静,眼下清心街的收益,连二郎都有些心动了。据调查,前些日子二郎还派武攸宁和武攸敏去了安州,后来被公主殿下拦了下来。”

  武三思背着手,在亭子里踱着步子,“有意思,一个毛头小子,竟毁了我的大事,若是不给他一些教训,别人又会怎么看?”

  老者点点头,小声道:“东翁是要教训下他?不过,他虽然是私生子,但也是郝公的孙子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