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贫道法号邀月

舞大唐 怒江山 2119 2020.01.07 12:00

  第25章贫道法号邀月

  郝健耐心的等着,却不知一等就是半个时辰,等得饥肠辘辘,前胸贴后背。

  女人换衣服很麻烦,却不曾想会如此麻烦,需要半个时辰么?

  或许是知道郝健不耐烦了,这时三楼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女子终于沿着楼梯走下来,她莲步轻挪,动作柔和优雅。

  一身灰白色长袍,点缀着红色竖纹。衣袍下摆绣着紫色花瓣,三千青丝简单的挽了一下,偶有乱发搭在颈边,额头一点金色花饰,点缀的恰到好处。

  她肌肤如雪,晶莹剔透,凤目眯成一条线,睫毛修长,精致的脸蛋清丽脱俗,美艳不可方物。她似乎年纪并不大,可那对酥胸却异常丰满,步履间,尽显雍容华贵,气质出尘,偏偏身材妖冶,眉宇间透着一丝动人的风情。

  空气中有若有若无的馨香,晶莹的肌肤泛着淡淡的光,她仿佛不需要任何珠宝首饰,也不需要任何胭脂水粉。她的身躯就是世间最具魅惑的瑰宝。圣洁与妖艳同时出现在她的身上,美眸流转,轻轻一个眼神,便让人心之销魂。

  她还年轻,眼角透着一丝稚嫩,若是过上两年,大唐岂不是多了一个祸国红颜?世间还有几个男子能扛得住她的诱惑?

  她宛若魅惑众生的妖女,又像是高雅圣洁的仙子,可她.....偏偏穿着一件道袍。

  虽然点缀红色竖纹与紫色花朵,可依旧能一眼看出,这是一件质地极好的道袍。

  卿本佳人,为何出家?

  一时间,郝健心中无声地叹了口气,这么妖冶的美女是个女道士,大唐啊大唐,你还能不能再坑点?

  ......

  “谢谢小郎君收留.....贫....贫道.....邀月在此谢过了,还未请教小郎君名讳!”

  “????”郝健有点懵,碰到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道士已经够让人吃惊的了,结果女道士法号还叫邀月。

  “某家郝健.....道长可有个师妹,叫怜星?”

  这下轮到女道士愣神了,她捏个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贫道一直独自修行,并无师姐妹啊,小郎君有相熟女子入了我道门?”

  “咳咳.....都是往事,旧事不提了,我们......”话没说完,郝健就尴尬的住了嘴。

  肚子一阵咕咕叫,声音之清脆,离着三丈远都能听清。

  恰在此时,又是一阵轻促的咕咕声响起。

  郝健笑眯眯的看向美女道士,迎着郝健的目光,邀月红着脸垂下头来。

  “马车毁在半路上,一路匆匆赶来,已有五个时辰未曾进食,麻烦小郎君了。”

  “道长客气了,恰巧我也饿了!”

  .......

  厨房里,郝健一边弄得炒饼,一边偷偷打量着邀月。衣服竟然真的没湿,奇怪,有时间得瞧瞧那个包袱才行。

  两份炒饼,配料却是相当丰盛,郝健可不会委屈了自己的胃。六个鸡蛋,青菜炒香,伴着饼丝,香味四溢。

  二人并未离开厨房,做了一份肉羹汤,二人便在厨房旁边的休息间吃起来。

  郝健胡吃海喝,邀月却有些不好意思,看郝健吃的如此香,她实在饿得受不了,拿着筷子吃了一口。

  仅仅一口,美目便眯了起来,一份简简单单的炒饼,竟然如此美味。一口一口吃着,却是越吃下去,胃口越好,吃个半饱,邀月给自己盛了一碗汤,小口小口,十分优雅地喝了起来。

  郝健的眼睛差点没掉下来,心中似乎有几匹草泥马不安分的闹腾着。

  邀月道长,你不是出家人么?不戒荤腥的么?这可是肉羹汤.......

  总之,眼前这位女道士怪得很,说她是女道士吧,荤腥不忌,长得也是风情妖冶,魅惑众生。说她不是吧,偏偏一口一个贫道自称。

  就算假扮女道士,也没有你这么不走心的吧?

  .......

  吃饱喝足,二人相伴来到大厅,邀月背着手,动人的脸颊上带着笑意,“小郎君的厨艺真的很好,贫道很喜欢,你可是这清心楼的掌勺师傅?”

  “.......”郝健当即就不乐意了,本公子怎么说也是英气逼人,相貌堂堂吧,这么像掌勺的厨子?

  你有没有点生活阅历?你见过几个大厨不挺大肚子的?

  “本公子郝健郝三郎,是这清心楼的东家!”说罢,郝健直接伸出一只手,食指朝着邀月勾了勾。

  邀月顿时花容失色,美目中满是诧异,她拍了拍酥胸,缩了缩脖颈,“贫道眼拙了,原来小郎君如此了得,年纪轻轻,就置办下如此产业。”

  “还有呢!”

  “还有?什么?”

  “道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来到店里,又吃又喝又借住,怎么也得给点钱啊!”

  邀月点点头,伸手摸向腰间,随之神色大变,张着小嘴羞愧道:“实在不好意思......之前急着赶路......把另一个包袱忘在车上了,钱都在那个包袱里呢.......”

  郝健差点疯了,要不是眼前怪异女道士长得很美,真想拿扫帚把她撵出去。

  道长啊道长,你脑子到底怎么长得?

  不先想着装钱的包袱,反而把装衣服的包裹护的跟宝贝一般。敢问,衣服重要还是钱重要?

  “道长,你是不是没出过远门?”

  “小郎君怎滴知道?这还是贫道第一次孤身行远路!”

  郝健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暗叹,就你这言谈举止,一看就是个不怎么出门的。完全是一点忧患意识都没有啊,马车停半路上,搞不好是车夫故意的,这会儿车夫估计卷了包袱早跑没影了。

  “得了,你先睡吧,剩下的等天亮了再说,这大雨哗哗的!”

  提起睡觉二人一阵尴尬,眼下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到底睡哪儿呢?

  大半夜的,再把思幽或者媚兰喊醒,让她们安排客房?白天诸事缠身,疲惫不堪,好不容易歇息,郝健可不好意思再折腾她们。

  “你睡我房间,我找别的地方睡!”

  邀月有些不好意思的抿着嘴,却是没有动弹,“这怎么好意思?”

  “哦,不好意思,那么我睡房间,你睡桌面!”

  “那麻烦小郎君了!”邀月当即转过头,咚咚咚上了楼。

  关上房门,邀月合衣躺在榻上,或许知道这是男儿房间的愿意吧,总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男儿气息,弄的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这一夜,邀月很困,偏偏又怕郝健偷偷摸进房间,于是一直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