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巨变岁月之布衣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回 摄皇帝变革币制 汉百姓群起抵御

巨变岁月之布衣天子 星河灿烂876 4421 2021.01.21 12:00

  1

  转眼间,就到了居摄二年(公元7年)的春季,北方大地,冰雪消融,重新焕发了生机。

  春季过去,就是居摄二年(公元7年)的五月,进入炎炎夏季了。

  此时,西羌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报告摄皇帝陛下:

  护羌校尉窦况等人,已经率领官军,打败了西羌的叛军,正凯旋回朝,聆听摄皇帝陛下旨意。”

  胜利消息传到京师,摄皇帝王莽十分高兴,立即吩咐羲和刘歆道:

  “兹派遣羲和大人,前去迎接护羌校尉。请立即向太皇太后陛下禀告喜讯。”

  2

  未央宫白虎殿旁边的摄皇帝宫里,得知护羌校尉窦况,凯旋的喜讯以后,摄皇帝王莽忧愁尽消,沾沾自喜,更加踌躇满志。

  王莽重新恢复了自信,志得意满,豪情万丈地对王邑等亲信大臣言道:

  “诸君:

  如今百事顺心,天下太平,国泰民安,正是予等大展宏图的良机。”

  “摄皇帝陛下:

  男奴以为,大汉王朝的格局实在太小,不足以显示摄皇帝陛下的丰功伟绩。

  摄皇帝陛下欲创立更加伟大的功业,必须有所改变才是。”

  侍中王邑知道王莽的雄心,谄媚王莽,建议王莽道。

  摄皇帝王莽听了,更加雄心万丈,豪气顿生,赞扬道:

  “侍中大人深知予心,言之有理。

  予一定要把握良机,加快改制步伐,革除大汉朝廷多年积下的弊政,解决土地、奴婢、钱币等严重社会问题,建立一个大同社会,与圣贤周公媲美。”

  “摄皇帝陛下雄心勃勃,一定能够如愿的。”侍中王邑赞美王莽道。

  3

  那时,大汉王朝的家族势力,已经异常强大。

  皇亲国戚,地方豪族大姓,以及大商人、大地主的经济和政治势力,日益扩张,皇权严重衰落。

  这些有权有势的新旧权贵,甚至动辄发声,挟持朝廷,大汉朝廷的皇权大受威胁。

  一想起这些阻挠改制的豪族大姓势力,王莽恼怒万分,但又觉得有些无可奈何。

  革新举步维艰,没有进展,王莽不得不与最亲信的密友羲和刘歆,太中大夫严尤等大臣秘密商讨对策。

  那一天,见王莽忧心忡忡,对改制不能够顺利实施愁眉不展,羲和刘歆首先建言道:

  “摄皇帝陛下:

  男奴以为,大汉宗室尾大不掉,外戚骄横跋扈,豪族大姓为非作歹,令人忧虑。

  看样子,不进行彻底的改制,重起炉灶,恐怕难以根治朝廷多年的沉疴。”

  “羲和大人言之有理,予深有感触。

  大汉宗室尾大不掉,外戚骄横跋扈,豪族大姓违法乱纪,真是触目惊心。

  予准备,首先从货币改制开始,削弱、甚至剥夺那些外戚豪强,大商大户的权益,狠狠地打击一下他们的势力。

  只有消除那些超级家族,对大汉朝廷的威胁,才能够缓解朝廷的窘迫,稳定社稷。”王莽感叹道。

  “摄皇帝陛下:

  男奴以为,什么事情,都不宜操之过急。

  现在财政凋敝,赋税锐减,入不敷出,还不是货币改制最适当的时候。操之过急,反而会适得其反。

  剥夺大贾富商的利益,必将危害流通,恐怕会得不偿失,请摄皇帝陛下三思。”

  太中大夫严尤阻止王莽的意见道。

  想到最终一定会到来的胜利,摄皇帝王莽的心里,就十分兴奋。

  听到太中大夫严尤的反对,王莽有些不悦道:

  “伯石大人,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予一定要立即行动起来。不成功,便成仁。

  伯石大人,你先不要说了。我们召集三公四辅,好好商议一下这个问题再说。”

  说干就干,王莽立即吩咐身边侍候的侍中王邑道:

  “王邑啊,你去通知王舜、甄丰、甄邯等诸位大人,速速前来摄殿议事。”

  侍中王邑答道:

  “谨听摄皇帝旨意。”

  王邑立即匆匆忙忙地出殿,去召集王莽的亲信大臣,前来商讨改制大事。

  4

  朝廷的三公四辅大员们,太保王舜、大司空甄丰、轻车将军甄邯、步兵将军孙建等,跟在侍中王邑身后,迅速到达了未央宫旁的摄皇帝殿里。

  诸位大臣屏声静气,正襟危坐,安静地看着宝座上威风凛凛的摄皇帝王莽。

  “诸君:”

