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舞大唐

怒江山

  • 历史

    类型
  • 2019.12.26上架
  • 19.74

    连载(字)

790位书友共同开启《舞大唐》的历史之旅

见习暮色寒蝉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杀气纵横十九郎

舞大唐 怒江山 3437 2019.12.26 09:43

  第1章杀气纵横十九郎

  大唐龙朔三年,秦岭南麓!

  此时春末夏初,古老的山林枝叶茂密,连绵如海。松柏挺立如山,高耸入云,清风吹动山峦,涛声阵阵。

  一条蜿蜒曲折的羊肠小径,直通幽谷。山顶顽石若补天巨盘,视线受阻,只看到晕黄的阳光越过巨石,仿佛历尽沧桑,带着几分垂暮之色。

  残阳如血,黄昏依旧。

  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位中年男子从巨石后方走出,他脚步奇快,沿着曲折小径朝着前边的幽谷而去。脚步声越来越沉重,伴着金戈之声,林中群鸟惊飞,中年男子驻足回望,目光森冷。

  脚步声越来越近,中年男子轻叹一声,轻轻转过头,眼中也多了一丝柔和。

  在他的背上有一名二三岁的男童,此时男童满脸血污,眼中有恐惧,亦有几分茫然之色。

  “小主人,那些人追上来了,也许,我们今天逃不出去了.....你.....害怕么......”

  微风裹挟着一丝温暖,也吹动他那散乱的长发。一袭青衫,一把长刀,还有那与年龄不相符的满头白发。看着男童粉雕玉琢的小脸,男子苦涩的摇了摇头。

  “倒是我痴傻了.....似这等时候,死.....便在眼前.....连我都怕了,小主人又怎么会不怕呢?”

  “哎,今日有死而已,只可惜.....愧对主人啊.....”

  男子仰天长叹,语气中满是不甘与愤怒。收拾好心情,双目望着那块巨石,握紧长刀。

  风动,天地一片肃杀!

  背后的男童依旧怔怔的睁着两只眼睛,不声不响,宛若痴呆一般。对中年男子说的话,男童也是毫无反应。男童并没有被吓傻,只是还没有回过神来罢了。

  中年男子便是做梦也想不到,其实男童早已经死去,如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来自后世的灵魂。只是,这个占据男童身子的家伙,一时间还没适应眼下的环境。

  记得之前开车走高速,被一辆大卡车给碾压了,等再睁眼,就回到古代了。穿越么?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穿到了一个两岁大小的男童身上,更可怕的是穿越过来碰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遭人追杀。

  自从穿越到此处后,亲眼看到中年男子是怎么来到此地的。从长安南郊,带着七名随从,硬生生从几十人围杀中冲出重围。那把滴血长刀,杀死了多少人,早已经没了印象,只知道他杀了很多人。

  他就像炼狱中走出来的魔神,一个人,一把刀,所向披靡,杀人如麻。

  可是逃到现在,已经有四个时辰滴水未进,他也是强弩之末了。

  男童不知想起了什么,眼睛眨了眨,两行清泪瞬间流了下来。开车好好地走个高速被卡车碾压,穿越就穿越吧,穿越还没活够一天时间呢,难道就要被人砍死了?

  听到背后的抽泣声,中年男子轻轻颤了颤,他左手持刀,布满老茧的右手抚摸着男童的脸颊。

  “小主人,莫怕.....不要哭,主人生前说过,好男儿,流血流汗不流泪!”

  “叔......我就是想问问,你叫什么名字?就算是死,也让我知道跟我死的一块的是谁啊......”

  “这......小主人听好了......某家燕行云.......小名十九......”

  “燕十九?十九叔.....你跟茅十八是什么关系?我叫什么名字?我爹我娘是谁?”

  “我......”燕行云瞳孔深缩,右手颤了颤。他深深的看着眼前的男童,心里透着几分疑惑,为何总觉得小主人跟以前不一样了?小主人在哭,可似乎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不甘.....

  “某家不认识茅十八.....小主人.....你叫房舞阳,小字小俊.....主人和主母......”

  “哎呀,十九叔,你别说话了,杀手追上来了!”男童伸出稚嫩的胳膊,用里指了指巨石方向。他双手乱舞,一阵乱指挥,似乎想让燕行云冲过去,杀对方一个片甲不留。

  燕行云嘴角抽搐,心情有点乱糟糟的。本来逃亡末路,九死一生,心中多是慨叹,多是沉重。可跟小主人聊了两句,整个人心情就不好了。

  听着小主人的催促,燕行云傲然的挑了挑白眉。哎,小主人,刚才不是你揪着问东问西的么?这会儿着急不让说话的又是你。

  .......

  风,依旧吹拂,越来越冷冽,化作林间杀气。

  十几名黑衣蒙面人匆匆越过巨石,他们持着各种兵刃席卷而来,如残阳下的一把镰刀,透着嗜血的气息。转眼间,他们将燕行云和男童围了起来,其中一人双目如鹰隼一般,手中长剑向前一指,声若洪钟。

  “燕十九,某家佩服你,背着一个孩子,竟能杀我十一名兄弟,逃到这里。但是.....你终究是跑不掉的,你应该明白,我们这些人也只是马前卒,我们死了,还会有别的人,那个孩子,你带不走的。你如果想活命,还是把孩子交出来吧!”

  “某家惜你一身武艺,感念你一生忠勇,只要你肯交出孩子,我保你性命无忧,一生荣华!”

