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验尸

舞大唐 怒江山 2466 2020.01.09 18:00

  第30章验尸

  郝健心头微怒,面上却神态和然,“大公子这样说就没有道理了,想要说法,应该去找衙门或者凶手要说法啊,凭什么让四郎给你们说法?亦或者说,大公子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是四郎杀了师翔?”

  “嗯?并无证据,只是怀疑,之前四郎与我这不成器的堂弟起了矛盾,怀疑他迁怒于人,也算正常吧!”

  “当然正常,合理怀疑,是大公子的权力,也是衙门的权力,同样拒绝去过堂问话也是四郎的权力。大公子,你说我说的对嘛?”

  郝健说话滴水不漏,偏偏绵里藏刀,硬生生顶着武攸宁的嗓子眼,丝毫不退让。

  武攸宁嘴唇一颤,淡淡的笑着,只是笑容有些冷,眼中也多了几分戾气。

  “三郎说得对,看来,只能找到真凶了,但愿四郎不是真凶......否则......三郎可是包庇罪哦.....按律可是要严惩的......到时候,这清心小街可就......”

  “大唐律郝某还是知晓一点的,就不劳大公子费心了。”

  郝健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到了此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武家兄弟非要死咬着四郎不放了。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四郎,而是要借机吞下清心小街。所以,不管真凶是谁,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脏水往四郎身上泼,也好给他郝健安上一个包庇杀人犯的罪名。

  只要罪名坐实了,到时候以武家的权势,多方施压之下,他郝健还能怎样?要么按律严惩,要么将清心小街献给武家兄弟换取平安。

  哼,真是没想到,清心小街竟然能让长安城里大人物眼红。

  郝健不会蠢到以为是秦怀远说动武攸宁出面,秦家还没这么大能量,一定是武家某位大人物对清心小街起了心思。

  .......

  二楼楼梯拐角处,思幽瞪着美目,气呼呼的往后退了退,“秦大公子,这里可是清心楼,还请自重。”

  “岳娘子,本公子对你的心意,你难道还不明白么?你为什么要死心塌地的跟着郝三郎?那郝三郎这辈子不可能娶你为妻的,甚至连个名分都给不了你,你这又是何苦?本公子不明白.....不明白.....”

  秦怀远几乎是暴怒吼出,虽然声音不大,却阴鸷森冷,让人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思幽并不畏惧,她迎着秦怀远的目光,心中想起什么,眼中多了一丝柔和,连声音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生硬。

  “秦公子,你当然不懂,你看上的不是奴家,你看上的是清心楼的掌柜,是手握清心小街大部分买卖的铁娘子,你爱的是那个雷厉风行的女子。可有一天,我不再是清心小街的铁娘子,我还是那个身份低微的丫鬟,我一无所有,甚至行如乞丐的时候,你还会看上奴家么?”

  “不,你不会,那时,你恐怕都不会多看一眼,甚至弃之如敝履。但是我家公子不一样,在奴家最卑微的时候,他没有嫌弃过,他怜我、敬我,他与我一起在雨中笑,他与我一起在地里忙碌。所以....哪怕明知道这辈子做不了他的妻子,我依旧愿意陪着他。”

  思幽目光温柔,脸上挂着一丝幸福。这一切落在秦怀远眼中,犹如刀割一般。

  后退几步,秦怀远脸色铁青,有些不甘心的握紧了双拳,“你......本公子到底哪里不如郝三郎?”

  “秦公子,在奴家眼中,你哪都不如我家公子.....你有的他全都有,你没有的,他也有。就算他一无是处,奴家也不在乎,在奴家心中,他就是最好的男人。他可以为奴家遮风挡雨,饥饿时,若有一个馒头,他会先让奴家吃.....”

  “你.....岳思幽.....你够啦.....你住嘴.....你等着,你会后悔的,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秦怀远目光如刀,狠狠地刺了思幽一眼。

  .......

  郝健挺身站在三楼,目送着武攸宁三人一同离开。

  不知何时,李令月来到身旁。从侧面看去,郝健面容刚毅,充满了自信与阳光。

  “那可是武攸宁,你难道一点都不怕?”

  “怕?怕有什么用?我若退让,武攸宁就会放过我么?他是冲着清心小街来的,无论怎样,他都会视我为敌。既然如此,便各凭手段,至少在这安州城内,本公子还无需惧他。”

  “哎,我那几位表兄这些年胃口越来越大了,也不知道母亲知晓不知晓。”

  郝健嘴角翘着,并未答话。武家人势力越来越大,还不是天后有意为之?要说武家人的所作所为,天后不知道,那才是见了鬼。

  武攸宁,当真是心机够狠毒的,从一开始,他就计划好了。将矛头对准四郎,等着他郝健挡在前边,然后借机对清心小街出手。

  只是,我郝健也不是好欺负的。

  ......

  翌日,郝健来到了刺史府,同行的除了思幽,还有一身男儿装扮的李令月。

  李令月虽身着男子长袍,尽力掩盖一身风华,可依旧遮不住那独特的妩媚与风情。作为女人,她魅惑众生,扮作男儿,同样勾的女子心神荡漾。

  思幽明知道旁边是一名女子,可还是会忍不住多看上两眼。

  不多时,在钱尔力的引路下,三人来到了西边的敛房。

  虽然距离凶杀案才过去不到三天,但由于天气炎热,尸体已经散发出一股臭味儿。

  师翔的尸首静静地躺在床板上,只是靠近一些,臭味袭来,再加上那苍白的肤色,颇有些让人受不了。郝健多少还能忍住,思幽和李令月却是脸色大变,转身跑到了外边,很快传来了阵阵呕吐声。

  钱尔力皱着眉头,脸色十分难看,他显然也不想在敛房多待。

  “若不是考虑到需要勘验尸体,早就把尸体埋了,这时节,再放下去就该长蛆了。”

  “武家公子没说替师翔收尸?”

  “这倒没听人提起过,尸体送到敛房后,从未见两位武公子来过,更没提过收尸的事情。”

  听罢,郝健不禁有些同情起躺在木板上的师翔,“哎,在某些人眼里,下人的命就是贱啊。为武家卖了十几年命,到头来连具棺椁都没有。”

  钱尔力也觉得武家兄弟太过冷漠无情,但他不敢多做评论。而且在钱尔力眼里,这种事儿也并不奇怪。

  世道公平?这就是句笑话,世道从来没有过公平,贵族与草民之间,横着一条天堑,在某些贵族眼里,草民命贱不如狗。若真是公平,也不会有那么多寒门学子交际脑汁的找路子拜门了。

  师翔身上的伤口非常显眼,利器穿破脖颈,一击致命。

  郝健捂住口鼻,仔细观察着伤口。伤口边沿逞孔状,从前方自下而上刺到后脖颈。凶手杀人手法相当精妙,可谓是又快又准,力道十足。这种孔状伤口,绝非刀剑所致,有点像顶部尖锐的铁棍,或者锥形利器。

  检查完尸体,一刻没有多待,快步来到屋外。郝健凝着眉头,神色有些差,李令月和思幽刚迎上来想问话,就见郝健捂住嘴迅速跑到墙角是,随后脸色苍白的吐了起来。

  李令月抚着额头,苦笑道:“还以为三郎能扛得住,看来,他也是寻常人啊。”

  好一会儿,郝健才轻松一些。临走时,对思幽说道:“幽幽姐,取三贯钱给钱捕头。”

  思幽没有多问,从怀中取出三贯钱交给了钱尔力。

  钱尔力拿着钱,有些疑惑不解,“三郎,这钱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