  虽然朝廷已经规定了摄皇帝王莽称呼属下为男奴、女奴的正式称谓,王莽对待臣属时,还是喜欢用这样平易近人表示亲近的称呼。

  王莽侃侃而言道:

  “多年来,朝廷积弊很深,非翻天覆地的变革,不足以革新弊政。

  如今,土地兼并,奴婢反抗,赋税减少,钱币缺乏等问题,严重困扰着朝廷。

  诸君可有什么妙计,能够帮助予走出困境,实现帝国振兴的惊天伟业呢?”

  摄皇帝王莽诚恳虚心地问大家道。

  太中大夫严尤,仗着与王莽是太学同窗好友,一向亲密的关系,接着先前的话题,率先发言,建议王莽道:

  “摄皇帝陛下:

  男奴以为,如今的问题,并不在钱币身上。仅仅纠缠于施行钱币改制,并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反而会引发诸多社会问题。

  朝廷窘困,弊政难治的根源,实际上都在于家族势力的做大,土地的兼并严重等诸多弊病的存在。

  只要解决了这些个根本问题,那么其他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摄皇帝陛下励精图治,图谋革新,男奴对陛下高瞻远瞩的理想十分敬佩。

  但对症下药,才能够根治毛病。如果病急乱投医,没有疗效不说,还会危及生命。

  男奴以为,陛下应该首先,从解决土地兼并,惩治家族势力做大着手为宜。解决土地兼并严重的问题,才能够增加朝廷纳税户口和赋税收入,进入良性发展,否则,恶性循环,财税不支,其他改制,必然陷入绝境,一事无成。”

  “严大人言之有理,但事情有轻重缓急,主次先后之分。

  如今,朝廷最严重的问题,是财政窘困,入不敷出。而富商大户,仗恃自己的财力,挑战朝廷权威,让朝廷的革新举措举步维艰。”王莽解释道。

  “摄皇帝陛下:

  男奴以为不然。

  朝廷财政窘困,入不敷出,一方面是宫廷、朝廷的开支没有节制,没有量入为出;另一方面,也是豪族大姓的荫护户增多,朝廷的纳税户口大减,赋税收入严重减少所致。

  而剖析赋税收入严重减少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土地兼并日益严重、豪族大户的势力严重扩张,大批农户成为豪族大户的荫护户,致使朝廷的纳税户,严重流失所致。

  纳税户严重流失,为了稳定朝廷税源,地方官吏必然加重国家户籍上的纳税户的负担。

  如此,就造成了恶性循环,一发不可收拾。苛捐杂税致使国家户籍上的纳税户越发减少,土地荒芜废弃,国家税赋越发减少。

  为了求生,这些失去土地的无辜百姓,只好逃避朝廷户口,成为豪族大姓新的荫护户。

  豪族大户的势力越发膨胀,兼并控制的土地,也越来越多,有了挑战朝廷的力量和野心。这才是诸多严重问题的根本所在,应该首先根治的弊病。”

  严尤依然不肯让步,据理力争道。

  群臣听了颔首称是道:

  “严大人果然是帝国的智囊,一语中的。一下子,就看出赋税减少问题的症结所在。”

  羲和刘歆站了出来,表示不同意见说道:

  “严大人言之有理,土地兼并严重的问题,的确是朝廷应该重点考虑的问题。

  但摄皇帝陛下当前急需的,是救急之策。男奴以为,最好的救急之策,就是改铸新的货币,剥夺大户富商的财富,增加国家财富,安定帝国。”

  “羲和大人真是帝国的国师,一出招就立竿见影。”群臣赞扬刘歆道。

  “好了!诸君,听了两位大人的意见,予如梦初醒。

  两位大人的意见,一个是远谋,一个是近策,都十分高明,予十分欣赏。

  予以为,还是首先实施立竿见影的国策为是。当朝廷稳定富足以后,予再研究实施严大人的意见。”

  王莽迫不及待地拍板道。

  “摄皇帝陛下英明!摄皇帝陛下英明!男奴等热烈拥护摄皇帝陛下的决策!”