  燕行云长刀杵地,刀尖用力转了转,丝丝沙沙声挑动着众人紧绷的心弦。他抬起头,白发轻扬,目光里流露出几分不屑之色。

  “楚天冄,你这些话还是别说了,我不是你,所以,我不会将小主人交给你们的。小主人是主人和主母留在世上唯一的骨血,他出身高贵,肩负重担。便是死,也不能辱没了这一身高贵的血脉。交给你们.....让你们带回长安,然后,让那些人把他圈养成一条听话的狗?”

  楚天冄目光瞬间锐利几分,尤其是燕行云眼中的不屑与轻蔑,让他备感屈辱。长剑一抖,寒芒掠过,楚天冄瞬间出手。

  燕行云长刀向外一拨,躲过对方的突袭后,身形不进反退。狂退几步,长刀横扫,他半蹲着身子,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横扫,没有任何花哨动作。只听铿锵之声不断响起,火星四溅。

  简简单单一个招式,却是势大力沉,刀是宝刀,人是狠人,一招下去,几名黑衣人仗着手中兵刃格挡,竟然全都被那把黝黑如墨的长刀砍断。

  兵刃被削断,错愕之间,燕行云如猎豹一般,欺身而上,手中长刀左右翻飞,刹那间,惨叫声不绝于耳,鲜血纷纷洒下,如天降血雨。

  一个错身间,几个回合,已经有四名黑衣杀手躺在狭窄的山路上。此时,青衫染血,宛若红袍,白发也点缀着点点猩红。男童稚嫩的脸蛋也是满脸血水,顺着脸颊滴落。

  楚天冄等人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眼中充满骇然之色,一时间再没人敢率先动手。

  “燕行云,十九郎,范阳人士,长刀如雷,力能劈山......双目如隼,可开三石弓.....其人,杀星也!”

  楚天冄苦笑着摇着头,他语声轻颤,透着几分钦佩之意。

  突然,话锋一转,他冷冷的看着燕行云以及那个孩童,“可惜,人力有时尽,终究是有限的,任你有通天彻地之能,终究逃不出这秦岭幽谷的。”

  “你们.....可以试试.....”燕行云神目如电,情绪丝毫不为所动,他微微往后退去,寻找着任何可能逃生的机会。

  “哎,别做无用功了.....不信,你听!”

  说着话,楚天冄摘下遮挡脸颊的黑巾,转头看着幽谷方向。大地轻轻颤抖,不多时,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那是一片黑云,移动的黑云,他们带着滔天的气势,如同摧毁一切的漆黑洪流,给人带来绝望。

  这是一群骑兵,他们一身黑色盔甲,头戴红缨盔,清一色的长枪钢刀,战马矫健,纪律严明。这群骑兵逞扇形奔腾而来,直接将连通幽谷的小径出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到这群骑兵,燕行云微微扬起头,脸上竟然多了几分解脱的笑容。

  绝望,只有绝望,哪怕是他燕行云,也看不到一丝生的希望!

  黑甲军,这支随着先皇南征北战,立下过赫赫战功的骑兵。曾经,这支骑兵造就了太多的尸山血海,让人闻风丧胆,风头甚至盖过了所向披靡的左武卫。

  他们是骄傲的黑甲骑兵,自大唐立国之后,除拱卫皇宫,征战异族,再不轻动。

  而今天,黑甲军来了,仅仅是为了杀掉一个两岁的小男孩。

  “黑甲军......哈哈哈.....一点活路都不给么?”

  燕行云神色悲凉,楚天冄竟生出几分不忍,“放弃吧,交出孩子,你活着,孩子也活着......有时候活着就好,像狗一样活着也是好的......”

  “是嘛?”燕行云淡淡的看了楚天冄一眼,随后冲着下方幽谷中的黑甲军摆了摆手。他终于还是动了,只是没有冲向黑甲军,也没有冲向楚天冄,而是沿着山脊朝高处奔逃而去。

  楚天冄呆呆的看着燕行云的背影,尽是疑惑不解。燕行云疯了么?他为什么要往那里逃?那里只有一处石台,石台尽头就是万丈深渊,无路可逃。

  一刻钟后,燕行云站在石台边缘,背后是万丈深渊,前方是无数的敌人。

  黑甲骑兵.....黑衣刺客......全部来到了石台附近,他们耐心等待着,因为对方已经插翅难飞。

  燕行云持刀入鞘,慢慢抬起头,痴痴地望着西方,那里流云悠悠,夕阳残照。云朵变幻无穷,如烈火在烧!

  “你们......哈哈,回去告诉你们的主人,我决定不了小主人怎么活,可是我却能决定他怎么死.....”

  一声凄厉的长啸,燕行云温柔的摸了摸男童的头,义无反顾的转过了身。

  楚天冄以及那名领头的黑骑将军似乎猜到了什么,他们同时神色大变,异口同声的大叫道:“燕十九.....不要啊.....”

  可惜,一切都晚了!

  燕行云手握长刀,背着男童,纵身跃向那万丈深渊,很快只留下模糊的背影。

  冷冽的风刮得脸颊生疼,藤蔓从眼前闪过,像是回忆着人生种种。

  男童眼泪哗哗的,一肚子的话说不出口。

  十九叔,你特么别跳啊,谁让你跳崖了?

  像狗一样活着也行啊,主要是我还不想这么快就死啊,让我体验下大唐朝的生活再死不行嘛?

  男童很委屈!

  此时此刻,心里就一个念头。

  十九叔有点傲!

  唐朝有点坑!

  【注:唐高宗龙朔三年为公元663年。

  有人问,本文文风如何,我只能如此回答,沧桑沉重带点逗比轻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