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知道你是真实存在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卷五) 第十一章

我知道你是真实存在的 卜知所云 4737 2019.03.15 15:30

  十年后非洲乌干达南部小镇

  --

  英国传教士史蒂芬手指沾了下舌头唾沫,给手中圣经翻了个页,直至黑人劳工前来告状时才将圣经合上。

  “中国人喝你的酒”身材壮硕的黑人用蹩脚的英文说道,并指向了一个方向,那表情就像是自己的钱被抢了“那帮中国人,他们偷喝你的葡萄酒,我跟他们说了他们不听,他们还继续喝!”

  看着这个黑人,史蒂芬摇了摇头皱着眉难堪地微笑回应“今天他们建好的教堂,酒是我送给他们的不是他们偷的,况且我不光要请他们喝,还要和他们一起喝。”他看了下手表,发现时间是中午十一点四十五分,正是到午饭的时期,他拖着灰色薄袍往一个方向走去,那前来告状的黑人挠了挠光溜溜的头不知所措。

  这里是新元镇,联合国际援助非洲期间,在乌干达南部新建的一个小镇。从地理上看,这里位于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南部、位于马萨卡城的北部,接近赤道的位置,因此这里常年高温,潮湿多雨。走在新元镇的道路往西走一段距离史蒂芬就能直接看到那木砖结构的中型教堂,他站在原地观察了会儿,感觉颇为满意,这样的话,按计划来说,再过一周时间,陆陆续续就会有来自欧洲各地天主教的传教士前往这里,如果一切都还算顺利的话,本地也会逐渐出现新的教徒,非洲的宗教信仰非常繁多,在国际协助建造的几十年里,清真寺、教堂、寺庙塔逐渐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显现。

  非洲的蓬勃发展离不开中国人的帮助,作为常任理事国中唯一的亚洲文明国,中国以‘基建狂魔’的名号给非洲带来了便利的交通坚固的桥梁以及世界顶级的动车轨道,极大促进了很多落后国家的进步,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勤劳智慧的赴非洲中国民众和伟大领导人的正确政策。

  在教堂附近施工区,有一家美国人开的小酒馆,史蒂芬要去的就是那里。

  这中间隔着一条拥挤的集市,集市中的黑人穿着大多为简单的淡色短袖,也有各别是花色袍衣,那些摊贩架起的巨大遮阳伞上面的花纹商标各不相同而且与他们所卖的蔬菜水果肉食没有关联,在汽水公司商标的遮阳伞下,史蒂芬看到三个黑人正在杀一只羊,他观望了一会儿,发现旁边还停的灰色小货车车厢里还捆着一些其他羊,车牌号前头字母是KN,说明他们来自于刚果。

  史蒂芬没有多停留,他继续前进,在跟两个穿着蓝黑白色调迷彩服、挎着AK47的乌干达警察简单打了个招呼后,他来到了酒馆,推门而进,一目了然,这里被中国人包场了。

  酒馆内播放着悠扬的小提琴曲,穿着银汉重工工作服的中国人把小酒馆的每个座位都已经坐满,他们有的大笑庆祝有的安静地沉思,还有的则用手机跟家乡的亲人们视频通话,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史蒂芬要找的人就坐在酒吧前台那边,那是一个三十五岁皮肤因常年日晒而变得黝黑的中年人,传教士将圣经先放在他旁边,然后拉来一张高脚凳,也坐了过去“竹子你好啊”史蒂芬中文说得跟英语一样流畅,也正是因此他能跟中国人打好交道“一杯威士忌加冰”史蒂芬吩咐酒保。

  在非洲的十年让竹子看上去老了十五岁,他现在皮肤粗糙脸颊两边因日晒而出现酒红色的小斑点,穿着的一身军绿色衬衫,衬衫长袖卷起露出健硕的手臂,手臂上肉眼可见有一道老疤,那是五年前一场事故所导致的,当时他正负责将一批设备开车护送到坦桑尼亚,结果路途中遭遇了小股持刀无枪的黑人打劫,在反抗中虽然成功击退了那伙人,但竹子也因此手臂被砍了一刀,缝了二十几针才算完事。也正是因为这件事,竹子得到了银汉重工的赏识,成为了一个中层管理,一步步走来他职位此刻已经比金诚要高了。

  此刻,竹子留着碎乱短发和褐色络腮胡,左手握着酒杯右手夹着一根还剩一半的雪茄,活脱脱一个老男人。

  望着年龄相仿的史蒂芬传教士,竹子对他简单地点了下头,而后继续小饮杯中红酒“你的酒很纯。”他微微一笑夸赞“你们基督教把这个叫什么?上帝之血吗?听说价格很贵啊。”

