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十颗蛋一首诗

舞大唐 怒江山 2363 2019.12.28 13:23

  第5章十颗蛋一首诗

  安州集市,一名青衫少年郎推着小车子,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安州是一座小城,早上郝健刚离开郝家大院,消息便传遍了整座小城。一时间,郝健小公子再次成了安州的风云人物。

  总之,好奇者有之,叹息者有之,有人说郝健小郎君有志气,也有人说此人脑袋有毛病。本来城中便议论纷纷,此时郝健推着小车出现在集市上,又怎能不受人关注?

  迎着周围火辣辣的目光,郝健泰然处之。百姓爱凑热闹,实属正常,时间久了,事情也就淡了。

  如果郝健小郎君自愿离开郝家大院让人匪夷所思的话,那小郎君接下来做的事情更加让人看不懂了。

  只见郝健推着小车,走过集市一角,几乎将摊位上所有的鸡蛋和鸭蛋全买走了。

  有相熟的赶紧拦在了路口。

  “仁哥儿,你这是作甚?两篓子鸭蛋鸡蛋,可吃得完?如今这天气,时间久了,蛋就坏了.....”

  “老李叔,没事儿啊,这些鸭蛋鸡蛋,我自有妙用!”

  郝健并未放在心上,推着小车子开开心心的走了。望着他的背影,好多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郎君莫非受什么刺激了,这里出了问题?”老李叔指了指自己的脑门,眉头皱的紧紧的。

  .......

  郝健弄了两篓子鸡蛋鸭蛋回到茅草屋,立刻引来了思幽和媚兰的娇怒。

  “公子,你出去这一会儿,就买回来两篓子蛋?”

  “你......公子.....你把钱还给我们.....”

  郝健俩眼一瞪,死猪不怕开水烫。右手食指用力戳了戳媚兰的后腰,“呀,你们别急啊.....这些蛋可是有大用的....接下来你们按我说的做......”

  郝健连哄带骗,好不容易说服了两个丫鬟姐姐。接下来,三个人开始忙碌起来。

  石灰、草木灰、盐巴、瓦罐、面碱、碎茶、黄丹粉......

  松花蛋,又叫皮蛋,工艺简单,配料也很常见。郝健是思虑良久,才决定弄松花蛋的。如今大唐朝还没有皮蛋,完全可以靠着先机发一笔横财。如今建客栈,就差启动资金了,这笔钱说不得就要落在松花蛋上边了。

  郝健弄得不是普通的皮蛋,而是彩花皮蛋,此种皮蛋通体橙黄,半透明,表面附着优美的花纹,更受人欢迎。

  如今初夏时节,气温十六度到三十一度之间,非常适合弄皮蛋。若是过了这个时节,想弄皮蛋,还真有点难。

  石灰、草木灰,各种配料搅在一起,裹泥入罐,随后封口入屋。三个人忙碌了两天,才把手里的活忙完。

  可惜,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生了一件糟心事儿。

  老天爷不知道哪根筋儿抽错了,之前还晴空万里,烈日高照,转眼间下起了倾盆大雨。

  郝健拖着厚厚的油布,将屋顶盖了起来。没办法,茅屋年久失修,如同被机关枪打过的门板,四处漏雨。

  雨,淅淅沥沥,落汤鸡般的郝健扒拉着窗口,朝着外边张望。思幽和媚兰靠在左右两侧,双手托着下巴。破败的茅屋,并不冷清,反而散发着一丝温馨。

  茅屋很破,郝健小郎君也有点不着调,但是思幽和媚兰却觉得很安心,甚至很幸福。

  屋子再破,这里是自己的家,无论悲喜,无论贫穷富贵,至少在这个家里,自己可以做主。

  媚兰抿着小嘴,脸蛋红扑扑的,“公子,你说我们以后会有钱么?”

  郝健侧过脸,横眉冷对,“你这是在侮辱本公子的能力,相信我,我们一定会有钱的,到时候会有大房子,再也不用担心四处漏雨......”

  .......

  一个多月,匆匆而过,秦氏离开安州,还未回来,郝健的小日子过得还算平静。

  一个月的时间,郝健手持镰刀和锄头,亲手将地里的草割了一遍,接着便是一棵棵果树以及花苗栽下去。思幽和媚兰在一旁帮衬着,三人每天挥汗如雨,小日子过得却很充实。

  平淡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松花蛋也到了开封的日子。

  打开封口,去掉泥土和皮,橙黄色的外皮晶莹剔透,精致的纹络像是一朵美丽的雪花。

  思幽和媚兰美目不眨,一人捧着一颗橙黄色的皮蛋。媚兰小舌头舔了舔粉唇,手指颤巍巍的触碰着皮蛋上的雪花纹。

  “这就是皮蛋么?好漂亮......”

  郝健挠挠头,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好漂亮?你们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错了?

  皮蛋作为一种美食,不应该关心好吃不好吃么?

  女性的关注点,永远都跟男性不太一样。

  “快吃啊,很好吃的!”

  思幽抬起头,轻轻地吞了吞口水,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之色,“真.....真的可以吃么?”

  “你不吃,我吃!”郝健伸手一捞,夺过皮蛋,整个吞了进去,然后眯着眼,细细咀嚼。

  思幽气呼呼的瞪着杏眼,捡起一根小木棍,恶狠狠地敲着旁边的瓦罐。

  “公子,你太残忍了,这都下的去嘴!”

  “卖相不好,你们不敢吃。卖相太好,你们不忍心吃。真真真.....难伺候......”

  这世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夜里,思幽和媚兰终究是没忍住诱惑,亲手切了一盘尝了个鲜,自此成了松花蛋的忠实爱好者。

  为了能让松花蛋一炮而红,郝健还绞尽脑汁,为松花蛋起了个新名字----琉璃富贵蛋!

  松花蛋?皮蛋?名字一听就太俗,登不得大雅之堂,但是换成琉璃富贵蛋这个名字,立马高端大气上档次。

  任何东西都需要包装宣传的,松花蛋也不例外。

  接下来两天,便是将之前准备好的木盒拿出来。这些木盒是郝健亲手制作,外边棕色涂料,里边十个格子,正好可以放十颗松花蛋。每一个木盒外边还拓印一首诗,此诗专为富贵蛋所作。

  焰火半空悬,富贵如营盘。

  雪花沉入梦,相思尽余欢。

  十颗琉璃富贵蛋,一首诗。富贵蛋是稀罕物,而这首诗则提升了它的格调。

  ......

  封丘诗会,一年一度。

  安州、随州、房州、襄阳,附近富家子弟,每年都会集聚安州封丘山庄。诗会自然比不上洛阳牡丹花会,更比不上长安渭水诗会,却也是当地年轻人的一次盛事。

  每年六月份,许多年轻子弟都会来到封丘诗会,趁此机会多认识些人,多找点门路。亦或者,哪对男女看对眼,也会成就一段佳话。

  封丘诗会,说是诗会,不如说是附近年轻子弟的大型联谊会。

  一心想着要松花蛋一炮而红的郝健,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六月六,事事顺!

  郝健束起长发,头戴纶巾,一身士子长衫,左手提着一把长刀,右手提着食盒,一大早便来到了封丘山庄。

  郝健没有急着去花园大厅,而是一头扎进了山庄后厨。

  在厨房待了约有半个时辰,郝健才慢悠悠的走出来。他身姿挺拔,目光矍铄,只是脸色有点暗。

  四下无人,眉头蹙起,小声嘀咕起来,“狗大厨,真他娘滴黑心,不就添一盘菜?收老子五十文钱......”

  五十文钱,可不能白花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