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舞大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箱子里的死人

舞大唐 怒江山 2110 2020.01.17 18:00

  第46章箱子里的死人

  薛绍做梦也没想到,郝健说走就走,最要命的是李令月竟然也不拦着。

  郝健倒是真的想走,要不是因为李令月,本公子才懒得管你的死活呢,你最好一辈子被困在林家大院里。

  李令月自然也有自己的想法,父皇与母后早有联姻薛家的打算,而薛绍为人中正平和,相貌俊朗,也颇有几分才学。若是没有意外,这桩婚事也是不错的。

  可惜,来到安州,见到了郝三郎。

  一个月的时间,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当郝三郎不顾生死手握那把锥剑时,一颗心里便装满了这个男人。此时,心里再难装下其他男人,这桩婚事也自然不能同意的。

  直接拒绝,父皇母后未必会同意,可要是薛绍跟别的女人成了婚,也就不用多费口舌了。

  至于薛绍是不是被逼的,谁在意呢?至少她李令月不在乎。

  .......

  薛绍真的急了,这次是悄悄来安州的,就是想借机会帮公主的忙,也好讨表妹的欢心,可是半路却出了岔子。

  若是有仆从在,何至于被困于此?一看到身旁两个女罗汉,薛绍的心就扑腾扑腾乱跳,不管怎样,一定要先逃离苦海,等逃出去以后,再想办法解决这桩麻烦。

  “你们别走.....这文书......我签......”

  薛绍咬着牙关,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吐出这句话。说完话,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他知道,这文书一签,这辈子再没得到李令月的希望了。

  此时,心中只有后悔。

  当初为什么要自作聪明,干嘛非要来安州?老老实实待在长安,还会有这些麻烦?

  .......

  薛绍竟然答应了,他真的答应了。

  郝健睁着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若是换做自己的话,是绝对不会签的,这文书一签不就等于主动放弃了李令月么?

  哎,看来薛绍这段时间过得挺惨的啊,不过看看林家姐妹的吨位,也挺同情他的。

  林老大喜出望外的弄好了文书,郝健还厚着脸皮让李令月作证人,一纸文书,薛绍痛苦而绝望的签了下来。

  然后,林老大跟李令月各自签了字。

  仿佛生怕薛绍会反悔似的,林老大找了一匹马,将文书递给林老三,林家分出四个兄弟,快马加鞭护着文书去了安州衙门。只要入了档,也就成定局了。

  看着马匹远去,薛绍真的想一声令下,派几个人把林家几兄弟给宰了,然后将文书抢回来烧成灰。

  可是,自己是一个人偷偷来安州的,无人可派!

  .......

  林老大将文书送到衙门,这桩婚事算是成了,但随之而来的后果是,李令月的身份也不再是秘密。

  夜,清心楼房间里,一桌三个人。

  薛绍一口一口喝着闷酒,郝健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更何况,他也不想劝。

  酒过三巡,有些微醉,薛绍大着舌头,一边哭一边笑,慢慢说着之前的事情。

  说来也是巧合,花月奴担心李令月的安全,一个人在花园喃喃自语,恰巧薛绍从附近经过,将话听了去。

  薛绍对李令月是有些想法的,见此机会,便自告奋勇来安州帮忙。花月奴也是没办法,只能答应下来。接下来,薛绍到了安州,然后半路碰上了林家兄弟寻找合适人选,稀里糊涂的被骗到了林家。

  薛绍喝太多了,醉得一塌糊涂,苦笑一会,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

  让人将薛绍抬走后,李令月啄一口清茶,绣眉蹙着,小声道:“看来是错怪月奴儿了,她也是无心之失。父皇母后早有联姻薛家的打算,说是早年间对不住姑母。这也不算什么秘密,武三思自然是不愿意的,应该是派人盯着薛绍了吧,薛绍这一动身,便把我的行踪也泄露了。”

  “应该是这样的,不过,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薛绍的事情闹开后,武攸宁和武攸敏自然会得到消息,估计过不了多久,他们应该会来见你的。”

  李令月轻轻点了点头,“不过,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来,武攸宁与武三思并非如想象中那般亲密。对清心小街起了心思的,多半也不是武三思,既然不是武三思,那么能让武攸宁出面办事的,也只剩下武承嗣了。”

  郝健深深的凝视着李令月,才短短半盏茶功夫,这个女人便将事情看得如此通透。

  “你说的都对,由此可知,武家这两位也不是一条心啊!”

  “可以理解,朝堂有朝堂的争斗,武家有武家的心思!只是,我的身份暴露了,这安州怕是待不下去了!”

  “你,不可能一辈子待在安州的,早回晚回都要回的!”郝健低下了头,心情有些低落。

  “三郎,你难道不明白我的意思么?跟我一起去吧,我需要你!”

  “你需要我?”郝健慢慢抬起头,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你是需要我做你的帮手?还是需要我做你一辈子的男人?”

  “我需要你帮......”李令月拧紧眉头,突然有些犹豫了,良久之后,她有些不甘心的看着郝健,“这有区别么?”

  “当然有区别,若跟你在一起,那一定是因为我是你的男人,一生一世的男人。”

  李令月实在想不通,这其中又有什么区别。

  就在二人陷入沉默时,响起了敲门声,很快,思幽推门走了进来,“公子,四郎来了,说有急事找你。”

  “急事?他能有什么急事?”

  虽有不解,郝健还是起身离开,李令月想也未想,便跟了上去。

  郝象义急得抓耳挠腮,看到郝健后,二话不说拽着他就往外走。一路疾行,很快来到了大车行,进了大车行,就看到程续缘的人紧紧围着一间屋子。

  “三哥,你自己进去看看吧!”

  郝健很纳闷,抬脚进屋,一眼看到一口箱子,而箱子里静静地躺着一个死人。

  此人一身黑衣,脖颈有一处致命伤,他的左手有一颗明显的黑痣。

  程续缘小声说道:“此人便是那个神秘先生,今夜回来歇息,才发现屋里多了一口箱子。但,兄弟们谁也不知道这口箱子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也就是说,有人替我们把最后的麻烦给解决掉了,还把尸体送了过来,好让我们安心?”

  郝健说着话,随后摇了摇头。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这么大的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