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突然而来的绑匪

舞大唐 怒江山 2110 2020.01.13 18:04

  第38章突然而来的绑匪

  接下来的日子,又恢复了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

  四郎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麻烦已经解决,却还是赖在清心小筑不走。听思幽说,四郎喜欢上了清心小筑,没事儿就在果园花圃里乱折腾。

  郝健虽然双手受伤,但腿脚没什么大碍,见清晨空气不错,便溜出小门,在清心小筑晃悠起来。

  这段时间,李令月一直陪在身边,照顾着郝健的起居饮食。李令月出身高贵,什么时候伺候过人,可是她一再坚持,再三强调这是为了报恩,不想欠人情。

  思幽和郝健拗不过李令月,也就由着她了,十来天的时间,这位公主殿下着实闹出不少乐子,当然郝健也没少受罪。

  走到阴凉处,李令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里边放着几块糕点。

  “三郎,尝尝我做的糕点,这可是我亲手做的。”

  郝健身子一颤,脸都绿了,他吞吞口水,赶紧道:“早上吃得太多,还不饿,等饿了再吃!”

  李令月当即蹙起了眉头,面露不悦之色,“三郎.....你连早饭都没吃,怎么吃得太多了?哼,你到底吃不吃?”

  “吃,我吃还不行?”

  李令月这才浮现一丝喜色,纤手捏着一块糕点送到郝健嘴中。咀嚼一番,郝健脸色有点扭曲。

  “你.....放了多少糖?这甜的,齁得慌,快弄点水,弄点水喝啊!”

  郝健三步并作两步,朝着小楼跑去,连喝半碗水,才算好受了点。李令月蹙着眉头,自己咬了一小口,喃喃自语,“好像真的有点甜了!”

  郝健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什么叫好像?本来就是。话说公主殿下,你自己弄得糕点都不尝尝的么,怎么老是拿我郝某人试毒?

  “你啊.....不适合做吃的......只适合做个吃货!”

  李令月俏脸微怒,捏着盒子轻轻地打了下,“你说谁是吃货?你才是吃货,大吃货.....”

  说来也怪,李令月也搞不懂,好像无论怎么练,厨艺就是毫无长进。

  .......

  远处传来咚咚的声音,郝健出了小楼,循着声音走去。当看到声音来源后,一颗心差点没蹦出来。

  只见郝象义蹲着身,右手持着一把钢锯,正大汗淋漓的忙活着呢。郝健清楚地记得,之前在这里栽过一棵红枫树,只是现在,八尺高的红枫树变成了不足三尺的矮子,上边长满了枝丫,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桃树呢。

  “四郎.....四郎.....你在干嘛?你把我的红枫树怎么了?”

  郝象义转过头,丢掉钢锯,有些兴奋地跳起身,“三哥,你瞅瞅,现在红枫树是不是更美观了?我可是听说了,树木一定要嫁接,这样长得才好。”

  “嫁接?”郝健有种要晕的冲动,要不是双手不利索,真想把郝象义扔出去。

  “桃树才需要嫁接,这是红枫树,嫁接个什么劲儿?四郎啊,算为兄求求你了行不行?你回家住去,你再待下去,我这园子非让你拆了不可!”

  郝象义摸摸脑门,一脸的疑惑不解,“怎么可能呢?不需要嫁接?啊哈,三哥别生气啊,我走了,谁来保护你?”

  “我.....”

  郝健当场就无语了,就你还保护我?就你这样天天折腾,别人没弄死我,你先把我气死了。

  哎,人生真是悲剧,李令月一直弄黑暗料理折腾人,郝象义专门折腾清心小筑,这俩人是老天爷派来坑人的吧?

  ......

  四郎脸皮奇厚,这方面跟郝健倒像是亲兄弟。

  撵又撵不走,骂又不管用,可把郝健气得够呛。李令月没良心的笑一笑,过了好一会儿,拉着郝健出了门。

  来到安州这么久,还没好好感受过清心小街,有郝健陪着,李令月走走停停,一路上看到好奇的东西买买买。

  不久之后,清心小街上多了一个锦衣华服,一脸悲伤的男子。此人双手有伤,偏偏脖子里挂满了小玩意儿。

  郝健想骂人,偏偏骂不出口。李令月这娘们逛街买东西就算了,你拿不了就往我脖子上挂,这算怎么回事儿?我特么还是伤号呢。

  一路穿过清心小街,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枣林中。如今时节,枣子已经结的硕大,只是依旧青涩。

  李令月双手拿满了东西,却一点不嫌累,依旧精神亢奋,小脸红扑扑的。

  “三郎,你这清心小街不错啊,稀罕玩意儿不少呢!”

  “呵呵,真的,我不需要你报恩,你要有什么急事儿,赶紧回长安吧!”

  李令月转过头,俏目生寒,“郝三郎,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赶我走呢?”

  “难道我该不断挽留你?”郝健心中不忿,天天黑暗料理,逛个街还不顾及伤病号的感受,有你这样报恩的?

  “哼,也就你,换作他人,定让他付出代价!”

  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哼了哼。

  内心中,双方隔着一道沟,只是谁也不肯低头,二人都明白,谁要是先低头,那就栽了。

  沿着枣林游逛一会,正想调头回去,前方跳出几个人,这几人脸色阴沉,不怀好意。郝健心中一紧,转过身,却发现身后也多了几个人。

  完蛋,被人包围了。

  ........

  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粗汉扛着刀走上前来,直接拦在郝健身前,打量一番,嘿嘿一笑。

  “瞧你们郎有情妾有意的,纯心恶心人呢?嘿,今个碰上我们,你们就别回去了,二位随我们走一趟吧!”

  郝健一颗心沉了下去,如今双手有伤,打肯定是打不过的。逃跑?自己没什么问题,但李令月这娘们就难了。

  “兄台,看你面生,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没误会,找的就是你们,本来还以为要费一番功夫呢,没想到你俩竟凑在一起,倒是省事了!”

  “找的就是我们?”郝健有点头皮发麻,“敢问兄台,你真的没找错人,郝某不认识你啊!”

  “郝某?嘿,装的还挺像,你叫薛绍吧?”

  “薛绍?兄台,你认错人了,本公子郝健,人称郝三郎,是安州清心小街的主人,你要是不信,尽可派人去打听打听!”

  “到这时候了,还敢编瞎话。你就是薛绍,错不了,就算认错了人,这块玉佩,还能认错了?”

  大胡子粗汉伸手指了指郝健腰间的玉佩。

  郝健顿时欲哭无泪,闹半天问题出在玉佩上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