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长安相召

舞大唐 怒江山 2113 2020.01.24 18:00

  第60章长安相召

  “郝处俊?姑母一直看他不顺眼,他现在一身麻烦,自顾不暇,还有心思顾得上那个私生子?”武三思端起桌上的茶杯,眉头皱的紧紧的,“可惜,那小子一直待在安州,鹿老,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东翁,若要教训下他,其实并不难。他在安州,咱们出手不便,可要是把他弄到长安来,那还不是任由我们揉捏?”

  “嗯?哈哈,还是鹿先生思虑的快,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是该如何把他弄到长安来呢?”

  鹿先生嘴角抽动,皮笑肉不笑的低声道:“礼部不正缺个主客员外郎么?郝三郎既然是郝公之孙,推举他做个主客员外郎应该不成问题!”

  “礼部?主客员外郎?明年不是番邦使节来京的日子么?哈哈,妙极,妙极,就这么办了!”

  武三思突然觉得这番安排很有意思,越想越觉得有趣,渐渐地哈哈大笑起来。鹿先生躬着身,从始至终,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

  大明宫,一座宏伟而优雅的宫殿内传来阵阵轻微的咳嗽声,偶尔还会响起一阵笑声。

  棕褐色的床榻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男子,面容削瘦,嘴唇发干。仿佛有一阵风吹来,都会将他吹倒。这个病入膏肓的男子,便是大唐皇帝陛下李治。

  李治的眼疾几乎到了看不见东西的地步了,身子骨也越来越差。今日李令月进宫,献上罐头,二人一边吃边聊天,说到有趣处,忍不住开心的笑上两声。

  “太平,这罐头味道不错,尤其是汤汁,冰凉爽口,有此物,为何不早些给朕送来?”

  “父皇,你可错怪孩儿了,这罐头也是今日才得到的。这可是郝三郎刚刚弄出来的稀罕玩意儿,孩儿还没舍得吃,就送给父皇和母后尝尝了!”

  李治自是不信,伸手刮了下李令月的手背,“你就会逗父皇开心,你若是没吃过,不知味道好不好,会放心送到宫里来?”

  “呀,都说父皇病的游戏糊涂,我看一点不糊涂嘛!”

  这时屋外传来一声娇叱,声音中充满了宠溺,“太平,休得胡言乱语,怎可这样与你父皇说话?”

  “无妨,无妨!媚娘快来,太平带了些好吃的,你也来尝尝!”

  不多时,门口多了一位盛装女子,她看上去四十岁左右,一身米黄宫装,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双臂微垂,宽松的袖子展开,宛若一只展翅蝴蝶。眉心一点殷红,没有妩媚,没有风情,有的只是威严。

  武瞾坐在床榻上,吃了一口,细细品味,“味道倒是不错,听你们说,此物是郝三郎弄出来的。”

  “正是,他呀,聪明的很,总能弄出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孩儿在安州能平安回来,也多亏了他!”

  武瞾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端着碗怔怔出神,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才笑道:“郝三郎倒是个人才,恰好,刚刚承愿上了一道折子,说礼部正缺一名主客员外郎,想举荐郝三郎补了这个缺。”

  放下碗,武瞾扶着李治的胳膊,柔声道:“妾身以为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不妨让郝三郎试试,陛下,你觉得行么?”

  “主客员外郎?朕记得武承愿便是礼部尚书吧?他竟然看上郝三郎?”李治还没有答话,却觉察到李令月轻轻摇了摇他的腿。

  李令月可是知道武三思没安好心,三郎要是进了礼部,在武三思手底下做事,那还能有好果子吃?

  李治虽然眼疾眼中,身子骨差,但心眼还没瞎。李令月能想到的,他也想到了。他眉头皱了皱,随后点了点头,“既然媚娘觉得此事可行,那就让郝三郎试试吧。”

  李令月当即有些急了,扶着床榻,不依道:“三郎久在安州,不通礼数,哪能去礼部?更何况,明年多国使节来朝,更不能出什么岔子。”

  武瞾随即睨了李令月一眼,“他不试试,又怎知不行?太平,你太心急了,你不是一直说他很聪明么?如果他真的够聪明,想来这个局面能应付下来。”

  “陛下,如果你没其他意见,那妾身就去拟旨了!”

  “去吧,朕跟太平再说会话!”

  武媚娘走后,李令月坐在旁边有些不高兴的揽着李治的胳膊,“父皇,你明知道大兄没安好心,为何还让三郎去礼部遭罪?”

  “去礼部,虽然危险,但同样是机会。父皇看得出来,你喜欢郝三郎,他要想配得上你,就要尽快出人头地,父皇撑不了几年了,你既然喜欢他,父皇便想着让他尽快成长起来,如此才能配得上你!”

  “父皇,可那是礼部.......”

  “正因为是礼部,才更能考验一个人,他如果连这关都过不了,朕无论如何也不会考虑他的,朕的女儿,绝对不能嫁给一个没用的男人。”

  李令月心中有些不以为然,不嫁他嫁谁?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一切都已成定局。

  李治可不知道自家女儿的心思。

  ......

  安州,郝家大院。

  秦氏将郝健唤到身前,轻声说道:“三郎,今年随老身一起去长安吧,那老东西的身子越来越差,也不知道还能熬多久。”

  “去长安过年?”郝健挠挠头,有些担忧道:“可是太翁身子本就不好,若是再惹他生气,恐怕......”

  “去吧,这也是那老东西的意思,估计是想通了。他那身子骨,说不行就不行了,估计也是想见见你。”

  郝健轻轻地点了点头,心情有些复杂的笑了笑,“那行,孙儿跟您一起去长安,什么时候走?”

  “你收拾一下,两天后就走,熬到腊月里,怕是要下雪。四郎那边你去说一声,那臭小子现在连院都不回了。”

  扶着秦氏的胳膊,郝健笑道:“他呀,现在训练一帮子儿郎,正过着当将军的瘾呢。其实四郎就是性子野了些,过两年就好了。”

  “嗯,说来也怪,你父亲和你叔都管不住他,偏偏这小子对你服服帖帖的!”

  “也许投缘吧?”

  “投缘?你倒是会找理由!”

  刚刚回了屋,守门的仆人就跑了进来,说京城有圣旨到了。

  郝健和秦氏面面相觑,圣旨不送到长安郝府,怎么送到老家来了?

  【祝大家春节快乐,阖家安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