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寂静古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夏天的风

寂静古宅 江东孤城 1999 2020.07.01 00:01

  “老板,刚才那个男的去哪了?”沈欣蹭的一下站起来,询问老板有没有看到唐贤。

  老板摇了摇头,“没看见啊,他把你的钱一起付完就不见了人影,我没留意,不好意思啊美女。”

  沈欣黛眉微皱,唐贤这是故意在躲着自己,他有点失落,更多的是觉得奇怪,她也是坐在门口,有人进进出出自己不可能没映像。

  “奇怪,刚刚明明没有听到开门声……”

  唐贤不见了,沈欣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只好原路返回学校。

  画面一转,唐贤已经上了辆公交,刚才递纸巾的时候他给沈欣施加了个障眼法。

  一分钟之内,沈欣只能注重一件事,其他事由会被自己自动忽略,唐贤趁着她在擦汗的空隙溜走了。

  唐贤把耳机戴上,播放着自己最喜欢听的音乐,随后撇过头看向车窗外,尽情欣赏沿途的风景。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就这样漫无目的得坐着,任由公交在一个个站台停下,再重新发动,中途不断有人上车,更多人下车。

  就在他自己坐过不知道多少个站台,车子驶过多少距离时。

  猛然之间。

  一座恢宏雄伟、屹立在江面的大桥吸引了唐贤全部注意力。

  “去看看吧。”

  他从口袋里拿出朱砂,手指一弹用朱砂遮挡住公交车上的摄像头,随后看准时机,趁着没人注意自己,打开窗户身形一动。

  嗖!

  唐贤转瞬之间来到马路的另一侧。

  没人注意到他。

  走走停停,最后还是来到了大江的岸边。

  毒辣的太阳,灼热的江风,少年,岸边,长江,大桥!

  画面何其相似,犹见当年。

  唐贤盯着江面许久,最后似笑非笑的说了句:“这么大的太阳,不怕热吗。”

  说着,他把右手抬起,悠悠然看着手上的手链,面露辛酸,心里百味杂陈。

  耳边仿佛还能听见她的呢喃细语。

  “唐贤,你给我过来!”

  “唐贤,你死定了!”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你要答应我,一直一直……陪着我。”

  “唐贤!”

  “我爱你………”

  ……………………

  唐贤的眼眶很快湿润起来,一时如鲠在喉,痴痴的看着手链上的“钰”字,声音无比悲凉。

  “你给我这个,那你自己呢?”

  一晃两三年,匆匆又夏天。

  “呵呵!”唐贤把手放了下来,双手插兜在沙滩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江边哽咽哼唱。

  “为什么你不在,山风说你会回来~”

  无视灼热的气候,唐贤站在烈日底下巍然不动,两只眼睛盯着江面久久不能挪开。

  许久,触景生情之下,两行清泪从他的脸颊滑下。

  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三年的驱邪生活给他带来多少折磨,一次又一次险象环生,让唐贤三番五次的在生死之间徘徊。

  唐贤双拳紧握。

  “你等我,等我摆脱那该死的古宅就去找你!”

  唉!

  他对着江水叹了口气:“现在想起来,应该最多三个月就能和它解除契约了吧。”

  又在江边站了十几分钟,唐贤收拾了一下心情,拧过身子准备离开。

  突然,

  江边的太阳一下子暗了下来,气温骤降,夏日炎炎顿时变成阴风阵阵。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心里咯噔一下。

  唐贤眉头一皱,心说不好,他转过身去看着江面。

  果不其然,

  此时波澜不惊的江面上,赫然多出了一个巨大的古宅虚影,少顷,虚影一头朝他撞来。

  吸……………

  唐贤深吸一口气,

  万千思绪涌上心头,最后涌上嘴角化作一个字。

  “靠!”

