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赔我七万贯

舞大唐 怒江山 2047 2020.01.04 18:00

  第20章赔我七万贯

  一个胖嘟嘟的身影冲出人群,看到眼前一片狼藉,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大声痛哭起来。

  哭声着实凄惨,一边哭,两腮肥肉一颤一颤的。

  “我的货啊.....天杀的,哪个挨千刀的放的火?”

  跪地痛哭的不是别人,正是洛阳来的小胖子贾富贵,他显然是心痛到了极点,哭的眼泪哗啦,鼻涕横流。

  微微抬起头,远处依旧有火苗乱窜,贾富贵突然从地上蹦起来,拖着胖胖的身子,无比灵活的跑到了残墙后边,伸手扒拉开一根烧焦的木桩。没一会儿从灰烬中抓起一件还未烧干净的毛皮,将毛皮拢在怀里,贾富贵一边往后跑,一边嘟哝个不停。

  “哎哟,我的宝贝毛皮,怎么着也能值个十贯钱啊!”

  围观者不由得头皮发麻,这胖子要钱不要命么?为了一块烧掉一半的毛皮,直接冲了过去,万一残墙塌了,就被砸死了。

  人群中,秦钟嘴角直抽抽,“大郎,此人真是贾富贵?洛阳牡丹世家的大公子?”

  “父亲,就是他啊,孩儿认得他。”

  “可......可怎地这般贪财?要钱不要命呀.....”

  “这......”

  秦怀远一时间也答不上来,总之,贾富贵着实有些怪。

  富家子弟,为了十贯钱不要命的往前冲,简直闻所未闻。就刚才贾富贵的行为,实在不像贵族公子哥。

  ......

  南郊一场大火,不仅烧的贾富贵肝肠寸断,同样也烧的安州刺史齐长河心里直打鼓。

  安州乃是下州,齐长河这个刺史也只是正四品下的官衔。听上去好听,实际权力还不如中等州从四品佐官权益大。

  齐长河一直再想办法,看看能不能靠着政绩从下州刺史升迁为中州刺史。这两年,南郊三岔口的繁华,让齐长河看到了希望。清心小街商贸繁华,他这位安州刺史也是脸上有光,政绩上更是多了几分彩。

  可是一场发火,烧的人一片阴霾,若是解决不好,升迁的希望就彻底断绝了。

  顾不得换官服,齐长河带着仆从匆匆忙忙的拉掉了南郊。

  .......

  清心楼,贾富贵抱着一块烧了一半的毛皮,气呼呼的找上了门。

  思幽将楼里伙计全都喊了过来,个个如临大敌,生怕贾富贵的人会闹出什么乱子。反倒是郝健,从头到尾都淡定得很,仿佛那把火烧的不是自己的库房一般。

  “郝公子.....岳娘子.....如今我那批货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你们看看该怎么办?”

  郝健满上一杯茶水,慢悠悠的推给贾富贵,“贾公子何必着急?出了这等事,还有什么好说的,照价赔偿便是了。”

  “你倒是爽快,本公子这批货乃是从西域交易而来,特别珍贵,其中还有上等虎皮、貂皮,总价七万多贯,你们赔偿七万贯就行了!”

  七万贯!

  听到这个数字,莫说郝健等人,便是其他看热闹的人也倒抽一口冷气。这可是七万贯啊,整座安州城一年赋税才多少?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钱,就算是首富秦钟也做不到吧?

  郝健眉头深锁,只是眉宇间没有慌乱,目光越过贾富贵,最终停在了秦钟父子身上。

  秦钟有些莫名其妙,阴恻恻的笑道:“郝三郎,你看秦某作甚?还是想想该怎么赔钱吧!”

  贾富贵恶狠狠地点了点头,喝口茶水,瞪眼道:“郝公子,你要是觉得贾某有意讹你,贾某可着人将货物清单表给你,你可以自己对下账。”

  这时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人群分开,赫然是齐长河带着压抑捕快赶到了。

  贾富贵扫了齐长河一眼,也未起身,他琢磨了下,补充道:“郝公子,贾某知道你在安州有些根基,但是这笔账,你最好不要打马虎眼。这批货可不光我贾家的,其中大部分都是郑家大娘子托贾某转运的。”

  贾富贵这番话,既是对郝健说的,同样也是说给齐长河听的。事涉郑家大娘子,齐长河本来准备好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齐长河满脑门的汗,这下麻烦大了。

  郝健依旧没有半点慌乱,站起身向齐长河行了一礼,随后对贾富贵说道:“贾公子,郝某绝对没有想赖账的意思。库房失火,管库房的主家照价赔偿,这是天理。只是.....贾公子不该找郝某要钱啊......”

  贾富贵眉头一紧,脸色大怒,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是,身后的老罗等人也握住刀柄,气氛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齐长河赶紧打个手势,让衙役捕快拦在中间,随后苦笑道:“贾公子,有话好好说,什么事儿都能坐下谈,若是起了冲突,那本官可不能坐视不理。”

  贾富贵按住老罗的手腕,忍着怒气瞪着郝健,“郝公子,那你倒是说说,不找你要钱,又该找谁要钱?”

  “找他啊!”郝健抬手一指,待看清所指之人后,众人全都蒙了。

  郝健指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脸笑容的秦钟。

  一瞬间,秦钟的笑容僵在脸上,半天没回过味儿来,好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他随即抚胸大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哈哈.....郝三郎,你在说什么?莫不是急疯了不成?凭什么要秦某赔钱?哈哈哈哈......众位说说......可有这种道理?”

  众人交头接耳,小声附和。怎么想也想不通啊,郝三郎凭什么让秦钟赔钱?

  郝健不急,等秦钟笑够了,他才回答道:“秦老板,你难道忘了?你可是从孟公子手里买走了清心小街大部分店面的经营权,也就是说,这些店面一年之内归你所有,亏也好,赚也好,都是你的责任。”

  “是啊,这不需要你说,可这跟眼下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大车行货仓库房也是孟公子经营的,也就是说从你买走所有店面经营权之后,货仓库房一年之内都是你的了。只是,你却一直没派人来接手库房,郝某只能派人先管着,郝某已经是在帮忙了,总不能现在出了岔子,还要本公子替你赔钱吧?”

  嗡.....秦钟只觉得脑袋快炸开了,脸色一片铁青。突然,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