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天下奇书《无相经》

舞大唐 怒江山 2174 2020.01.09 12:00

  第29章天下奇书《无相经》

  郝健还是很佩服明崇俨的,作为一个会点医术,会变魔术的道士,能纵横朝堂,也算是世间少有了。

  可惜,最后稀里糊涂的死在了盗贼手中。

  郝健心中有许多疑惑,“为何要找明则行?公主又如何确定明则行一定会来安州?”

  李令月将一双柔荑放在小腹处,不自觉的蹙起黛眉,声音变得有些清冷,“明崇俨被杀时,身边只有明则行在,我要弄清楚是谁杀了明崇俨。”

  郝健大皱眉头,几乎脱口说道:“公主何出此言?是谁杀了明崇俨很重要么?”

  “当然重要”李令月有些气呼呼的握紧粉拳,轻轻地捶了下桌面,“三郎,你一直待在安州,不知京里的情况。如今京里都说.....是我二哥派人杀的明崇俨.....眼下,二哥已经被禁足东宫,情况对他非常不利......我素知二哥的脾性,他是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太子殿下已经被软禁?公主.....你这次来安州,都有谁知道?”

  “除了我的贴身女官花月奴,便无第二人了,此事我是瞒着家里人的。我来安州时间虽然不长,却看得出三郎机智过人,能力不俗,所以还请三郎能帮我一下。若此事能成,本公主定有重谢......”

  不等李令月把话说完,郝健抬手言道:“公主,帮你找人没问题,但是,你觉得明崇俨之死,真的就这般简单么?你就算知道了真相又如何?有时候真相更伤人。而且,眼下最急迫的事情是解决四郎身上的麻烦。”

  李令月缓缓垂下颔首,洁白的粉颈在阳光下泛着淡淡涟漪。一缕秀发随之垂落,显出几分落寞与孤寂。良久后,她的声音才缓缓响起。

  “我自知事情复杂,可越是如此,我越要查出真相.....不管得到的是笑声还是眼泪,我不想活在谎言之中.....还请三郎帮忙.....”

  她声音微颤,却又异常坚定,抬头时,眉宇间多了几分刚毅与倔强。

  这一刻,郝健终于有些读懂了李令月。

  这个女人看上去娇柔妩媚,实则骨子里很刚强果决。

  “我答应你,但是....我要先处理四郎的事情!”

  “这是自然!”

  “公主,我之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你为何如此确定明则行会来安州?”

  “这.....我之前曾听明崇俨布道,听他谈起过往事。明崇俨早年间曾来过安州,他一生所学全来自一部奇书《无相经》,后来明崇俨将《无相经》埋藏于安州某处。我来时,见过明崇俨的儿子明珪。明珪对八卦神术没什么兴趣,但是明珪说明则行对此入迷,明崇俨已死,明则行一定会设法找到那部《无相经》的,从明珪那里,我再次确认《无相经》就埋藏于安州某处。”

  李令月从袖中摸索一番,不多时手中多了一张纸条。

  纤手将纸条按在桌面,身子往前探出,朝着郝健靠近一些,一时间,微弱的馨香洋溢开来,让人心跳加速。

  郝健守住心神,将所有注意力放到那张纸条上,只见上边写着一句玄而又玄的话。

  “叶海滔滔钟声响,纵使千年亦称王!”

  “这是?”

  “这句话是明崇俨生前留下来的话,说谁能堪破这句话,谁就能找到《无相经》,明珪对《无相经》毫无兴趣,自然无心琢磨,但明则行一直在琢磨这句话。”

  郝健不由得摇了摇头,明崇俨这家伙,真不愧是神棍,连留遗言都留的这么玄乎。

  “有趣,明则行失踪了?”

  “是的,明崇俨被杀后,明则行就失踪了,连明珪都没见过他。眼下,长安那边许多人也在找他,但是......我知道,明则行肯定不在长安了,无论他为什么会失踪,最终一定会来安州取《无相经》的。”

  “哎,想来那些盗贼身份不简单,否则也不会逼得明则行隐藏踪迹了。”

  李令月咬着粉唇,有些愤恨的说道,“所以,长安有些人才说盗贼是二哥派去的,明则行畏惧二哥,怕引来杀身之祸,才一直不敢现身。”

  郝健嘴角上翘,不置可否的笑道:“我看未必......那些盗贼若是太子派去的,眼下太子被软禁,明则行这时候应该站出来说出真相才对.....可他依旧躲藏着.....”

  “所以.....我要查.....另外,四郎的事情,若是武攸宁逼迫过甚,本公主会帮你的,只是若无必要,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

  “明白!”

  ........

  一日匆匆,夕阳的余晖照耀着清心小街,到了傍晚,街上的人反而多了。

  一辆马车缓缓驶来,最终停在了清心楼门口,仆人放下木凳,不多时,三名男子走下马车。

  三名男子中,有一人身着蓝衫,玉面纶巾,赫然是秦钟的嫡长子秦怀远。

  另二人与秦怀远年龄相仿,一人腰悬长剑,长相英武。最后一人却是差了许多,相貌瘦削不说,嘴唇很薄,眼中透着一丝狡黠,这二人便是武攸宁和武攸敏。

  三人径直走进清心楼,一名侍女迎上来,还未开口,就被秦怀远瞪了一眼,“滚一边去,让郝三郎和岳娘子出来。”

  侍女敢怒不敢言,福了一礼,赶紧上了楼。片刻之后,郝健便领着思幽和媚兰来到了三楼栏杆处。

  一看三人相貌,媚兰气的柳眉倒竖,“竟然是秦大郎,怪不得有胆子来,敢情是找了两个帮手。”

  秦怀远脸色泛白,想争执几句,武攸宁伸手一拦,随后朝着楼上拱了拱手。

  “长安武攸宁、武攸敏,早听闻安州郝三郎的名声,今日特来请教。”

  郝健心中冷笑,请教?我看是砸场子的吧。郝健也不是怕事儿的人,武家的人又怎样?这里是安州,还轮不到武家的人撒野。

  “二位武公子,有什么话请上来说,如此楼上楼下聊天,别人要说我郝三郎不懂待客之道了。”

  武攸宁淡淡一笑,迈步上了楼。秦怀远本想进屋,却看到思幽去了别处,他低头想了想,抬脚追了上去。

  雅间中,媚兰满上三杯茶,只是武攸宁和武攸敏谁也没动茶杯。二人显然是以武攸宁为首,所以郝健直接将武攸敏无视掉了。

  “大公子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一来,想要看看安州郝三郎的相貌风采。二来,想问问三郎,何故阻拦府衙找四郎问话?死的可是我武家家将,无论如何也要请四郎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武攸宁语声轻缓,却十分傲然,透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