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心海余波

舞大唐 怒江山 2074 2020.01.12 21:13

  第36章心海余波

  夜已深,往日声音嘈杂的清心楼有些安静。

  郝健身上的伤,经过喜仙元的处理后,已经止住了血。好在看上去狼狈,实际上都是皮外伤,唯一比较严重的便是两只手。

  由于手心皮肉被磨烂,上了药,包扎好,等结疤长出新皮肉,恐怕怎么也得半个月才行。双手不能剧烈运动,不能抓东西,吃饭怎么办,难道要人喂?

  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传来,思幽推门走了进来。

  左右瞧了瞧,思幽脸上瞬间蒙上了一层寒霜,颇为不高兴的问道:“邀月那女妖道呢?为何不在?”

  “回自己屋了!”

  “她怎么可以如此?若不是因为她,公子怎会受此重伤?眼下不在一边伺候着.....”

  “好了,别说了,今夜的事情对她打击不小,她也要好好想想,平复下心情。”

  今夜发生在银杏林的事情,莫说李令月,便是他郝健,一旦想起,心中都是有些后怕。前边十几年,除了小时候看过十九叔杀人,其余时间一直过得平平静静,而今日不仅看到了杀人,还是自己亲手杀人。

  杀人,并没有那么轻松,直到现在心都会颤抖。

  李令月呢?这次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了,一方是自己的母亲,一方是自己的兄长李贤,她夹在中间该怎么做?

  李令月已经将自己关在房中半个时辰了,房间里一点响动都没有。郝健心中有些担忧,经过这次生死险境后的李令月会走上一条什么样的路?

  想起历史上那个有名的黑寡妇太平公主,实在难跟眼前的李令月联系起来。不知为何,郝健怕李令月变成那个争权夺利的黑寡妇,更喜欢这个有点犯二的女道士李令月。

  “哎,衙门的人去银杏林了吧?”

  “去了,刺史大人亲自带人去的银杏林,衙门的人将尸体围起来后不久,武家兄弟也去了”说到这里,思幽轻蹙眉头,手中的茶放到了桌上,“公子,婢子有些没想明白,你不是怀疑武家兄弟与长发男子是同谋么?为何还要让衙门处理此事儿?长发男子可是被你杀死的,武家兄弟若是揪着此事发难,那你岂不是很麻烦?四郎的事情还没解决,你再摊上这事儿.....”

  郝健抬起手,刚想打个手势,手指一动,牵扯到伤口,疼得他直皱眉头。

  “幽幽姐,照常说,你想的也没错。但长发男子的事情涉及甚广,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决定让衙门处理此事儿。若是将尸体悄悄地处理掉,我倒是没什么麻烦了,但四郎的麻烦依旧解决不了。但让衙门处理此事儿,不仅我不会惹麻烦,四郎的麻烦也会解决掉。”

  “如果,长发男子真是武家兄弟的人,呵呵,那我一定无事儿。哼,之前被杀的是师翔,杀人的长发男子,师翔是武家家将,而武家兄弟派长发男子杀了师翔,呵呵,这事可就太诡异了,解释不清啊。所以,以武攸宁之聪明,他绝对不会承认跟长发男子跟武家兄弟有关系的。如此一来,衙门验查伤口,很容易看出那把锥剑便是杀人凶器,长发男子才是杀人凶手,四郎的麻烦也就没了。”

  “如果没有长发男子,武家兄弟会揪着师翔的事情对我们发难,但现在真凶已经找到,他们也就失去了理由。继续揪着此事不放?武攸敏是个蠢货,他或许会这样做,但武攸宁却不是蠢货。死揪着此事不放,最终的结果是我们揪着长发男子不放,一直查下去,鬼知道会查出什么东西,到时候不是给自己惹麻烦么?”

  想着郝建的话,思幽终于有点回过味儿来了,“也就是说,事情的关键是要看长发男子是否跟武家兄弟有关系?”

  “对,若就此结案,罪名推到长发男子身上,那就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如果没有结案,武家兄弟继续发难,则证明长发男子不是武家兄弟派去的,他们也不知详情,这样的话,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

  客房里,焚香三根,青烟袅袅,檀香的味道特别好闻,似乎能让人平心静气。

  自从回到房间里后,李令月便坐在窗口位置愣神发呆。她靠着墙,双目微闭,身上的袍子污浊不堪,秀发凌乱,她却并未在意。

  明崇俨是母亲派人杀的,可最终罪名嫁祸到了二哥李贤身上。李令月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这些年父皇身子骨越来越差,尤其是双目视力几乎已经目不视物,大多数政务由母亲代为处理。母亲当政,大肆提拔武家人,连带着朝堂上武家党羽地位越来越高。

  李令月知道,母亲贪恋权力,她从父皇手里得到了这些权力,享受到权力的美妙后,便不愿意还回去了,所以大肆扶持自己人。

  贪恋权力,没什么的,可为什么要对二哥下手?

  银杏林中,面对长发男子的剑,生死存亡那一刻,李令月是绝望的。就在那一刻,她清晰地感觉到那种深深的无力感。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太平公主又如何?大唐最尊贵的公主又如何?如果有人要下杀手,就像杀死一只蚂蚁。

  那种感觉,真的不想再有了。

  李令月萌生了一丝渴望,渴望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渴望拥有保护所爱之人的能力,余生不想在看到有人敢用刀剑对准自己。

  想要拥有这些,就必须拥有权力!

  怪不得那么多人为权力而疯狂,原来权力有这么多的好处。

  再也不想看到郝三郎用命挡在自己身前了,那种感觉,一辈子有一次就够了。

  想起那个不算太英俊,带着点疲笑的男子,心有些乱了。如今一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的都是他的影子。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当二更声响起,李令月终于站起身,她未换衣服,没有梳妆,推门径直走向郝健的房间。

  她,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思幽跪坐在旁边,慢慢喂着郝健。李令月关好房门,也没有避讳思幽,在郝健对面坐了下来。

  一双美目看着郝健,眼中充满坚定。

  “三郎,跟我去长安吧!”

  短短一句话,郝健愣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