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你们中了剧毒

舞大唐 怒江山 2517 2020.01.01 12:00

  第13章你们中了剧毒

  清心楼正门口的路段围满了人,过往行人驻足张望,许多人不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孟文今日巡查店铺,听说清心楼出了事,便想进去看看情况,结果愣是被堵在了外边。正自着急,就看到长街北口一人一马疾驰而来。

  “仁哥儿,这呢,别往前去了,先把马拴我那马圈里!”

  郝健一看人山人海的,当即下马,将马缰扔给旁边的人。三两步走到孟文身旁,急道:“孟兄,到底是什么情况?报信的人心急火燎的,也没能把事情说清楚。”

  “刚有一桌客人吃饭,结果全都吃坏了肚子,说是清心楼饭菜不干净,黑心酒楼。”

  一听事情始末,郝健气的脸都黑了,“清心楼饭菜不干净?这不是胡说八道么?”

  “谁说不是呢?别人不晓得,为兄还不知道你特别注重后厨的卫生嘛?想来这些人是想讹钱。”

  “讹钱?”郝健捏着下巴想了想,阴沉着脸哼道,“恐怕没这么简单,若是惹事讹钱的无赖,以前咱小街生意有起色的时候就该来了,哪会等到现在?孟兄,我先进去应付着,麻烦你帮我做件事儿!”

  让孟文附耳过来,郝健小声交代了两句。

  清心楼内,两帮人互相对峙着。思幽和媚兰带着酒楼的伙计和丫鬟手持棍棒,一脸愤慨,尤其是后厨管事王大嘴,手中拿着菜刀,气的脸都红了。对面有六个男子,全都捂着肚子打哆嗦,偏偏这些人堵着门口,嘴里不断叫嚣。

  “就是你们饭菜不干净,你们还不承认?怎么,你们拿着家伙事,这是要打人?”

  一个身材瘦削的男子色厉内茬的叫嚷着,“父老乡亲们,你们都看看啊,清心楼要谋财害命,以后都别来他们家了,这是一家黑店......”

  王大嘴气的一蹦两尺高,跳到板凳上怒骂起来,“王八蛋,你说什么呢?我们清心楼的饭菜干净不干净,来往客人有目共睹。别桌都没事儿,偏偏就你们出了事儿,我看你们是故意找茬的。”

  “呸,你看看我们的样子,像是装的么?”瘦削男子等人嘴唇发白,额头冷汗涔涔。

  不少围观者指指点点,觉得瘦削男子说的有些道理。

  瘦削男子手抚着房门,丝毫不肯退让,正打算放些狠话,却被人一下子扒拉到了旁边。来人力气很大,瘦削男子一个踉跄,若不是旁边的人扶着,当场就要摔个狗吃屎。

  “谁?是谁?”

  “我!”

  “你是谁?”

  “本公子郝健,是这家酒楼的东家,有什么事儿尽可以跟我说。不知兄台贵姓?这件事儿你想怎么解决?”

  “某家房州人士,姚正业!哼,你既然是东家,那想来是能管事儿了,怎么解决,这话应该问你吧?”

  “姚正业?”郝健拱手施了一礼,心中虽有火气,面上却还算淡定,“既然你这般问,那依着本公子的意思,还是先给诸位治病要紧。责任归谁,如何赔偿,咱们稍后再说,清心楼就在这里挪不走,赖不了账,什么也不如人命要紧,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时酒楼内有旁观者大点其头,响应道:“郝公子说得对,诸位,还是先看病。等郎中来了,确定缘由,便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对啊,还是先看郎中吧,瞧你们疼的脸都发紫了。”

  “这.....”姚正业明显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如果不同意,不就说明自己居心不良么?

  “来人,给姚先生等人找个座!”

  思幽等人自然是满心不愿的,看到郝健使眼色后,还是派人扶着姚正业等人坐了下来。不过也只限于此,茶水热汤什么的,免了。

  等了没多久,孟文将安州最好的郎中喜仙元带了进来。喜仙元年有六十,医术超群,方圆百里都知道他的名号。

  “喜郎中,麻烦你了,帮忙看看这几位的情况!”

  喜仙元落座把脉,姚正业等人倒是很配合。喜仙元起初还算淡定,但是渐渐地眉头大皱,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他一手把脉,一手抚摸着花白胡须,却是半天不言语。

  喜仙元越是如此,众人越是担忧。一时间,清心楼内静的落针可闻,姚正业看着喜仙元的神色,心中竟然开始担忧起来。

  “喜郎中,严重吗?我们只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应该.....”

  喜仙元凝着眉头,轻声叹了口气,“这位先生,你确定你只是吃了不干净的饭菜?以老朽多年的行医经验,你这是中毒了啊.....你可听说过两夜草?”

  “两夜草?是什么?”

  “两夜草是一种毒药,吃下这种药的人,起初会腹痛难忍,慢慢的便会肠胃翻腾,经两夜便会毒发身亡。如果只是饭菜不干净,可不会如此严重!”

  “剧毒?”姚正业当即脸色惨白,眼中尽是不信,“这怎么可能,你是不是诊错了?我等.....”

  话未说完,喜仙元大怒而起,瞪着眼睛冷声道:“老朽行医几十年,何曾出过错?老朽的医术,父老乡亲自有定数,哼,你既然信不过老朽,那就另请高明吧.....”

  喜仙元甩甩袖子,提着药箱子就要走。这时终于有客人看不下去,指着姚正业斥责道:“你这人好不晓事,喜郎中行医几十年,什么时候出过错?他说你中毒,那就是中毒了......”

  喜仙元摆摆手,转身向郝健拱了拱手,“郝公子,你若是与这几位有过节,教训一番就可以了,何须用两夜草这等剧毒?看在老朽的面子上,还是先替他们解毒吧。”

  思幽美目闪过一丝怒色,再也安耐不住,指着喜仙元怒道:“喜郎中,我们尊敬你老,但你老也不能胡乱污蔑人啊。我家公子与这几位第一次见面,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须害他们?还在酒楼里下毒,这不是砸我们自家生意么?”

  思幽说的颇有道理,喜仙元抖着花白的胡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时,姚正业再没了怀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把抱住了喜仙元的腿。

  “喜郎中救命啊,求你替我们解毒......”

  喜仙元面露难色,用力将姚正业扶了起来,“切莫如此,不是老朽不帮忙,只是老朽一生治病救人,对这用毒解毒之道却少有涉猎。尤其是这两夜草,实在罕见的很,老朽就算能解毒,少说也得琢磨个三五天,老朽自然没问题,几位可等不得啊......”

  姚正业整个人直接瘫在了地上,其他人更是不堪,有一个中年男子已经捂着肚子坐在地上哭嚎起来。

  “姚老弟,我们被骗了,姓秦的是要用我们的命,整垮清心楼啊.....”

  “是啊,我们快去找秦钟讨解药,这个狗娘养的,太狠了.....”

  转眼间,姚正业等人互相搀扶着,踉踉跄跄的奔了出去。

  到了此时,众人算是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敢情是秦钟请了这些人。一时间斥责者有之,叹息者有之。

  三楼雅间,郝健对着喜仙元重重的施了一礼,“今日亏得喜郎中出手帮忙,否则要赶走这些浑蛋,颇要费一番功夫了。”

  “郝公子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只是这以后还得多加点心才行,以老朽观之,秦钟恐怕不会就此罢手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本公子还怕他不成?”

  郝健天生有一股自信,他与人为善,从不惹事,但也从不怕事。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

  秦钟既然要开战,那么明枪暗箭尽管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