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来自武家的压力

舞大唐 怒江山 2083 2020.01.08 12:00

  第27章来自武家的压力

  郝象义脸色铁青,浑身充满了一股戾气。他目视着钱尔力等人离开的方向,眼冒火光。

  郝健沉着眉头,一双眸子盯着郝象义。郝健的目光并不凶狠,却无比锐利,仿佛能将人看透一般,郝象义竟然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四郎,你与我说实话,杀人也好,没杀人也好,三哥一定设法保你。”

  郝象义握紧拳头,狠狠地跺了跺脚,“三哥,我真的没杀人啊,我才回来两天,连跟人结仇的机会都没有,为何要杀人?”

  “好,三哥信你,既然没杀人,那就什么都不要怕。你记住,在案子没了结之前,老老实实呆在清心楼,哪都不要去。大院那边,就先别回了,免得老祖担心。”

  拍拍郝象义的肩膀,郝健展颜一笑,“放心,这里是安州,只要三哥不点头,没人能动你。”

  “三哥.....谢谢你.....以前,我们那般对你,你真的不怪么?”

  “怪?怎么可能不怪呢?但你我都是郝家子弟,我们是兄弟,关起门来,家里人怎么着都行,但是打开门,面对外面的风风雨雨,我们必须齐心协力才行。”

  郝象义重重的点了点头,心中有些感动。这一刻,他觉得三哥与另外两位哥哥有很大的不同,三哥身上有种霸气,或许多了几分草莽气息,但更有男儿气概。

  或许家里人都小瞧三哥了,他虽是私生子,却是郝家几兄弟里边最为出众的一个。

  回去的路上,郝象义依旧有些疑惑,“三哥,我明明没杀人,为什么要躲着?好像怕了似的!”

  “四郎,你刚回安州,有些事还不明白。说句不客气的话,在安州地界上,三哥也算有些影响力,与刺史大人的关系也算不错。你可是郝家四公子,我的弟弟,就算你事涉案子,要找你问话,刺史大人也会派人提前知会一声。”

  说到这里,郝健双眼眯起,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可是这次,事涉命案,刺史大人连招呼都没打一下,便派人来抓人,着实有些说不过去了。想来,死的人应该不是泛泛之辈,有人对刺史大人施压,刺史大人无奈之下,才想到派钱尔力来拿人。”

  “有人对齐长河施压?”郝象义只觉得头有点大,抬手挠了挠头皮,“派钱尔力过来,可有什么说法?”

  “四郎有所不知,安州捕头有四个,唯独这位钱捕头能力最差,偏偏他为人圆滑世故,谁也不得罪,各方关系大理的非常好。齐大人心里很明白,派钱尔力过来,有我在,钱尔力有所忌讳,定然带不走你。齐大人是用这种方式,向我传递一个信息,死的人不简单,上边有人盯着齐大人,让我想办法保住你。”

  郝象义瞪着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摇起了头,“这......这其中竟有这么多门道?”

  “自然,齐大人若真想抓人,直接派司法军曹领人过来,我还能拦得住?”

  “哎,死的到底是谁啊?到现在我们连案子的具体情况都不晓得!”

  “莫急,先回清心楼,一会儿就会有消息的!”

  ........

  巳时未到,郝健兄弟二人刚回到清心楼没一会儿,一名中年男子便跟了进来。

  男子叫林枫,乃是齐长河身边的幕僚,平日里也会替齐长河跑跑腿。

  思幽本来想跟郝健谈谈邀月的事情的,见他有正事,便暂时压下了此事。林枫进了屋,思幽想了想,也抬腿跟了进去。只是思幽没想到,她刚进屋,就有一个倩影蹑手蹑脚的偷偷蹲在窗下。

  房间里,郝健示意思幽关好门,方才对林枫说道:“屋中都是自己人,林先生有什么话可以放心说。”

  林枫拱拱手,轻声道:“此次是东翁派林某前来,就是想告诉三郎一声,死者名叫师翔,乃是武攸敏公子的家仆。师翔近日赶来安州,于昨夜大雨时死于东北黄杏林。概因为四郎与武攸敏有过节,再加上四郎昨夜也去过黄杏林,所以这才惹上嫌疑。眼下武攸宁与武攸敏正在府衙与刺史大人叙话,刺史大人能帮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事情还请三郎多费心。”

  郝健神色凝重,心中不免有些沉重。已经想到死的人不简单了,没想到竟然是武家的人。如今武家兄弟就在刺史府对齐长河施压,事情相当的棘手啊。

  沉思片刻,郝健手指敲打着桌面,盯着林枫,一字一句说道:“林先生,请转告齐大人,四郎不是凶手。本公子以清心小街作保,四郎绝非行凶之人。”

  “这......”林枫贵为齐长河的幕僚师爷,心机自然很深。刚刚郝健这番话,他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郝三郎是在用清心小街向刺史大人施压呢,如果保不住郝四郎,那么清心小街就要闹幺蛾子,到时候刺史大人别说靠着清心小街捞政绩了,能不吃亏就不错了。

  林枫苦笑一番,无奈的拱了拱手。

  武家能施压,郝三郎同样也能施压,倒是刺史大人夹在中间难做人。

  ......

  林枫走后,郝健凝视着郝象义,苦笑道:“四郎,昨夜你去黄杏林了?你哪根筋儿搭错了,大晚上去黄杏林!”

  “我.....三哥不是让小弟操练那些护卫么?小弟寻思着多弄些好木桩子,听人说黄杏林那边有上好的木料,便去寻木料,哪曾想刚寻了一会儿,便下起了雨,小弟就急匆匆的回来了。小弟对天发誓,只是去找木料,根本没看到那个师翔,我有人证的,当时有两名大车行的兄弟跟着的。”

  “人证?大车行的护卫都是我的人,他们说出去的话别人会信?你呀你,找木料吩咐别人去不就行了,还自己去找!”郝健指了指郝象义,颇有些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

  郝象义挠挠头,有些郁闷的嘟哝道:“这不是怕下边的人不知道找什么样的木料么?”

  “哎,你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段日子,你安心待在清心楼,没事儿全就去后边果园逛逛。哼,武家虽然势大,但在这安州清心小街,还轮不到他们做话事人。”

  说着话,郝健突然转头看向窗口,表情似笑非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