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配方坑人术

舞大唐 怒江山 2564 2019.12.29 18:00

  第8章配方坑人术

  孟文自然心中腹诽,咱们都是安州人,打小认识,谁不了解谁?清心小筑?你可真能装。

  郑暮雪却是抿嘴微笑,美目含着几分复杂之色,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清心小筑吗?有几分意思!”

  “三娘子请,仁哥儿若是知你会来,怕是会高兴坏的!”

  朝着茅屋走去,只见青年袅袅,却不见人影。绕过茅屋,这才看到远处地里有几个忙碌的人,指着那名赤手赤脚填土的少年郎,郑暮雪微有些诧异,“那便是郝健?他就住在这茅屋之中?”

  “那人便是郝健。他啊,不知发什么疯,离开郝家大院,独自生活。离开郝家时,什么没带,身上没多少余钱,眼下只能暂时住在这里了。那两个女子,是打小跟他一起长大的丫鬟,离开时,仁哥儿跟老夫人讨了卖身契。”

  郑暮雪轻轻点头,柔声道:“倒是个有情义的人,甘心离开富贵,一无所有,做一农夫侍弄田地,还是第一次见这种人。”

  .......

  孟文扯嗓子喊了两声,郝健三人才回到茅屋。

  互相见礼后,郝健洗手洗脚,之后穿上鞋子不好意思道:“怠慢两位,绝非故意,还请二位海涵。只是不知二位.....为何来我这破屋?”

  郑暮雪喝着杯中清水,润了润喉咙,“郝公子不必管我,我只是随意走走,今日有事的是孟公子。”

  孟文盘腿坐在草甸上,也未矫情,“如三娘子所说,孟某自有正事。仁哥儿,你给为兄一句实话,富贵蛋的配方到底卖不卖?”

  “孟兄若是当真要买,小弟自然会卖,就怕孟兄将来会后悔!”

  孟文顿觉得有趣,坐直身子,乐道:“不后悔,就怕仁哥儿不卖,你可说了,会卖,可不能反悔,三娘子可作证!”

  郑暮雪放下杯子,目光看向远方,“你们聊你们的,我什么没听到,什么没看到!”

  “额.....”

  孟文有些郁闷,“三娘子不作证,天地可证,日月可鉴.....”

  郝健叹口气,伸手拍了拍孟文的肩头。

  “孟兄还是再好好想想,咱们再等等.....或许.....”

  话音未落,远处便传来仓促的脚步声,一名身材发胖的络腮胡男子大踏步走来,身后跟着十几名仆人。此人便是安州首富秦钟,手底下开着七家酒楼,生意涵盖药材与绸缎,甚至连瓷器都有所经营。

  看到孟文后,秦钟眼眉一挑,闪过一丝不屑之色,“郝公子,别来无恙啊,孟老弟也在?”

  “秦老板,稀客,坐吧!”

  郝健拱拱手,神情淡淡的。秦钟大皱眉头,瞅了一圈,别说软垫,连个草甸都没有,我坐哪?直接坐地上?

  “郝公子,秦某是个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今日此来,就是冲着你手里的富贵蛋来的,前些日子,着管事的来商议,却被打了出去,今日秦某亲自登门,还望郝公子给句准话!”

  秦钟拢着手,扬了扬下巴,身后十几名仆人站成一排,颇有几分气势。

  郝健心中冷笑,我要说不卖,你是不是打算硬抢?不过一点也不稀奇,秦钟一向如此。

  作为安州首富,却为富不仁,欺压良善,若是没离开郝家大院,秦钟自然不敢怎样。只不过现在出来单独讨生活,秦钟不免胆子大了些。

  “秦老板,你若诚心讨配方,那也得拿出有诚意的价钱才行,二百贯?劝你免开尊口!你却不知,孟兄今日也是冲配方来的!”

  秦钟并不觉得意外,轻蔑的看了孟文一眼,“不知孟老弟开的什么价码?”

  孟文大眉头大皱,颇有些气愤的扫了郝健一眼。明明已经说好的事情,怎么又变卦了?只是郝健仿佛没看到孟文的眼神,只是静静地等着。

  无可奈何之下,孟文想了想,起身道:“四百贯!”

