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抠门

舞大唐 怒江山 2010 2020.01.23 18:00

  第58章抠门

  李令月走了,魏雅丽走了,连带着薛绍以及武家兄弟也走了。

  麻烦远离了安州,清心小街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而郝健也继续着平静而快乐的生活。

  没事儿在清心小筑侍弄花草,闲暇时间与孟文和封昭吹吹牛皮。转眼间,进入了十月份。

  今年雨水很足,也没闹什么虫灾,又是一个丰收的季节。在这个喜庆的季节里,郝健又收到了一封来自长安的信。

  信是郑暮雪写的,这多少有些让人失望。郝健一直盼着李令月的信,可这个女人自从回了长安,一封信都没写过。

  李令月这个女人,性格太傲了,连写信这种事儿都要分个先后么?郝健不是不想主动写信,可是一想到身边有个内贼,就觉得写信也没必要。

  程续缘这段时间时不时地往长安送消息,自己这边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李令月?

  拆开信,仔细阅读一遍,郝健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悔婚的事情又不是什么好事,低调处理就好了,怎么还弄得满城风雨的?

  思幽端着一个果盘进了屋,恰巧瞅见了信。用签子插了一块苹果,送到郝健嘴边,小声道:“刚从园子里摘下来的,甜得很,公子尝尝。”

  “嗯,味道不错”郝健咀嚼一番,自己伸手捏了几块放到嘴里,“自己种的,吃起来感觉就是不一样。今年收获不错,挑些好的,给老夫人送去,也给孟大郎和封大郎送些。”

  “这点事儿哪还要你说,早就给老夫人送去了。倒是孟大郎,埋怨咱们给的少,说院子里的大鸭梨他全包了!”

  “他想得美,他低价从咱们这弄去,高价转手。哼,赚钱赚我头上来了。别理他,桃子什么的放好,过两天我有大用!”

  “行,不过不能拖太久,时间久了,可是要坏的!”

  满上一杯茶水,瞅见郝健情绪似乎有些不太高,思幽柔声道:“公子,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儿?自打一进门,就看到你皱着个眉头。”

  “哎,你自己瞅瞅吧!我现在算是名扬长安了!”

  思幽接过信,看了一遍,掩着嘴轻轻笑出声,“噗......公子,你这事儿怎么闹这么大?咱们安州没个动静,倒是长安闹得沸沸扬扬的。”

  “幽幽姐,你这就没良心了,这种事儿你还笑得出来。太翁到底怎么想的?这种事儿私下里跟魏家商量下就行了,怎么闹得沸沸扬扬的?”

  思幽笑过之后,黛眉也跟着蹙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难理解的,太翁本就对你有看法,这些年你又经营商贾之事,更是惹他不快。老祖好不容易说了一门亲事,你还私下里把婚事搅黄了,太翁生气也是应该的......”

  “应该的?”郝健苦笑着点了点头,“太翁生气,倒是不稀罕,但没道理满长安作践我啊。太翁是个好面子的人,这种家丑,他捂着还来不及呢。似太翁这般,闹得沸沸扬扬,倒是出了口恶气,可同样也算是替我扬了名啊。”

  “以前,提起清心小街,都未必知道郝三郎的大名。现在倒好,郝三郎之名,要排在清心小街前边了!”

  郝健一边嘀咕,一边摇头。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太翁一直待在长安,他老人家还能跑回安州当街骂孙子不成?

  .......

  两天过后,一脸大胡子的程续缘晃悠悠的进了雅楼,怀里鼓囊囊的,似乎塞了什么东西。

  “三郎,听岳娘子说,你找我?”程续缘大咧咧的瘫坐在软垫上,一双眼珠子左看右瞧。

  郝健瞅了两眼,伸手指了指程续缘的怀,“里边藏着什么东西?”

  程续缘俩眼一瞪,双手一护,“没东西啊,三郎,你一定是看错了。”

  “放屁,你当本公子眼瞎呢?程大胡子,你说句实话,是不是又顺路跑我园子里偷果子了?你说你是不是有病?每次都要偷,几个水果钱而已,你怎么就这么抠门?”

  “咳咳,三郎这话说得就不对了,那么多果子,你一个人也吃不完啊。再说了,水果钱虽然不多,但也是钱啊,能省则省。许娘子说你家大水梨特别好吃,我弄几个回去让她吃吃,怎么了?”

  程续缘瞪瞪眼,脸不红心不跳,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看着程续缘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相,郝健气的哭笑不得,刚想骂两句,突然回过味儿来,瞪着眼问道:“等等,你说什么?许娘子?哪个许娘子?”

  “就咱们清心小街卖糕点的许娘子啊,难不成还有别的许娘子?”程续缘声音柔柔的,眼睛里满是幸福。

  郝健抚着额头,心中顿时无语。完蛋,我似乎闻到了爱情的酸臭味儿。

  “停,你可真行,这么快就勾搭上许娘子了,本公子......咦,我找你有正事的,怎么让你扯到这上边来了?”拍拍脑门,郝健一本正经的说道,“程大胡子,你是不是经常给公主殿下写信?”

  程续缘心头大惊,挑着眉毛摇了摇头,“没有,这怎么可能?”

  “行了,别急着否认了,我也没怪你的意思,我就问你,殿下有没有回过信,信中都说了啥?”

  “啊,这个,殿下倒是回过两封信,但是信里......”程续缘瞄了瞄郝健的脸色,见对方没有生气的意思,这才继续说,“殿下在信里,说你没良心,让我盯紧你,若是有什么狐狸精凑上来,立刻向她汇报。”

  “呵,你这内鬼当的还挺称职,等一会儿我写封信,你以你的名义送到长安去!”

  “行”程续缘重重的点了点头,刚想离开,又回过头,疑惑道,“那以后是照常当内鬼,还是?”

  “继续当你的内鬼吧,你若是不当内鬼,那女人还得找别人,至少你当内鬼,我还省心一些!”

  “哈,还是三郎看得开”程续缘走了两步,又返了回来,伸手将桌上的一盘山楂倒进了怀里。一时间郝健有点懵,瞪着一双眼睛,“程胡子,你这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