  虚影一闪,瞬间将唐贤吞没。

  在一阵的精神恍惚过后,唐贤已然置身在了古宅当中。

  四合院,漆黑一片的天空,以及三间紧闭不开的房间。

  古老,阴森,死寂,恐怖,诡异,危险的气息充斥着整座府邸。

  吸…………

  唐贤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努力压着心头的怒气。

  “我昨天才送走那个表子,一天时间都不到,怎么又来找我了?”

  一天的休息时间都不给?

  “出事了。”古宅里那个听不清性别,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

  “城西的工地出现了一只人魈,它杀了两个人,你这次的任务是七天之内解决这只人魈。”

  “人魈?”唐贤疑惑道:“那玩意儿是怪的一种,我们不是说好了只帮你解决从地府逃脱到阳间的鬼魂么?

  只有罪大恶极之人或者极大怨念之人,历经几百年才有可能幻化成人魈,在这个年代居然还能出现?”

  古宅回答道:“离县是隶属于你的负责区域,辖区出现了脏东西自然便是由你负责,这只人魈算做两次阴魂任务。”

  唐贤摸了摸嘴唇,思考一番,面朝古宅问道:“多少年的?”

  “四百年!”

  “四百年?”唐贤瞳孔微微一缩,有些哑口无言。

  “人魈不惧怕阳光,拥有实体,对付阴魂的那一套不管用,有点棘手………更麻烦的是它能吸收吞食之人的记忆,这………”

  嘎吱…………

  话音未落,最中间的房门自动打开,两扇门的缝隙中一把长刀爆射出来,唐贤眼疾手快,身躯巍然不动,一把抓住对方抛出的武器。

  嘭!!!

  “这是………”唐贤眼睛盯着手上的长刀开始打量起。

  这柄长刀有点像唐刀,却又和少林梅花刀有几分相似,他放弃研究刀柄和刀身,转而去看刀鞘。

  刀鞘上面有鞘裙,裙底织有排穗,刀身比一般的腰刀要短小些,刀的全身有弧度,便于拔出和守刀。

  “绣春刀!”他大喜过望,问道:“给我的?”

  “对。”

  得到确定后,唐贤迫不及待用两只手抓住绣春刀,左手捏住刀鞘,右手握着刀柄,缓缓拔出。

  嗡…………

  刀身与刀鞘摩擦,当即响起一种绣春刀独有的金石震颤声,嗡嗡作响,听上去极为舒畅。

  唐贤拔出一半刀身,观察一番,随即又将其送进刀鞘。

  嗡…………

  宛若蝉鸣的金石震颤声再次响起。

  

举报

作者感言

江东孤城

江东孤城

从今天开始,《寂静古宅》和《远古第一魔神》一天总共要更新6000多字了,我尽可能多更新一点,努力到八千多字吧。   其实我也只是个普通上班族,白天要上班,晚上写小说。白天有时候抓到一点时间就要偷偷躲起来码字,我也不是天生的作家,许多东西我需要边看边写,时不时从书籍,电影,动漫,甚至是生活当中去汲取灵感,然后再消化,以自己的方式去勾勒出来。   无论是沈仙寻还是唐贤,我都需要消耗极大的精力去塑造,唐贤还好,毕竟我是个现代人,一些建筑什么的很容易就描绘出。   沈仙寻就不同了,那是古代,甚至是远古时期,我只能参考中国古代建筑以及地形等等,很多时候写一点就要去补习一点古代知识,写好一章往往都要苦思冥想许久。   写作很难,当我每天把心血花费在沈仙寻,唐贤身上的时候,我的朋友们,同事们都在玩游戏,撩妹,去玩。   我不能,我是一个作家,哪怕是扑街作家,我也要尽好我的本职工作,我需要耐得住寂寞,从前几个月开始,包括衍生至将来的一两年,我的精力都只会花在沈仙寻、唐贤身上。   这是经过一个月的休养得出的总结,我不想放弃,原因也很简单,有人喜欢看我的书,哪怕喜欢的人寥寥无几,我也会坚持下去,给他们画一个完美句号。   感谢郭大跳,

2020-07-01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