  “这只是简单的葡萄酒,15年的贝灵哲,当时酒庄纳帕谷地区有过一场寒流导致葡萄成熟不均,所以15年的酒年产量下降,这个酒贵的原因只是因为稀少,跟它的质量没什么关系。”

  “你可真是见多识广啊,传教士。”竹子又抿了口“那我们先在是不是欠你一个大人情了?”他笑着说,史蒂芬的威士忌这个时候被酒保递过来。

  “和修建好教堂相比,这些根本不算什么,竹子,我们已经认识三年,我早已把你当朋友了。”他喝了口威士忌“新元镇教堂的修建我一开始找法国人,结果他们不高兴接这活儿,说真的,我一直以为你们银汉重工是个大型重工机械企业,没想到造房子也这么厉害。”

  竹子砸吧了几下嘴“造房子和种菜一样是中国人的天赋”他开了个玩笑,而后认真解释“我们企业一开始的确与基建没什么关系,但到了后来跟国家以及外国的一些公司有了合作,逐渐地也开始涉及这个领域,非洲这片土地有太大发展空间了,等非洲民众普遍的文化知识水平上去,再过半个世纪坦桑尼亚恐怕都得变成发达国家了。”

  “是的——话说,修完这个教堂后,你们得去下一个地方了吧。”

  竹子摇了摇头“不一定,新元镇还有其他东西要建,坎帕拉那边据说又有一个新的体育馆,总之,我可以先歇息一段时间,毕竟现在上面还没有给我什么安排。”

  史蒂芬接着话题“你来非洲多久了?”他突然对竹子身份有了兴趣“三年前我就看到你了,你一直呆在乌干达,我记忆里你好像都没有回过国,我认识的很多中国人至少两年就会回去一次,尤其是每年一月份的时候。”

  “五年前,我手受伤时回去过一次,但很快又回来了,我在非洲等于是一直待了十年。”竹子目中短暂陷入了思索。

  史蒂芬不大理解“why?你难道不想回家吗?”

  “我——”他简单略过“在以前,我在那边经历过一些不那么好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史蒂芬有点兴趣“传教士总是擅长倾听的。”

  竹子轻轻一笑“算了吧”他吸了口雪茄,将烟吐出,望着缭绕白雾说道“那说来话长,而且也不怎么精彩。”

  史蒂芬不深究“你到现在还没有成家吗?”

  竹子点头“是的,我每次回去都是怕这个”他露出一脸苦相“你不生在中国,你可能不大明白,像我这个年龄的单身汉一回去,亲戚朋友成堆的相亲轰炸就来了,五年前我算是受够了,到这里还好,清闲点儿。”

  “人总归会因为梦想而放弃一些事情的”

  “梦想?”竹子摇头,他低头随意地浏览了一下手机网页,带着笑意说“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什么梦想,也没有什么梦想,十八岁的梦想值得鼓励,三十五岁的人了,还能有什么梦想呢,早就被现实消磨光啦。”

  “但生活总归要有点希望的。”

  竹子舔了下唇,他余光望向传教士喝了口酒,神色淡然轻声提醒“传教士,我可不是什么信徒,你没必要给我讲你那本圣经里的道理。”

  “不”史蒂芬微笑“这跟圣经没什么关系,这只是你我朋友之间的普通劝诫而已。”

  竹子弹了下雪茄上长长的白灰“事实上所有人只是普普通通地干好自己本职工作就行,所谓希望只是对一些小目标的盼头而已,没有什么真正的意义。”

  “那我想问你,朋友,你有信仰吗?”

  “我不信教,佛、道、***以及你们的基督都不信,你如果想给我们传教,建议你还是省省力气吧。”竹子好心劝解。

  “信仰并非信教,这是两码事”史蒂芬说“我并非在给你传导天主教的东西。”

  竹子有点不明白“那你可以说说,什么是信仰?”

  “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当然,如果简单来说的话,就是坚信某个事情或者道理,信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相信’”史蒂芬再喝了口酒“坚定地相信某件事情总会有神迹奇迹发生的。”竹子本没打算把史蒂芬的话当回事,只是判定为再平常不过的说教左耳听右耳出。

  但无意之中,史蒂芬说出了那么一句话“比如,某个事情别人都以为是虚假的,但你坚信是真的,这种坚信就能算是一个信仰。”,竹子黯淡无趣的眸子因这句话来了光泽和神韵,他瞪大眼若有所思地看向史蒂芬,史蒂芬留意到竹子面部表情中这份细腻的变化,说实在的,传教士有些茫然“额——怎么了?”

  竹子眨了眨眼收起暗藏的震惊,他选择回归现实“没什么…只是~我想到了很多年前的一些人和事。”

  “好吧~”传教士吐了口气“那我还是想知道,你有信仰吗?”

