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清心街,我罩的

舞大唐 怒江山 2239 2020.01.19 21:42

  第50章清心街,我罩的

  雅楼,郝健和李令月目视着对方,大眼瞪小眼。

  李令月粉脸通红,竟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她捧着茶杯,额头乱发挂蹭着脸颊,也毫无感觉。

  “长安那边的人怎么来的这么快?这可怎么办?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若是让他们看出什么来,可怎么办?”

  “所以不能让他们看出来啊,若是知道了,我还能有命在?”郝健急的额头直冒冷汗,都怪李令月这娘们,办事不经大脑,想一出是一出。堂堂公主,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敢做。

  听郝健的话,李令月柳眉倒竖,“郝三郎,你这叫什么话?合着不是你的错了?”

  “我的错?你还讲不讲道理了?要不是你玩的这一出,哪会有这般麻烦?你昨晚上办这事儿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处境?”

  李令月顿时语塞,当时光想着怎么拴住郝健,让他随自己去长安了。至于事情该如何收尾,还真没仔细想过,现在回想一下,着实稚嫩了些。虽说情投意合,但父皇母后那一关可还没过呢。

  郝健揉揉太阳穴,一拍大腿,恶狠狠地说道:“为今之计,只能尽量拖延了,一会儿楚天冄过来,你就说偶染风寒,行动不便,需要休养几日。喜郎中那边,我会同他说的。”

  李令月瞪着凤眼,一脸羞怒,“那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你若是立足朝堂,有几分身份,哪还需要瞒着别人?本公主上辈子一定做了孽,否则怎么会看上你?”

  “哎?李令月,本公子哪里差了?看上本公子,你很吃亏么?去去去,赶紧去榻上躺着,装得像一点,别让人看出端倪来,否则,我这条小命就交待了!”

  “你!”李令月指了指郝健,最后无力地垂了下来。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到敢这样跟她说话的男人。偏偏,心里喜欢这个男人,要不是惜他性命,又何必这般麻烦?

  不过说到底是自己理亏,昨晚上确实有些不顾后果了。

  ......

  喜仙元几乎是被郝建背到清心小筑的,喜郎中行医半辈子,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怪事儿。

  男欢女爱,不是挺正常的?更何况郎有情妾有意的,这是一桩美谈啊,干嘛要瞒着?

  李令月在二楼歇息,楚天冄只能领着人在一层等着。楚天冄总觉得事情有些怪怪的,刚才见过公主了,公主面色红润,目光矍铄,不像是染了风寒的样啊。

  喜仙元在二层待了约有半个时辰,这才慢慢下楼,楚天冄赶紧迎了上去,“喜郎中,李道长的病情如何?”

  李道长?喜仙元心里直抽搐,这辈子还是头一次碰到如此千娇百媚的女道士,这位女道士不仅穿着妩媚多姿,更要命的是还跟别人翻云覆雨。这叫个什么事儿?

  不过喜仙元也不是傻子,郝三郎如此紧张这名女子,还有这么多劲装男子守着,这女道士显然身份不一般。

  “楚先生,李道长并无大碍,可能是昨夜风大,染了风寒,稍微调养几天就没事儿了!”

  “真的是风寒?”楚天冄俩眼一瞪,冷冷一笑,“你可莫诓骗楚某!”

  “楚先生此话何意,难道还信不过老朽的医术,我告诉你啊......”喜仙元话说到一半,楼上就传来李令月的娇叱声。

  “楚天冄,你嘀嘀咕咕什么呢?烦不烦?到底是喜郎中是郎中,还是你是郎中,要不要你上来断断,看看本.....贫道得了什么病?”

  “这......李道长息怒”楚天冄后背一紧,赶紧挥挥手示意喜仙元走人。

  抬头看了看二楼楼梯,楚天冄脑门里一串问号。公主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病有什么隐晦不成?

  此时,二楼门口,郝健冲李令月竖了根大拇指,赶紧跑下去应付楚天冄了。

  “楚将军,你看公主突然患病,行动多有不便,这回长安的日子可否推迟一下?若是此时回去,舟车劳顿,怕公主身子扛不住啊!”

  “哎,也只能如此了,还要麻烦三郎腾出几间客房!”

  楚天冄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暂时在安州多停留几天。

  .......

  清心小筑雅楼里,李令月躲在帷幔后边,明明没什么病,偏偏还要装作无力的样子,就连吃喝都不敢弄出响声。

  真是服了郝三郎,想半天就琢磨出这么个损招。

  李令月没什么别的办法,也只能忍着。至少,现在关系还不能曝光,否则对谁都没有好处。

  闲来无事,与思幽和媚兰闲聊一番,问着一些有趣的事情。每当说起郝健小时候种种古怪举动,李令月都会露出慧心的笑容。

  改造牛犁,兴修水坝,自己挖沟渠栽种果树,像个泥瓦匠一样搭建房子。好像这世上就没有郝三郎不做的事儿,不管成不成,他总会掺和一下子。

  翻着一本册子,轻声喃喃自语,若仔细听,吟诵的正是那首《少年游》。

  迎风登高楼,金光十里秋。

  青鸟飞不倦,天地做轻舟。

  凭栏一杯酒,人生何为愁。

  提笔歌沧海,当时少年游。

  看着这首诗,李令月不由得想起清心楼门前那对门联。

  风渺渺,雨渺渺,画里寻诗,五湖名士浪惊涛。

  山迢迢,水迢迢,梦中求醉,四海豪杰乐逍遥。

  郝三郎啊郝三郎,你到底还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

  今日清心小筑迎来了两个客人,这两个人便是武攸宁和武攸敏。

  武攸宁可是正宗皇亲国戚,乃是武三思和武承嗣的堂兄弟,他带着武攸敏前来,李令月也不能不见。

  武攸宁和武攸敏进了屋,就看到中间隔了一道帘子。武攸宁甚是纳闷,不就是得了风寒么,怎么还隔着帘子?

  “公主,不知身子好些了么?”

  “好多了!多谢表兄关心,本来也是有点事想找你们的,既然你们来了,也省去了许多麻烦。”

  武攸宁眉头一锁,纳闷道:“不知何事儿?”

  “本公主看清心街很不错,咱们大唐要是多几个这样的地方,那就好了。所以啊,本公主不想看到有人毁了清心小街,你们明白?当然,你们若是做不了主,尽可以回长安问武承嗣,看他会怎么回答!”

  “嗯?”

  武攸宁本来面带微笑的,可很快变得惶恐起来。这次对清心小街下手,确实是武承嗣的意思,可这件事隐秘得很,公主又是从何得知?

  其实,李令月话里的意思,武攸宁也听明白了,话里的意思其实很简单。

  清心街,我太平公主罩的,其他人别打主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