  “四百贯?哈哈,孟老弟,那对不起了,秦某出五百贯!”

  “五百五十贯!”

  “六百贯!”

  “孟某......”孟文还想继续出价,可是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孟家比不上秦家,眼下最多能拿出六百贯,可秦钟财大气粗,若是自己说六百贯,恐怕姓秦的能加价到八百贯。

  最终,孟文只能无奈的叹口气。不过,他并不怎么怪秦钟,全都是因为郝健。若不是郝健变卦,也无需跟秦钟竞价。

  孟文并非舍不得钱,只要郝健诚心卖,只要在孟家承受范围内,完全可以接受,便是六百贯,孟家咬咬牙也能给得出来的。

  ......

  秦钟竞价成功,郝健倒是爽快,配方以及制作方法全部送出。也就一盏茶功夫,秦钟就下令仆人将十几口箱子搬了进来,箱子中全都是成贯的钱,足有几千斤,今日,秦钟显然是有备而来。

  临走时,秦钟还不忘挑衅的朝孟文抖了抖手里的配方和制作工艺,“孟老弟,承让了!”

  秦钟走后,孟文甩掉屁股上的草屑,恨恨的瞪了郝健一眼,“我们也走,三娘子,你可一起?”

  郑暮雪却是动也未动,事情起末,她可是从头看到尾。郑暮雪不似孟文那般生气,她觉得郝健似乎有意如此,“孟公子何必动怒,何不听听郝公子的解释,若是依旧不能满意,再生气也不迟!”

  郝健不仅有些惊讶,“三娘子看出什么来了?”

  “嗯,是有些奇怪。观郝公子与孟兄关系不错,可自始至终你都不愿意将配方卖与他,倒是孟兄逼急了,你才敷衍一番。似乎,早就料到秦钟会来,所以让孟兄等等,可是有意将配方卖给秦钟?”

  “哈哈,三娘子心思缜密,郝某佩服!倒让你说对了,这配方从一开始就是要卖给秦钟那厮的!”

  听到这里,孟文走到一半又气呼呼的返了回来,往垫子上一坐黑着脸说道:“既如此,那你还跟为兄费什么口舌?”

  “这个,又不是小弟找你来的,是你自己撞上来的。若是我一早就告诉你,配方不给你,卖给秦钟,你岂不是要大怒?”

  “哼,你为何非要卖给秦钟?难道你我多年的交情,顶不过秦钟那百贯钱?你便是嫌少,便是八百贯,只要宽限半年,孟某也能给你筹措出来!”

  “哎,孟兄,息怒,此事不是钱的事,今日没有闲人,三娘子也是讲究人,有些话入得你耳,不可外传!”

  郑暮雪美目眯起,纤指点了点桌面,“有趣,郝公子请说,奴家这张嘴自不会乱说的!”

  “哈哈,孟兄,三娘子,你们只看到现在富贵蛋很抢手,似乎财源滚滚。实则不然,说句实话,富贵蛋制造工艺并不复杂,配方也都是寻常之物。起初,此物稀罕,一开始抢着买,价钱高,理所当然。但因为配方和工艺都不复杂,但凡有心人偷偷琢磨个一年半载,怕很快就能仿制成功。你们想想,等以后遍地都是卖富贵蛋的时候,到那时富贵蛋价格跌下来,卖的又少,又能赚几个钱?”

  “秦钟拿去配方和工艺,他啊,也就前半年赚的多,以后有他哭的时候,等以后富贵蛋赚不了几个钱的时候,那配方也就不值钱了。六百贯,呵呵,秦钟能赚回两百贯,算他厉害!”

  郑暮雪细细一想,很快就想明白了关节。富贵蛋工艺简单,岂不是跟醋一样?起初大赚特赚,等酿醋的人多了,价钱一跌再跌,也就赚不了几个钱了。

  “这.....郝公子,这样的话你不是有意坑秦老板么?”

  郝健嘴角一歪,也未反驳,“秦钟此人,富甲一方,却不施仁善,还仗势欺人,为祸乡里。本公子不坑他,坑谁?”

  坑人,坑的正义凛然,毫无羞耻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