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太平公主不太平

舞大唐 怒江山 2136 2020.01.14 12:00

  第39章太平公主不太平

  安州西北几十里地有一片广袤的柳林,柳林绕着一座山丘,葱葱郁郁。

  就在这山丘之上,有一处大寨,名为太平寨。太平寨建于前隋末年,当年天下大乱,到处都有草头王。而在安州,也有人占山为王,自称太平王,不过后来李密兴兵讨伐太平寨,将寨子里的人杀了个片甲不留。

  听说太平王性格强硬,为人傲气,到死都不投降。太平寨被攻破后,寨子血流成河,太平王的人头也被挂在了旗杆上。

  打那以后,每当阴雨天气,雷鸣电闪中总会听到若有若无的哭声。有人说那是杀孽太重,太平寨阴气不散,太平王的鬼魂凝聚此地。

  传言是不是真的,无人知晓,但大家都觉得太平寨太过阴森晦气,几十年来,太平寨方圆三十里地变得荒无人烟。

  有猎人偶尔会到柳林抓捕野兔飞禽,不过这些猎人也不会留在山上过夜。

  如今太平寨早已荒废,破破烂烂的寨门,像八十老妪嘴里的牙齿。可是,几日前,有十几个壮汉来到太平寨,在此住了下来。

  一间四处漏风的石屋中,关着一男一女。石屋全部用巨石堆砌而成,除了门,就剩下一个小窗子。窗口有铁栅栏挡着,透过窗口看到的不是希望,而是绝望。

  李令月蜷缩着腿,靠着角落坐着。郝健则闷着头坐在另一边,二人你看我,我看你,眼中全都冒着火气。

  就在刚才,郝健说了一句话,彻底把李令月给得罪了。

  “郝三郎,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哎,你怎么脾气这么大?我不就随口说说?再说了,我说的也都是实话啊,自从碰到你以后,就没舒心过,倒霉事儿一茬接一茬,之前魏仲和明则行的事情就不说了,身上的伤还没好呢,又被人绑票了,最要命的是,这伙子人明显不是冲赎金来的。”

  郝健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李令月更是羞怒交加,挪过身子,瞪着凤眼,对着郝健就是一顿粉拳。

  “你个混蛋,你说我是扫把星.....”

  “哎呀,别打啊,有你这样的么?瞧你起的封号......”

  “太平公主.....不太平.....”

  郝健过了把嘴瘾,代价是肩头被李令月咬了一口。

  闹了一会儿,郝健揽住李令月的肩头,示意她别再折腾。仔细倾听一番,外边竟然没有动静了。

  “咦,你听,守门的好像离开了!”

  李令月也顾不得找郝健发脾气,二人赶紧来到窗口,往外看了看,石屋附近果然没人了。

  “见鬼了,连门都不守,就这么放心?”

  “哎,这可是一座石屋,唯一能逃出去的小窗口还有铁栅栏,他们自然放心了。你瞅瞅,那群缺德玩意儿,还在门上放了块大石头,这是要诚心困死我们啊!”

  郝健有些气恼的靠着窗子,眉头越皱越紧。自从被抓来之后,领头的大胡子就没露过面,这群匪徒也不问话。

  若是要赎金,一切好说。若是别的目的,也能应对一下。可是这群匪徒实在怪得很,把人关在这里,便不闻不问。

  最让郝健郁闷的是自己在安州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这群人偏偏把他认成了薛绍。

  当时真不该说这玉佩是五十贯钱买来的,也怪不得大胡子不信,这么好的极品羊脂玉,怎么也得几百贯起步。可是,真的是五十贯买来的啊!

  .......

  “薛绍来安州了?你不是说没人知道你来安州么?”

  李令月蹙着黛眉,也是多有不解,“不应该啊,薛表哥可不晓得此事啊,我并未说给他听。这.....解释不通.....”

  “这其中一定出了什么变故,薛绍肯定到了安州,否则解释不了玉佩的事情。再者,薛绍若不在安州,这群歹人为何如此确定呢?要知道,这群歹人要抓的可是薛绍和你!”

  郝健用力晃了晃脑袋,可惜依旧没什么头绪,“现在问题是,这群歹人到底想干嘛?看样子不像是图财的.....”

  “要不,将本公主的身份告知他们?”李令月刚说完,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哎,倒是傻了,他们把你错认为薛绍,却依旧敢下手,那显然是知道我的身份的。”

  “是的,这就是事情的古怪之处,这些人也没有蒙面......相貌特征我们全看在眼里了.......一般情况下,歹人这样做,很大原因是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想留活口。”

  ........

  太平寨一角,一座还算完好的屋子里,大胡子席地而坐,手中拿着半坛酒。此时,大胡子神色沉静,眼中透着一丝狡黠,与之前的莽撞无知简直判若两人。

  在大胡子对面,有一黑衣人靠着草甸,他黑巾蒙面,看不清相貌。

  “先生,按你的吩咐,已经将薛绍与公主捉拿到此,接下来该怎么做,还请详细说一说。”

  黑衣人坐直身子,声音有些沙哑,似乎是刻意做了伪装。

  “程老大,还请吩咐下去,可别伤了这二人性命,否则,我们的命可就没了。”

  大胡子撇撇嘴,有些不乐的扫了黑衣人一眼,“还请先生放心,程某早就吩咐下去了。只是,他们可是看到程某等人相貌的,以他们的身份,以后要是报复起来,程某怕是没好果子吃啊。还请先生解释一下,为何不能遮住脸颊?”

  “呵呵,若是遮住脸颊,他们还会害怕么?道上的规矩,看到脸的人,不留活口。”

  道上确实有这样的规矩,看到脸就要灭口,这叫不留后患。

  大胡子渐渐皱起了眉头,“规矩是这样的,但.....先生却不让我们伤害他们......哼,以后他们要是报复起来,倒霉的还不是程某人?”

  “程老大放心,我家主公自有办法保你,不过你那些兄弟.....不过嘛......任何事情都有代价的,程老大想脱了贼皮,穿上官衣,就不能什么都不付出。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

  大胡子双目圆瞪,腾地一下站起身,俯视着黑衣人,右手不自觉的握紧了腰间钢刀。

  “先生,之前你可没说过这些!”

  “就算某家没说......程老大就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么?而且,你就算后悔也已经晚了,那两个人已经被你抓来了。现在,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你坑老子!”大胡子握紧刀柄,乎其剧烈起伏,良久之后,终究还是松开了手。

  大胡子犹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