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惊变

舞大唐 怒江山 2315 2020.01.15 18:00

  第42章惊变

  子时中旬,安静的太平寨有了一丝动静,一个人影佝偻着身子,悄悄地来到了院子里。

  院子中空荡荡的,除了一名喽啰靠在门口打盹,再无外人。确定无人发觉后,他小心翼翼的来到屋后,从袖中拿出一个竹筒状的东西。

  忽然间,一声刺耳的响箭划破寂静的夜空,红色光芒直窜半空。

  守门的喽啰被惊醒,可此时那放响箭的人已经早已经消失无影。

  .......

  石屋,李令月折腾了一天,又困又累,到了夜里,几乎倒头就睡。她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命运,不知为何,她对郝健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外边响起一阵脚步声,转眼间房门被人推开,来人看了看屋中情况,无奈的挠了挠头。

  “醒醒了,真是服了你,这种情况下,还能睡得这么香!”

  喊了一句,李令月一点醒的迹象都没有。或许是因为靠着墙壁不舒服,居然习惯性地往侧面躺了躺,她蜷缩着身子,娇躯充满了诱惑力。

  郝健实在是受不了了,蹲在旁边,照着李令月屁股上的软肉拧了一把。

  “嗯哼.....滚.....别打扰本公主睡觉.....”

  “!!!???”

  郝健又惊叹又佩服,瞪着眼怒道:“李令月,你赶紧给我醒来,你当这里是清心楼呢?”

  这一生咆哮,几乎是贴着耳朵,李令月打个机灵,终于从睡梦中睁开了眼。揉揉惺忪的眼睛,美目左右瞧了瞧。

  “三郎,你回来了?带了多少人?”

  “带什么人?就我自己!赶紧起来,接下要出大事儿了,咱们还得逃命呢!”

  李令月气得柳眉倒竖,抓住郝健的胳膊怒道:“郝三郎,你疯了么?你一个人回来干嘛?找死啊?”

  “哎,你以为我不想回去找人?不过,我要是弄出太大动静,有些人就要坐不住了。好了,这也不是解释的时候,我们先出去再说!”郝健不由分说,拉着李令月出了石屋,让李令月纳闷不已的是竟然没人拦着。

  出石屋走了没几步,李令月突然停了下来。明亮的月光下,映着一张红润的脸颊,她咬着粉唇,恶狠狠地盯着郝健。

  “刚才迷迷糊糊的,好像有人拧了我一把,是不是你?”

  “怎么可能?你一定睡迷糊了,是不是做梦了?”

  “你.....你竟然拧本公主的.....你等着,等回去再跟你算账!”

  说话间,程续缘提着刀火急火燎的冲了过来。看他凶神恶煞的样子,李令月赶紧躲到了郝健身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有点超出她的理解了。

  只见程续缘提着刀拱了拱手,一脸愤慨的说道:“让他家伙跑了,如你所说,山寨附近果然冒出一些人,这些人全都蒙着面,手持兵刃,明显是冲我们来的,看来让你说准了,从一开始,对方就没打算留活口。”

  “照计划行事,告诉兄弟们,想要活命就别怂包!”

  “这点不需多说,今夜这一关闯不过去,大家都得死!不过.....三郎,也希望你说话算话!”

  说完,程续缘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李令月。

  ......

  夜,风起,卷走了属于夏夜的闷热。林间飞虫嗡鸣,越靠近太平寨,蚊子越多。

  一群黑衣人来到太平寨门口,却发现守门的喽啰正躲在旁边睡大觉。

  “这群人警惕性真差,一会儿进去,除了公主,其他人一个不留!别忘了,我们是来救人的!”

  领头之人右手虚空一砍,十几名黑衣人沿着寨门鱼贯而入。太平寨大院子里,黑衣人四散开来,却是扑了个空。

  一名黑衣人从破屋中退出,大皱眉头,“头领,情况不对,没人啊,刚才那个打盹睡觉的家伙突然睁开眼,转眼间就溜了。”

  “嗯?怎么回事儿?”头领眉头狂跳,猛地有了种不好的感觉,“撤,估计程胡子早有防备,万一给我们挖了个坑.....”

  话未说完,屋顶突然亮起了火把,一时间火把飞舞,引燃了太平寨大院里的草垛,风助火威,火势迅速蔓延开来。顷刻间,除了寨门,其他三面全都是火。

  黑衣人顿时慌了,领头的人更是大惊失色,慌忙叫道:“快,冲出去,先冲出去。”

  几名黑衣人转身往外跑,可刚跑到门口,迎面一阵破空声。噗噗几声,当头几名黑衣人哀嚎着倒在了地上,每个人身上插着一根到两根削尖的木棍,虽不致命,但血水喷涌,惨叫声让人心乱如麻。

  几个人从暗处冲出,手持兵刃,照着几名受伤的黑衣人一阵乱砍,瞬间收走了几名伤者性命。

  这几个人补完刀立刻退走,这让黑衣人毫无办法。

  身后大火蔓延,不往外冲就是等死,往外冲就是往别人枪口上撞。可现在,不冲也得冲。

  “一起上,用尸体挡着,一定要杀出去,宰了这群跳梁小丑。”

  虽然失去了几名兄弟,但是头领有信心,只要能冲出去,凭自己这边的战力,依旧能杀的那群山匪片甲不留。

  进寨门容易,出寨门却成了闯阎王殿,当冲出寨门后,十几名黑衣人,仅仅剩下了六个人,其中两个人还带着伤。

  对面站着一群人,领头之人便是手持大刀的程续缘。

  “幸亏老子早就防着你们,否则就让你们连锅端了。”

  头领持着刀,左右戒备,一双眼睛喷着火光,“程胡子,今夜这局,不是你能破的,是谁在帮你?”

  “是谁,重要么?反正你得死!”

  程续缘一声令下,带着十几名喽啰扑了过去。惨烈的厮杀再次上演,程续缘一方虽然有人数优势,可战斗力终究不如黑衣人,一时间双方斗得难解难分。

  程续缘也是拼了命,一刀一式灌注了全身力气,头领疲于应付,无暇他顾。就在这时,一个人偷偷摸了过来,短刀瞬间探出,当头领觉察到危险时,已经晚了。

  噗.....

  短刀直插腰间,头领惨嚎一声,向旁边一滚,堪堪躲过致命一击,此时他满眼骇然。

  “是你......郝三郎.....”

  “竟然认得本公子!”

  头领倒下了,这场厮杀也结束了。

  “原来是你.....某家想不通,怎么会是你,你为什么要帮程胡子?”

  “哎,看来你还不明白,程胡子将我绑上了山,你的人还以为本公子就是薛绍呢!”

  头领瞪着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开什么玩笑?可这就是事实,否则解释不了郝三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郝健身后走出一个人,她脸上满是寒意,美眸死死盯着头领。

  “是谁让你来的?你可以不说,但本公主可以查,到时候,你身后的人未必会怎样,但是你的妻儿老小.....”

  头领额头渗出了冷汗,他不怕死,可他不想连累家人。他不怕郝健,更不怕程胡子,可偏偏怕李令月,他对李令月的话深信不疑。

  无他,因为她叫李令月,她是大唐最尊贵的公主,封号太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