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生死搏杀

舞大唐 怒江山 2129 2020.01.11 18:00

  第34章生死搏杀

  锋利的锥剑刺中脖颈,迅速抽出,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明则行努力的捂着伤口,可是鲜血还是不停的从缝隙中渗出。

  缓缓地躺在地上,整个人开始无意识的抽搐起来,明则行瞪着眼睛,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渗人的咯咯声。

  .....

  灌木丛中,李令月三人目睹了眼前的一切。当明则行出现时,他们是高兴的,可长发男子出现时,心中除了震惊就是后怕。

  长发男子手中的锥剑无迹可寻,每一招每一式仿佛都是为杀人而生。

  李令月不想看着明则行死在眼前,她还有很多疑惑没有解开。起初,还有所忌讳,生怕突然现身会引来杀身之祸,当明则行倒在地上后,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长发男子握紧锥剑,正想补上一剑收走明则行的命,不远处传来一声愤怒的娇叱。

  “住手.....给我住手.....”

  李令月突然现身,这让郝健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郝健只能暗叹口气,嘱咐思幽一句,赶紧跟着跑了过去。

  看着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长发男子并没有急着痛下杀手,而是往后退了退。

  李令月根本没在意长发男子,她心中全都是明则行。蹲在明则行身旁,双手帮忙按着伤口,可是明则行的生机依旧一点点褪去。

  明则行眼中充满了惊讶,可他什么都说不了,也什么都问不了。

  “明则行,告诉我,是谁杀了明崇俨?是谁?是谁?到底是谁?”

  明则行张了张嘴,嘴角除了渗出许多血沫,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的手动了,满是鲜血的右手,艰难无比的从脖颈移开,食指在地面一点一点的挪着,殷红的血迹洒落,最后化作两个歪歪扭扭的字。

  明则行临死前留下的字,还丑,甚至难以辨认,可是李令月还是看出来了。

  “天后!”

  天后,这就是明则行留下来的答案,写下这两个字,他左手捂着胸口,睁目而亡。

  得到了答案,可是这个答案却如同一把重锤狠狠地砸在李令月的心口,将她的心砸做粉碎。此时,李令月瘫坐在地,如同痴傻了一般。

  ......

  长发男子轻轻地摇了摇头,他看着郝健和李令月,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不该出来的,也不该问那个问题,有些事情你们不该知道,知道的结果只有死!”

  郝健捡起明则行遗落在地上的刀,心中虽有慌乱,却也知道退不得。今日要么杀了长发男子,要么被长发男子杀死。

  明则行临死留下了两个字。

  李令月看到了。

  郝健同样也看到了。

  长发男子也看到了。

  郝健多么希望自己没有看到,可事实已经发生了。师翔被杀,也应该是知道了这个秘密吧。

  就在刚刚,曾经想不明白的问题也想通了。师翔一个外乡人,为何知道那间小屋?那是因为明则行和师翔本就认识,而且二人关系还非常要好,明则行亲自将师翔带到了那间小屋里。

  师翔并不知道,他只是别人手里的棋子,他来到安州,就是因为他和明则行的关系太好。循着师翔,找到了明则行,那么师翔这颗棋子也就不重要了,偏偏师翔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于是,师翔被杀了。

  那一夜,暴雨倾盆,雷鸣电闪。

  可以想象得到,师翔奋力抵抗,却挡不住长发男子锥剑一击,也正因为师翔豁出性命,明则行才有机会逃出银杏林。

  可最终,明则行还是没能逃脱被杀的命运。

  .......

  “你早就来了,我们找《无相经》的时候,你已经在了!”

  长发男子轻轻点了点头,“是的,你和她.....还有她”,说着话,伸手指了指远处的灌木丛。

  当长发男子的手指向灌木丛后,郝健一颗心沉到了谷底,眼中透出愤怒的目光。

  “她一直躲在灌木丛里,她什么都不知道,你难道连她也不放过?”

  这时,长发男子竟然轻轻地皱了下眉头,“我.....我不能冒险......只有死人才最保险......”

  “是吗?”郝健冷冷一笑,伸手指了指身后的李令月,“那你知道她是谁么?”

  “她是谁还重要么?总归都要死的!因为......某家杀人,从不留后患!”

  长发男子终于动了,他脚步很轻,可是每一步都裹挟着无穷的杀意,那种浓浓的杀意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郝健的心脏越跳越快,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这辈子还是头一次碰上这种险局,而且还是碰到如此可怕的敌人。

  长发男子说得对,李令月如果是一个普通女子,她知道了那个秘密,那一定要死的。她要是身份尊贵,亮出公主身份呢?长发男子更要痛下杀手。

  李令月若活着,一定会想方设法报复长发男子的,到时候长发男子还能有好果子吃?

  银杏林地处郊外,少有人烟,就算杀了李令月,又有谁知情?

  长发男子不会放过李令月的,因为李令月让长发男子感受到了威胁。

  .......

  距离越来越近,郝健暴吼一声,人如猛虎一般朝着长发男子扑去。人快,刀更快。

  初一照面,连砍三刀,迅如疾风。三刀结束,郝健毫不停歇,身子一蹲,钢刀横抹,直削对方双膝。

  长发男子起初并未将眼前的年轻人放在心上,可交手之后,才感觉到一丝莫名的压力。此子看似懒洋洋的,真厮杀起来之后,却是招招致命。

  招式并不高明,但出刀快、准、狠,而且势大力沉。

  眼看着刀刃抹过来,若是不躲,这两条腿怕是要被斩断了。长发男子轻喝一声,双足一点地,整个人跃起三尺高,人在半空,锥剑直刺郝健后背。

  郝健心下骇然,左手按住地面,擦着地面往前一蹿,右手钢刀猛地往上一撩。长发男子目光一凝,只觉得心中生寒,只是此时人已经跃起,再难变化身形。无奈何之下,只能收回锥剑,倒转剑柄,往后一挡。

  钢刀磕在锥剑上,叮的一声。

  错身而过,郝健如苍狼搏兔,再次扑向长发男子。

  郝健心中很清楚,真要光明正大的打,自己不是长发男子的对手。不仅仅是因为实力问题,而是自己没杀过人,没有经历过实战。

  所以,唯有利用长发男子的轻视之心,发起猛攻,抢占先机。

  进攻,进攻,不能停,停下来,攻守必然反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