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夜色杀机

舞大唐 怒江山 2030 2020.01.15 12:00

  第41章夜色杀机

  大胡子今天又是演戏,又要应付黑衣人,可谓是身心俱疲,倒在炕上就想睡觉。

  可是做梦也没想到,炕上多了个人,还是个活生生的大男人。对方眨巴眨巴眼,手里握着一把短刀,哆哆嗦嗦的放到了下半身要命的地方。

  大胡子吓得冷汗直冒,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巡山的兄弟怎么没发现你?”

  “呵,就你手底下那俩人,现在正躺在地上睡觉呢。你们也真够大意的,连个暗哨都不留!”

  “你把我那俩兄弟给摸了?”

  “放心,只是晕过去了,没什么大碍”郝健挪了挪身子,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行了,咱们说正事儿,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瞧你们也不像是简简单单的劫匪。本公子都说是郝三郎了,你偏偏非要认作是薛绍,是何道理?”

  大胡子不由得吃了一惊,“你早就看出我是装的了?”

  “废话,你可是匪,匪最怕的就是搞错了肉票,就算你再粗心大意,总应该派人去清心小街确认下才对,可你倒好,从头到尾咬死本公子就是薛绍。”

  短刀往前送了送,不无威胁的冷笑道:“说,你叫什么名字?抓我们是何目的?”

  大胡子身子一紧,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伤了下身要害。吞吞口水,一脸憋屈的说道:“不愧是郝三郎,果然有几分能耐。某家程续缘,伏牛山上捞偏门的,将你抓来,不过是想多找一条后路罢了。”

  “嗯?看来你一点都不傻,还很聪明。咱们无冤无仇,你没必要跨过几百里地从伏牛山跑到安州来,抓公主?你还没这个胆子,你打的什么鬼主意?”

  郝健左手敲了下脑门,有些古怪的看着大胡子,“对了,你叫什么?”

  “程续缘啊....连续的续,缘分的缘.....”

  “呵呵.....这名字起的真绝了,程序员?你还挺厉害的!”

  大胡子嘴角咧到半边,表情有点懵。郝三郎啊郝三郎,你东一下西一下,到底想说啥?

  “咳咳.....说正事.....其实程某也不想得罪你,更不想得罪公主。不过,有人找到程某,只要帮个忙,就能帮程某脱了这身贼皮,衙门的案子也能销了。程某当年也是被县衙逼得,无奈上的山,并不想一生为贼寇,所以,便答应了下来。不过,到了安州后,才知道要抓的人竟然是公主殿下......”

  郝健凝着眉头,仔细听了一会儿,插口道:“知道会得罪公主后,于是你就有点打退堂鼓了?可你又怕幕后之人找你麻烦,所以,便想多找一条后路!”

  程续缘轻轻地点了点头,面容有些苦涩,“是的,对方敢对公主下手,显然背景深厚,不是程某能抗衡的。程某早听过你的名号,在安州地界,若是有谁能保程某,那一定是你郝三郎。”

  “你怎么如此断定郝某能保你?”

  “你与刺史大人关系不错,而且郑家三娘子也对你青眼有加,只要你肯保,一定能保得住程某和这些兄弟。”

  “看来你还真做过调查,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把本公子抓到山上来?”

  大胡子倒是没有隐瞒,认真答道:“我若不让你置身险境,你又凭什么帮我?只有把你绑来,某家才有资本跟你谈。恰好,那蒙面人也不知薛绍具体长相,某家便将计就计把你认作薛绍绑上山。”

  大胡子双手撑着炕,双腿平伸,姿势维持时间太久,身子累得很。刚想动一动,就看到那把短刀又近了一寸,吓得他直接躺了下去。

  “呼.....呼.....你能不能把刀子挪开点?”

  郝健耸耸肩,刀子却没有挪动分毫,“别废话,继续说!”

  “咳咳.....其实将你绑上山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想看看你为什么是不是重情重义。你若是真的舍了公主独自离开,如此无情无义之人,程某也不敢信,好在,你回来了,证明程某当初的决定没有错。”

  “哼,你这长相倒是挺有迷惑性的,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夯货,实则心思奸诈。最重要的事情你还没说呢,折腾这么多事儿,幕后之人到底打得什么鬼主意?”

  “其实很简单,就是想方设法,让公主对薛绍失望,让他们的婚事胎死腹中。公主千金之躯,想来应该看不上一个贪生不怕死,无情无义的懦夫的!”

  “原来如此!”

  郝健终于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看来一定是天皇天后有这方面的意思,而有些人不愿意看到太平公主嫁到薛家。

  李令月身份尊贵,又是天皇天后最宠爱的女儿,可以说谁能娶到李令月,谁就拥有了重要的政治筹码。娶了李令月,只要不谋反,定能一辈子荣华富贵,官运亨通。

  谁不愿意看到李令月嫁到薛家?

  答案呼之欲出,自然是武家势力,至于暗中布局的是武家哪位大人物,就不得而知了。

  思索一番,郝健慢慢将短刀收了回来,不过眼中还是充满警惕。

  “程大胡子,想来你心中也担心对方会不会事后杀人灭口。”

  “是的,抓的可是公主殿下,程某又怎能不担忧,否则也不会将你绑来了!”

  “很好,我与那蒙面人,你信谁?”

  “信谁?”程续缘没怎么思索,几乎脱口而出,“你本可以独自离开,却冒险回来救公主,也算是条汉子。若是非要选,某件选择信你!”

  郝健点点头,让程续缘附耳过来,小声吩咐一番。

  “记清楚了,别出岔子,咱们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的了!”

  ........

  夜沉如水,月上枝头。

  广袤的柳林沉寂在月色之中,三更不到,有一批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柳林边缘。

  这群人全都黑衣蒙面,与夜色融为一体,他们聚在柳林边上,却没有急着进林子。

  “头,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等,大寨一旦发出信号,立刻冲进太平寨,程胡子的人一个不留。”

  “那蒙先生?他可还在寨子里呢!”

  “棋子而已,不必在意!”

  夜,寂静之下,暗藏杀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