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郝三郎的理想

舞大唐 怒江山 2367 2019.12.30 18:57

  第10章郝三郎的理想

  茅草屋外,两名男子相对而坐,争得面红耳赤,媚兰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双手托着香腮,仿佛事不关己。

  房间内,馨香浮动,两名女子隔着不远,却是各怀心事。郑暮雪异常安静,纱裙蓝如天海之水,与她清冷的性子相得益彰。她翻得很慢,美目时有神采流露。

  悄悄人独影,渺渺月孤升。

  梦里身是客,但求故乡明。

  一首《无题》,心中怅然,说是少年不知愁,可这份乡愁又是从何而来?梦中么?

  .......

  未时,郑暮雪和孟文一同离开了清心小筑,只不过郑暮雪手中拿着一本薄薄的书。

  客人已经离开,郝健三人饿的前胸贴后背,赶紧煮粥就餐。喝着粥,想起那本书,不由自主的抬头问道:“刚才看着三娘子手里拿着一本书,好像是幽幽姐以前经常看的。”

  “是的,三娘子对书中内容有兴趣,想借阅两天,我便借与她了!”

  “里边写了什么?竟让三娘子这般感兴趣?”郝健也是好奇,不过往日里思幽拿着跟宝贝一般,也就没看。

  “也没什么啊,公子过往说过一些话,随口所作一些诗词,我怕忘了,随手记了下来!”

  “嗯?”郝健愣了下神,随后猛地站起身,由于手里捧着粥碗,溅出的粥差点落在媚兰身上。

  “幽幽姐,这怎么可以借给三娘子?”

  “为何不能借?”思幽梗着粉白的脖颈,恨恨的哼道,“便是要让那三娘子晓的,公子可不是浑人,才学一点不比那些才子差,也省得那三娘子瞧不起人。”

  “哎,人家三娘子是什么身份,自然是瞧不上咱们的.....你啊......算了......”

  郝健继续喝着粥,只是之后一直凝着眉头闭口不言,心思也跑到了别处。

  郑暮雪可不是一般的女子,让她晓得这些,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

  清晨,雨露散去,空气中洋溢着清新的味道。卯时中旬,朝阳初升,大多数人还在熟睡中,却有一个少年奔跑在雨后街头。

  一场雨,卷走了几分燥热,多了几分清爽。阳光柔柔的洒在树叶上,泛着淡淡的涟漪。

  阁楼小窗,坐着一位蓝衣女子,长发散在肩头,带着一丝慵懒之意。凤目轻轻眯着,似乎还未完全醒来,她纤手拖着香腮,粉唇抿着,清冷中却添一分妩媚。

  昨夜下起了雨,郑暮雪早早便睡下,不到卯时便醒了过来。既然醒了,便起身翻阅那本薄薄的书。

  这些天已经翻阅好几次了,那些诗词,那些话语,早已牢记在心,只是每次品读,却又有不同的收获。

  清新的风带一丝微凉,郑暮雪活动了下颔首,眼角余光看到远处有一个人影正快速跑来。等近了,便看清楚来人的样子。

  是他,郝三郎!

  “咦,大清早的,竟独自在街头奔跑!”

  郑暮雪轻声喃喃,这时一直站在后边默不作声的丫鬟婉馨小声道:“早些时候跟人打听过,郝三郎打七岁便开始跑步练武,几年如一日,从未断过。这跑步.....听人说,经常跑呢,每次至少要跑二十里地。”

  “二十里地?”

  郑暮雪颇有些惊诧,想要多看几眼,只是那人已经从窗下跑过,朝着远处而去。

  富有才华,坚定努力。活了二十年,从来没碰到过这样古怪的少年。

  有一个这样的孙子,不应该欣慰么?为何郝公偏偏不喜欢这位郝家小三郎呢?郝公这人,莫不是太看重脸面了?

  .........

  郝健是个果决的人,既然决定要做的事情,便不会犹豫。手里有了钱,又有了孟家的帮助,建客栈和店面的事情很快就张罗了起来。

  很早之前,就对这些事儿做了完整的计划,所以忙活起来,也不慌乱。请人工,构图,买料,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好在思幽和媚兰能帮衬许多。

  转眼间,南郊三岔口一片忙碌景象,建客栈的事情很快传遍了安州城。

  安州有眼光的人不少,自然看得出三岔口沿路地段是一块聚宝盆,可惜,一切都晚了。

  接下来的日子,郝健除了跑步,几乎日日夜夜泡在南郊工地。打地基,舔砖,看着客栈一点点建成,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

  思幽和媚兰为了省钱,找来一些农妇,添几口大锅,做工扛活的壮汉每天可以在南郊工地吃上两顿饭。

  又是新的一天,郑暮雪再次来到南郊茅草屋,竟看到这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日,为带随从,一身青衣长衫,长发纶巾,虽做男儿打扮,却丝毫掩饰不住那份冷艳与美丽。

  在门口逛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指挥人埋木桩的郝健。只不过此时的郝健赤膊上身,汗流浃背,就像一个普通的工匠。

  郑暮雪这样艳丽的女子,站在南郊工地,宛若鹤立鸡群。

  郝健用胳膊蹭了蹭脸颊上的汗,咧开嘴笑道:“三娘子啊,这里脏得很,你怎么过来了?”

  “自然是来还书的”看到郝健浑身上下脏兮兮的,郑暮雪轻蹙黛眉,从袖子里掏出一张锦帕,“快擦擦吧,咱们去林子里说会话。”

  “谢谢!”

  接过锦帕,郝健却愣着神,迟迟没动。

  奶白色的帕子,绣着三株兰草,轻轻抖动,透着淡淡馨香。

  如此干净的锦帕,真舍不得用来擦汗。

  .......

  枣林茂密,一颗颗青色的枣子随风摇曳。这里的安静,与南郊工地的糟乱仿佛是两个世界。

  郑暮雪背着双手,步履轻盈,“奴家年长你几岁,以后喊一声姐姐如何?一口一声三娘子,倒显得有几分生分。”

  “哈哈,求之不得,那小弟以后就喊你雪姐了!雪姐,你的帕子,怕是这辈子也舍不得用的.....”

  “郝三郎,你这张嘴啊,好好的事情从你嘴里说出来,倒是多了几分怪异。哎,说实话,还真的很羡慕你,虽然离开了郝家,但至少你活的很自在!”

  眼前枣树低垂,郑暮雪抬手捻动着一颗青枣,眉宇间充斥着几分淡淡的愁绪,连声音也变得落寞起来。

  郝健心中猜到了什么,于是低声安慰道:“雪姐何必烦扰,有些时候要看你自己的,你想要的是什么只有你自己知道。再大的难事,也总有办法的。有句话不知你有没有听过,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郑暮雪细细品味这句话,随后轻轻摇了摇头,“我终究和你不一样,好了,不说我了。说说你吧,看你这里忙得热火朝天的,你就真的甘心做一商贾,一辈子窝在安州么?以你之才学能力,若是不想走郝公的关系,有我郑家的举荐,博一功名也绝不是问题的。”

  “商贾?有什么不好的么?至少,小弟很满足这样的生活,多赚点钱,娶几房媳妇,乐乐呵呵的过完一辈子,挺好的!”

  嘴上如此说,心中也着实是这样想的。郝健自认为没有太多的野心,和和美美过些没羞没臊的日子,便是最大的幸福了。

  建功立业,报效朝廷?郝健真没这么多想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