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我要娶岳娘子为妻

舞大唐 怒江山 2139 2020.01.03 12:00

  第17章我要娶岳娘子为妻

  秦怀远虽然是秦家大公子,但是打六岁起便在洛阳求学读书,极少回来。仔细算起来,安州倒像是第二故乡。

  与秦钟的市侩和狠辣不同,秦怀远浑身洋溢着一股才气,一身士子长衫,玉面纶巾,剑眉星目,与秦钟实在没多少相似之处。

  自从得信后,秦怀远就一人一马赶了回来。一方面是因为父亲提的那桩婚事,另一方面也是许久未回家,想回来看看。

  在洛阳求学期间,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武氏家族子弟武攸宁,武攸宁祖父乃是当今天后的大伯武士让。有这层关系在,未来的仕途自会少了许多阻力。前途一片光明,在洛阳也小有名气,可谓是意气风发。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回到安州,秦怀远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沿着官道来到了清心小街。这两年关于清心小街的传闻越来越多,不说洛阳城,便是京都长安也有客商议论此地。

  官道三岔口造就了清心小街,同样清心小街也为来往客商提供了便利。清心小街不仅有完善的店铺,更有大量的库房以及大车行,东西南北客商再也不用赶远路,只需要将货物带到清心小街便可以完成易货。

  以前需要从长安赶到扬州提货,现在则可以在清心小街易货,如此一来节省了时间路程不说,更是节约了大量的财力物力。

  两年时间,安州南郊俨然成为了中原货贸中心。

  清心小街,如此繁华的所在,却是那郝三郎一手打造。

  秦怀远虽然跟郝健不熟,但也是认识的,从未想过,郝三郎竟有如此能耐。而父亲说的婚事,竟是让他娶郝三郎的侍女岳思幽。

  秦怀远一直都认为父亲是乱弹琴,以他秦怀远之才学眼界,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侍女?

  可是当亲眼看到那个女子后,一颗心竟忍不住一阵轻颤。

  二楼栏杆处,那女子一身红色纱裙,鹅黄抹胸。凤眼明眸,玉容若盛开的桃花,艳丽动人。额头一点红色花饰,更显几分轻柔妩媚。

  这些年见过无数女子,不曾心动,却为这个女人心跳加速。

  她便是岳思幽,安州城有名的铁娘子。

  .......

  秦怀远常年不在安州待着,认识他的人并不多。找了一张桌子盘腿坐下,很快便有伙计迎了上来。

  三碟小菜,一壶冷酒,吃着饭菜却不知滋味,一双眼睛不断打量着那个忙碌的倩影。

  清心小街的事情非常繁杂,思幽却是应对自如,举手投足间竟带着一丝威势。

  半个时辰后,秦怀远起身朝二楼走去,径直来到思幽身旁,“某家秦怀远,今日有幸得见岳娘子容颜,实在是心叹不已。若有唐突之处,还望海涵。”

  思幽正与刘管事交代事情,突然听到有人见礼,颇有些诧异。转头看去,只是一眼,心中有些愣神,倒真是个俊俏郎君。

  “原来是秦公子,奴家当不得公子这般夸赞,不知秦公子可有事情?”

  “无事,就是打个招呼,岳娘子,请记住,某家秦怀远,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秦怀远笑容和睦,轻轻地摆摆手,随后转身离去。他相貌俊郎,说走便走,看着他的背影,颇有点洒脱不羁的味道。

  思幽微蹙眉头,小声喃喃道:“真是个怪人,秦怀远?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这时旁边的刘管事想了想,一拍额头,惊声道:“秦怀远,不就是秦钟的嫡长子么?他什么时候回安州了?”

  “是他?”

  思幽清秀的玉容瞬间寒了下来。

  .......

  秦家,大公子秦怀远求学归来,阖府上下自然是一片喜气。

  秦钟摆了一桌宴席,亲自为儿子接风,酒过三巡,脸色便有些红润了,“大郎,为父给你说的那事儿你答应了?”

  “自然,有件事孩儿正想跟你说呢,孩儿要娶岳娘子为妻!”

  秦怀远神色坚定,眉宇间有几分傲然之色,仿佛岳娘子已经是他的了。

  秦钟微微一愣,随后眉头就皱做一团,“大郎,为父只是让你帮忙整垮郝三郎而已,没必要真的娶那女子的,那女子出身低微,配不上你的。”

  “父亲,孩儿看上她了,她比许多女子都强。父亲放心,孩儿与武攸宁相识,搭上武家这条关系,未来仕途没问题,倒不用想着联姻的事情。”

  “嘶......没成想你竟然真的看上那女人了,罢了,既然你已经有了武家的关系,那便随你吧。”

  ........

  长安,平康坊。

  这里靠近皇城,紧挨着人流最密集的朱雀大街,所以一直都是长安城最为繁华的所在。沿街商铺林立,其密集程度赛过了西市。

  在平康坊西面最中央地带,一座酒楼矗立在此,客人络绎不绝,生意异常火爆。

  食为仙酒楼起于三年前,虽然年头不多,但生意却是异常的火,哪怕是西城的客人,也会赶着马车来食为仙吃顿饭。

  食为仙的酒菜好不好,或许评价不一,但说起食为仙的老板,众人都要竖一根大拇指。

  老板是一名女子,还是一名美如仙子的绝代佳人。

  若是经常去安州的话,仔细观察下食为仙酒楼,就会发现这座酒楼建筑格局竟与安州清心楼有着几分相似之处。

  食为仙分三层,一层为大厅,二层为包房。而三层则是客房,不过想要住在食为仙,光有钱可没有用,没有老板娘点头,给再多钱也没有意义。

  好多人来食为仙,并不是为了喝酒吃菜,而是想找机会瞻仰一下老板娘的绝代容颜。不是有句话么,秀色可餐!

  酒楼三层一间雅间,屋中馨香阵阵,四周挂着名人字画,里间一张架子,上边摆着许多书籍以及名贵瓷器。在旁边靠近窗口的位置,放着一张古琴。

  一名女子正摆弄着墙角盆景,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着她那丰腴的娇躯。

  一身长裙洁白如雪,上边绣着淡粉色的花纹,淡黄抹胸裹着那对丰满。她目光清冷,容颜似雪山莲花,那份冰冷的气质似乎与生俱来。偏偏纤腰盈盈一握,凤眼似水,涟漪阵阵,眉心一点金色花饰,多了几分妩媚的气息。

  清冷与妩媚,本该不相容的两种味道,却集中在一人之身。可是,在她身上,看不到半点的别扭,仿佛本该如此。

  这份矛盾,反而让她有了种神秘的魅惑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