  群臣仿佛看到了那些趾高气扬的暴发富商大户们的惨叫声,都欢呼雀跃地赞同道。

  “摄皇帝陛下,男奴以为不妥。”

  太中大夫严尤,竭力进谏道,“男奴以为,为政者切不可自作聪明,妄自尊大,不顾苍生利益,视民如草芥,把百姓都看做愚妄无知之辈。

  自以为聪明盖世,英明睿智,把天下人当做傻瓜戏弄,这是为政者的大忌。

  百姓们虽然人微言轻,见识鄙陋,但都不是傻瓜,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利益。

  天下百姓心里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改铸新的货币,使用大钱,实际上是一种掠夺百姓财富的恶行。

  天下百姓心里,也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改铸新的货币,实际上就是转嫁危机,掠夺百姓的财富。

  这样做,不仅不能够安定帝国,拯救朝廷的财政危机,反而会危害交易,伤害经济,引起物价飞涨,祸害百姓,动摇帝国根基。得益甚少,伤害更大。

  自以为聪明盖世,轻视天下人的感受和智慧,把天下人看做愚蠢之辈,最终必受其害。

  男奴并不是在危言耸听,欺骗、吓唬摄皇帝陛下。

  男奴预料,百姓醒悟过来,知道改铸新的货币,会损害他们自己利益,必定拼命抗争,想方设法与朝廷对垒,进行反制。

  男奴私下担心,会有不可预测的风险和灾难发生。”严尤忧心忡忡地警告王莽道。

  “严大人有些杞人忧天了。

  改铸新的货币,是为了活跃经济,为了帝国长治久安的大局,为了百姓的长远利益。

  即使有部分官吏百姓的利益受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有强力的帝国存在和支撑,何须担忧无知小民的抗争呢?予意已决,诸君不要再议。”

  王莽斩钉截铁地说道。

  5

  居摄二年(公元7年)的五月间,王莽改铸新的大额货币三种大钱成功,开始发行全国,勒令在全国通行:

  第一种是错刀币,用黄金铸成刀的形状,上写“一刀值五千”,一枚值五千钱;

  第二种是契刀币,用铜铸成刀的形状,上写“契刀值五百”,一枚值五百钱;

  第三种是大钱,用铁铸成刀的形状,上写“大钱值五十”,一枚值五十钱。

  王莽改铸发行的这三种币值很大的大额新货币,与大汉朝廷以前发行的流通便利的的五铢钱,同时在市场上流通,同时流通全国。

  王莽发行的新货币,币值太大,并不利于流通。民间官吏百姓,觉得铸币的利益十分丰厚,于是铤而走险,私铸钱币现象十分严重,假币横行,严重威胁着新货币的流通和信誉。

  然而,摄皇帝王莽没有料到,这三种新的大钱,缺乏信用,币值太大,使用不便,容易造假,并不适合汉朝廷当时的现实。

  王莽一厢情愿、不切实际的货币改革,进行得并不顺利,受到了官吏百姓,大商豪族的强烈抵制。

  官吏百姓、大商豪族的强烈抵制,给了王莽当头一棒。

  民间不仅抵制这三种新的大钱,而且还有很多不法之徒,在铸币暴利诱惑之下铤而走险,私铸这几种新的大钱,扰乱了王莽的货币改革计划。

  王莽发行的三种新的大钱,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受欢迎,也没有收到预想的效果,王莽忧虑愤懑。

  王莽懊恼万分,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他倔脾气发作,越发欲将币值改制,进行到底。

  王莽既担心,又愤怒,决心借助朝廷的威力,严格地实施货币改革的方针政策和法令。

  6

  王莽迅速下令,颁布了许多更加严厉的禁令和规定,要求强制使用新的大钱:

  “从列侯以下,都不准私藏黄金,只能够使用新的大钱。

  每个人都必须把自己拥有的黄金送交御府,按照一定的比例,以相当的代价,置换成新的大钱后,进行交换流通。”

  王莽希望,通过朝廷制定的这些强硬措施,来促进朝廷新发行货币的流通和使用。

  然而此时,汉朝廷的贤明士大夫都清楚,摄皇帝王莽利欲熏心,已经犯了为政的大忌。

  王莽的法令在具体施行时,效果却大打折扣。他出尔反尔,不讲信用,并没有兑现自己最初许下的兑付承诺。

  那些遵纪守法,主动向朝廷上交黄金的人,并没有得到应该享有的合理的代价,却并没有得到相等价值的新货币,或者以适当的新货币做抵。

  那些遵守法令,上交黄金却没有得到朝廷补偿的人,十分不满怨怒。

  于是,依法上缴黄金的权贵大户们,感觉受到王莽的愚弄欺骗,利益严重受损,群情激愤,不满怨恨愤怒开始产生。

  朝廷的信义彻底扫地。人民怨声载道,全国一片沸腾。

  摄皇帝王莽的实施的第一项重要的改制措施,钱币改革,开始面临严峻的挑战和危机。

  所谓福无双降,祸不单行。

  此时,货币改制激发的怒火,还没有完全扑灭,东郡又出来了噩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