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 巧局

舞大唐 怒江山 2182 2020.01.20 18:00

  第52章巧局

  郝健蹲在地上,仔细观察着那根断裂木桩,断裂处参差不齐。据路人告知,马匹从此经过,只是蹭了一下,就把木桩带倒了,如果只是蹭了一下,应该不至于将木桩子弄断啊。

  木桩有碗口粗,可不是那么容易弄断的。挪身换个角度观察,郝健发现了一丝不同之处。

  断裂处自上而下,上边裂口干燥,下边裂口则不同,似乎有些湿气。伸手摸了摸,感觉完全不同。整个断裂口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这根木桩早就有了裂口,后来战马蹭了一下,这才彻底折断。

  早就有裂口?这怎么可能?清心街每七天都会有专门人员排查安全隐患,这么粗一根木桩子,上边有了裂口不可能看不到。就算排查安全隐患的人偷懒,屋棚商户也不可能假装不知道。

  郝健摸着下巴,看了看倒塌的屋棚。砖块、木棒,一片狼藉。

  想了想,朝商户林乐招了招手,“林老板,你怎么在屋棚顶部放这么多重物?”

  “额?三郎,你这可就错怪林某了,林某只是让人往上边放了下瓦片遮雨而已,至于何时多了这么多方砖,着实不知啊!”

  “这些方砖不是你放的?”

  “哎,林某没事,放这么多方砖干嘛?故意压塌自家屋棚?”林乐挠着头,一脸苦笑。

  “三郎,马匹受惊,实属意外,你看这重建屋棚的事情......”

  “哈哈,此事与林老板无关,重建屋棚所耗费钱财,清心楼一力承担!”

  “那多谢三郎了!”林乐笑着松了口气,虽说重建屋棚花不了几个钱,但钱再少也是钱啊。

  .......

  木桩断裂口是两次形成的,还有屋棚顶部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方砖。铁匠铺刺耳的打铁声,惊马,倒塌的屋棚。看上去像是意外,实际上是有人刻意设的巧局。

  南街铁匠铺有一口铜锅,铁匠老艾有个毛病,烧好的铁器入水,总喜欢用锤子敲一下铜锅,那声音刺耳的很。铁匠铺是不是传出刺耳的敲打声,清心街上的人并不奇怪,早就习惯了,可初到南街的陌生人肯定不习惯,马匹猛地听到这种声音,多半也会受惊。

  好巧的局,幕后之人也算心思缜密了。

  郝健虽然看出些什么,但没打算告诉楚天冄。当年楚天冄一路追杀,差点将他郝健跟十九叔送上阎罗殿,帮楚天冄忙?我郝健还没大度到这种程度?有人跟楚天冄作对,自己躲在旁边看热闹就行了。更何况,谁知道这里边藏着什么猫腻?少掺和事儿,免得给自己惹麻烦。

  回到清心楼,刚刚进屋,思幽就寒着脸跟了进来。

  “那孟大郎越来越过分了,也不知道找了些什么人,用的什么料子?撑着屋棚的木桩子,说断就断!”

  “哎,幽幽姐,你息怒吧,这事儿还真怪不到孟大郎头上。孟大郎虽然贪财,但也不敢在这种事儿上打马虎眼,孟家许多生意可都在清心街呢,在这里偷工减料对他没好处。”

  思幽听出了什么,赶紧坐到旁边,小声道:“公子,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嗯,刚才去瞅了两眼,此事儿不是意外,应该是人为。不过,咱们藏在心里就行了,别告诉别人,省的惹麻烦!”

  “婢子懂,楚天冄可是夜吏司的人,那些人敢找楚天冄的晦气,想来也不是简单货色。”

  “聪明......”

  还想夸思幽两句,门口就传来一声冷哼,“聪明?还真是够聪明的,郝三郎,没想到你这么多心眼子,你是不是打算连我也瞒着?”

  “额?你不在雅楼那边歇着,怎么跑出来了?”

  郝健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看着李令月。

  见郝健这副德行,李令月就一阵气馁,好像无论她李令月怎样,这个男人就是一点都不怕。

  “哼,三郎,你难道就不怕我告诉楚天冄?”

  “你去说啊!”郝健俩眼一瞪,嘴角堆笑。

  李令月当即无语,纤手捏着茶杯,美目剜了两眼,好一会儿娇叱一声,“无赖!”

  “你既然不想惹麻烦,我也不勉强你,不过,南街的事情真不是意外?”

  “应该是人为设的局,木桩断裂口是两次形成的,心得裂口很小,大部分裂口是之前形成的,还有屋棚顶部的方砖,附近商户最近没人往上边放过砖!”

  “有意思,如此巧妙地局,竟然是人为,马匹经过,早了不好,晚了不好,分寸要拿捏得十分准才行。如此说来,那幕后设局之人,岂不是可怕的很?”

  李令月托着下巴,一双美目上下打量着郝健,似乎要把这个男人看透一般。

  郝健心里有点毛毛的,瞅了瞅自己,郁闷道:“你盯着我看个什么劲儿,你不会怀疑是我布的局吧?”

  李令月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若不是你与夜吏司没什么过节,我还真要怀疑是不是你设的局了。在安州,由此手段心机,布下这种局,那也只有你郝三郎了。”

  郝健抿嘴一笑,心中颇有些不屑。我郝健要是设局,那一定是冲着楚天冄去的,要设局就要一劳永逸,弄死那个楚天冄。

  “你说错了,若是我设局,不会留下这么多破绽,只需惊马闯街,酒架倒塌,便能要了马贵的命!”

  李令月一时间没想明白郝健的意思,只能喃喃自语:“惊马闯街?酒架倒塌?何解?”

  “你真的想知道?”

  “想!”李令月重重的点了点头,朝思幽招招手,耳语一番,便起身出了门。

  半个时辰后,郝健便领着一名女公子上了街。

  沿着长街向南,很快来到了战马受惊的铁匠铺附近,郝健抬手指了指铁匠铺,“老艾有一口铜锅,打铁时常有刺耳的异响,牲畜受惊并不稀奇。”

  “嗯,战马在此受惊,很好理解!”李令月轻轻地点了点头,“那么接下来呢?”

  “受惊之下,战马沿着街一路往南奔”往前走了有十几步,便来到一列货架前,货架上摆满了十几坛酒。郝健抬手弹了弹酒坛子,低声道,“只需稍微挪动下货架,战马经过,蹭到货架,货架歪倒,酒坛落地,酒水自然会流淌一地。”

  “嗯,挪动酒架子很容易,稍微朝街道内侧挪一挪,惊马很容易蹭到。不过,就算酒水洒了一地,又能如何?”

  “啊,你呀你”郝健挑挑眉头,超对面指了指,“你瞅瞅对面是什么?”

  李令月顺着郝健的手指看去,美目一怔,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