  “是的~我有”竹子的手机这个时候突然响了下,他接收到一条短信,短信内容简单‘竹子你在吗?好久不见,要碰个头吗?’,这个号码很陌生,他想回复‘你是谁’,但又删除,理由很简单——这种诈骗短信又不是没见过。

  “那你的信仰是什么呢?”

  “我…”他挣扎几番后选择简单说出来“我相信有那么一个人是真实存在的。”

  “谁?”

  “一个已经去世的人”

  史蒂芬嘴角微微下扬“逝者从未离我们远去,我们总归会与它们一起回归净土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竹子懒得解释,敷衍地点了下头“也许我过段时间就会回国,在非洲待了这么久,我都快忘记正宗的中餐是什么样的了,木薯哪有白米饭香啊。”他回味地吸了口雪茄“你呢,传教士,你不也三年没有回英国了么?”

  “我和你有不一样的命运,竹子,在异乡传播真理是我的梦想。”

  “好吧,你把我当朋友?这可真有意思,一个虔诚的教徒会和不信教的中国人做朋友。”

  “现在是21世纪,不是一千多年前的中世纪,我们可没过去那么古板。”史蒂芬把威士忌喝完,竹子把传教士的红酒拿出来分别给各自倒满“是啊,如果你们跟中世纪一样,乌干达内岂不是要发生***和基督教的圣战了?哈哈,这里的***同样也很多。”

  “世界文化需要得到包容和相互的尊重。”史蒂芬给竹子碰个杯“不管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存在既合理,总之——祝福你,我的无神论朋友。”

  喝完红酒两人随便闲聊了会儿,史蒂芬讲解了一些关于教堂建造的其他风格,竹子也跟他沟通了关于银汉重工目前的总体规划方向。

  大概就这么聊了有十几分钟后,竹子的电话忽然响了,他眯着眼发现这也是个陌生号码,不耐地按了接听键询问“喂?你是哪位?”

  “是我,竹子。”一个有些陌生的女音。

  “你——”竹子努力在脑海中搜索“不好意思,你能报一下自己名字吗?”

  那女音深呼吸一口气“我是楚曼萱,刚才给你短信你没回我。”

  竹子皱着眉思索了一两秒,他脸上波澜不惊,十年过去他早就放下想开了,现在只是有些诧异好奇于楚曼萱怎么会突然给他打电话——楚曼萱结婚后,竹子已经十年没有和她说过话了“是你啊”他微微一笑挠了挠额头“怎么了,突然打电话给我我还有些不自在呢,你短信里直接说自己名字不就好了,我直接打给你啊。”

  “嗯——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联系了,只是~后来发现你手机号换了,听说你现在人在非洲啊,过的怎么样?”

  “能怎么样呢,凑合着呗。”他饶有趣味地擦了擦鼻子,与传教士简单对视了下“你呢?”他反问。

  “早上送孩子上学,白天工作,晚上回去休息偶尔做做饭,三点一线,就像个模板一样。”她轻声笑着说“你什么时候回国?我们见个面吧,好久不见还挺想你。”

  “哈,怎么,你要给我介绍对象吗?”

  电话里发出了一声诧异“你难道,还没有结婚吗?”

  “当然没有,我个人不喜欢皮肤黑的”他开玩笑地说“你婚后生活过得一定有滋有味吧。”

  “谈不上轻松但也不累,在白鸦城谁都不容易,有的时候我真想放下手中的事情去外面好好旅游,但我和我爱人都一直没空,非洲自然环境挺棒的吧,想到这点,我还真挺羡慕你的。”

  在楚曼萱提到‘我爱人’这三个字时,竹子的心微微一皱,但快速又恢复过来,他的心也不再年少,不会有什么波澜,就像一只老狗“自然环境是不错,角马狮子狒狒还有人高的野草,跟动物园似的,但看多了腻了感觉也就那样。”他吸了口雪茄,以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我也好久没见你了,咱们是可以聚一聚,顺便你也帮我介绍介绍对象啊,哈哈。”

  “行啊,你什么时候回国呢?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到白鸦城机场去接你。”

  “我正好这边的一个小项目做完——”他的确挺想念楚曼萱的,竹子感觉自己都快忘记她的样子了【况且,我是该放松一下了】“嗯我也很久没有回国了,这样吧,我马上就去坎帕拉买机票,明天就回国,具体抵达时间买了机票我就打电话通知你,行吧?”

  “好,最近几天我都有空”楚曼萱深吸口气,在电话里换了个低叹的语气“竹子,关于十年前的一些事情,我觉得我是该好好地~跟你解释一下。”

  竹子没当回事地摇了摇头,轻笑道“都过去那么久了,早无所谓了,谁没年轻过呢,你说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