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寂静古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绣春刀和人魈

寂静古宅 江东孤城 2091 2020.07.02 00:01

  他右手松开,左手握住绣春刀放在腰间,当即有些爱不释手。

  冷兵器的男人的浪漫,没有谁能抵抗,何况还是绣春刀。

  “这个任务我接了,不过………”唐贤顿了顿,随后说道:“等我宰了这只人魈以后能不能…………”

  “不能。”对方没等唐贤说完,直接一口回绝。

  “……………”

  唐贤怔了怔,鼻子呼出一口气。

  切~

  “我有时候真的很好奇,躲在房间里的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说完,唐贤转过身子,轻轻推开古宅大门,再把门关上。

  他把院门关好,再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张黑色的符篆,印在额头上,手上捏出一连串的指诀,最后结成一个手印。

  符纸啪的一声无火自燃起来,神奇的一幕发生了,符纸从下之上点燃,唐贤的身体也从脚到头开始着火,符篆烧去一半,唐贤的身体也被烧一半。

  连同着手中紧握的绣春刀。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符纸连同着唐贤烧的一干二净。

  画面一转,唐贤重新出现在江边,天空,江面,气温,通通恢复正常,恍若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未曾出现过。

  除了他手上多了一把长刀。

  他回头看了眼旷阔无垠的江流,很快,唐贤把视线收回,摇身一变来到马路上。

  马路边上车流不息,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凭空出现的后者。

  唐贤点开手机导航,在脑子里规划好去工地的路线,随后顺着马路不紧不慢的走着。

  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一辆黑色奔驰车从他旁边开过,唐贤转移目光,看着从奔驰车里头飘出,最后系在自己身上的红色丝线。

  “因果线!这车里的人和我有因果关系?”

  唐贤当即觉得古怪,自己在这个城市里朋友不多,能和自己缠上煞气因果的普通人也是一只手指数的过来。

  他掐指一算,顿时算出来前因后果,确实和他有些渊源。

  “和工地有关的么………正好要去一趟,搭个顺风车算了。”

  前面刚好有个红绿灯,奔驰车停住不动,在等红灯。

  唐贤大步流星走向奔驰车,伸出手在副驾驶位置的车窗上拍了两下。

  斯………

  车窗玻璃很快自动滑下,露出一个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小伙子,你干嘛?有什么事吗。”

  唐贤没有回答中年人的问题,拉开车门保险,打开车门一屁股坐在副驾驶上反问起对方。“你在工地上班,最近24小时内工地出了问题,我说的对不对。”

  这个中年人是昨天晚上遣散工地所有工人的包工头,也就是李头儿。

  对方看了眼唐贤放在腿上的长刀,有点犯怵,“你…你谁啊,小兄弟,你要是缺钱用……我们好商量,你…你不要冲动。”

  车子里冷不丁钻进来一个拿着管制刀具的年轻人,这种情况换谁都会有点心虚,生怕对方一言不合,对方拔出刀给自己来两下。

  “你先开车,边走边说。”

  说着瞄了眼红绿灯,红灯过了,李头儿一脚踩下油门,边看路边说道。

  “好,边走边说……边走边说,

  小兄弟我们有话慢慢说,你别着急,好不好?”说着又瞄了眼唐贤放腿上的绣春刀。

  唐贤一眼看出他的担心,随即有些好笑的问道:“你把我当做打劫的了?”

  “不……不是吗?”

  拿着刀就往车里钻,不是打劫是干嘛?

  “车里空间这么小,你觉得我拔的出来么?”唐贤没有急着和对方解释,反而反问起对方:“晚上打劫不好?拿把匕首不行?”

  “这………”那人犯了难,觉得唐贤说的话有道理,谁会大白天拿这么大一把刀出来打劫。

  他一咬牙。“那你到底是要干嘛?”

  “我是来帮你的,”唐贤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工地不干净,没有我帮忙的话,会死很多人。”

  对方先是愣了几秒钟,然后笑出声来。

  “小兔崽子,”包工头噗呲一声,不屑的摇头笑笑。“才多大年纪,不好好学习,说起天桥底下算命的话倒是一套一套的。”

  包工头可能也想通了,也就不怕唐贤。

  “你今年48岁,家里有个女儿,在二十三岁的时候,你有一次差点掉井里淹死,你身上阴阳两气紊乱,很明显,你昨天晚上和别的女的过夜了。”

  嘎吱………

  包工头立马踩下刹车将奔驰停在路边,随后一脸错愕的盯着唐贤,结巴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以前掉井里的事,只有我父母知道,外人从来没告诉过。”

  “算出来的,”唐贤不紧不慢的说道。“现在可以带我去你工地了么?”

  李头儿想了想,说:“可以,我叫李刚,小帅哥贵姓?”

  “唐贤!”

  李刚知道对方名字后,也不啰嗦,一踩油门又把车子开动起来,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打通了,他把手里放在耳朵边上。

  “喂,让老陈他们几个停手,对,大坑先不填,你问那么多干嘛,按我说的去做,快点。”

  挂断电话,李刚专心开车,很快,一个小时后带着唐贤来到了工地外。

  李刚把车停好,刚准备下去帮他开门,结果唐贤自己打开副驾驶车门自己走出来了。

  唐贤手里抓着用衣服包好的绣春刀,他刚才坐车里时正好看见一件长外套放着,索性就用来挡住了。

  提着一把长刀走在街上太古怪了。

  副驾驶上他放了五百块钱,拿人家手短,这种欠人因果的事,修道之人最忌讳。

  他们下车的地方离工地大门还有一百米左右的路程,李刚这时候问了。

  “小先生,你说我工地上那个大坑不会有什么邪门的事发生吧,昨天晚上我可把他们全部遣散回去了。”

  唐贤并没有马上回答李刚的问题,他右手捏出一个手印,随后朝着工地的上空看去。

  “你昨天说的话没起到作用,有两个工人偷偷溜回来了。”

  “什么!”李刚听完气的不行,自己都严令禁止所有工人进去了,居然还有人敢无视掉。

  “是谁,我这就把他开了,mlgb的,吃了雄心豹子胆,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

  “你估计没机会开除,他们已经死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江东孤城

江东孤城

寂静古宅近两个月应该不会收费,我努力把上架时间推长一点。

2020-07-02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